• 小对话

    2007-07-04
    等领导下令放行的当儿,转贴一段跟小朋友的对话:

    小朋友 :
    你好大度,我不行。看他们那种人就想扁他们
      说:
    不是同类不能交流,只好避开。比如狗冲你叫,你跟它较劲,你就自降身份了。
    小朋友 :
    每次都想,为什么这个人会这样,那个人那样,而且他们还都有一大帮的人混在一起。后来想开了,每个事物的存在都有它内在的理由。
       :
    是啊,比如
    一个房间里一群狗在叫,你不小心进去了,你是狂喊:不要叫了!还是退出去呢?
    就这么简单
    小朋友 :
    嘻嘻。
       :
    你有你自己的地方
    小朋友 :
    可是有的时候人就是那样啊,心里知道自己不属于那个地方,可是周围的环境逼迫你还是看着他们在那里唱大戏
       :
    呵呵,你还是可以选择不看,超然些。虽然比较难做到,但是做到了你就提高了一层啊。
    小朋友笑了。。。
    (懂行的会说:不动心或无分别心就更高明了。不过我自己痛恨拿大帽子扣人,尤其对是非过于分明的小朋友,就不往那个最高境界的坑里跳了。)

    我经常这样充当心理导师,有时候对话比较精彩,精彩得实在不象是我能说出来的,恨不得炫耀一下。人到中年,现在叫我老师的人多起来了。每听到“老师”的称呼,我从来想不起王老师这样的先圣,倒是难免会想起电视节目主持人恭敬地喊:宋祖英老师、宋世雄老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