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梵高与宗教式情感

    2004-11-25

    寄情于宗教的人往往出于对生命的孤独的深刻体验,将面对生命时的无力感托付给他信赖的神----即使他多少有些怀疑神的存在,他只能要自己相信,因他已别无选择---"山河大地,一无所恃"啊。


    我很喜欢梵高的画,进而怜惜起这个人。了解他的作品的人一定会记得他的《鸢尾花》:在满是紫色鸢尾花和一些小黄花的背景中,一朵白色的鸢尾花,在画面一角独自开放,色彩形成的鲜明对比透露出强烈的孤独感----"人在世间爱欲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无有代者。"我相信画家是有着宗教式情感的:他知道自己是鸢尾花中的一朵,但他又感到他与其他的花儿不同,他怀疑花儿的注定的命运。这种孤独感使他痛苦,而他没有出路。寄情于宗教的人往往出于对生命的孤独的深刻体验,将面对生命时的无力感托付给他信赖的神----即使他多少有些怀疑神的存在,他只能要自己相信,因他已别无选择---"山河大地,一无所恃"啊。所以,若有真勇敢的人,相信"可恃唯我",而一力承担自己乃至他人的命运,不剩任何疑惑,我们赞叹他,称之为"大雄力"。

                艺术乃至科学都走向宗教是因为人自心的局限性,走不出自我的框框,便只有放弃自我,交付给神,实则神终究还是我,不如索性一力承担。安徒生也好梵高也好,其实他们都感到了放弃与获得的悖论――抓住就能留住吗?如果不能,放弃是否是永久的丧失?小人鱼失去了本来长久的生命,却获得"得到永久不灭的灵魂"的机会。这不能不说是作者的一种思考和感悟。感到了,却被人类的认识局限,疑惑不信,只得悲天悯人地看着世间万苦(或采取极端的方式,如梵高的自杀)。

          圣人说的"虽千万人而吾往矣",大约就是在这种自我肯定下的豁达――"海雨天风独往来"。承担孤独,宽容孤独,将其大而化之,将环境化于自我之内,孤独就不再是孤立而是所谓的"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焦虑 2008-11-25

    评论

  • 能而不为朋友,你的名字让我想起很多事。虽然我反对你的“想象、联系、突破、超越、肯定”的思考解决方案,但是为这个名字换一换首页链接的音乐吧。<br><br>关于我们谈论的主题,我的经验是只有体验本身才有力量,想象和思考再精致也只是想象和思考本身而已,对于我们生存的大疑问,乃至对于我们片刻的感受应对,都没有作用。思考不可能突破思考,在这个界限内玩“想象、联系、突破、超越、肯定”的游戏就是前文我所说的,我厌烦的事了。<br>
  • 能否从这条线去思考呢?想象、联系、突破、超越、肯定。<br>
  • 那么你所恃能恃的是什么呢?<br><br>海雨天风独往来并非弃绝,而是“万花丛中皆可过,奈何片页不沾身”呢<br><br>我看了你写的几篇思考文字,不过太忙,没跟你谈呢。说起来谈来谈去都是在一个界限上绕我很快会厌烦,这是我的一个很糟糕的性格缺陷,为此伤害过不少朋友呢。没治。<br>
  • 我还在琢磨啊. 一无所恃,一无所恃,一无所恃, 一无所恃…… 海雨天风独往来,海雨天风独往来………就像一只蚂蚁巴望着理解人呵呵<br>
  • yun,你倒是提醒我了。我把这首歌贴上吧。<br>
  • 怀着对他人苦难的同情,却海雨天风独往来啊。<br>
  • 嘿嘿,被你说得不好意思了。我对诸事均不太孜孜以求,所以对什么都没深透的研究,在行家侃侃而谈时,一般都是默然聆听的角色。而且我遭批评比遭到表扬的机会多,所以更加老实。呵呵。谢谢你。<br>
  • 啊,不知道才厉害。艺术、科学终究归于宗教,同意。:)<br>我还以为你看过《渴望生活》。<br>
  • 补一句,樱刚才忽然说,“我听过这首歌,我小时候就听过这首歌。”三岁多的孩子有多少小时候呢?平时看她憨憨的,不知她是否确实记得。<br> 今早在公共汽车上,目睹了车祸后被白布盖着在路边的人。樱问我那是男人还是女人啊?我看到露在外面的纤细的手,告诉她是女人。 樱说,“她的孩子没有妈妈了,他们的妈妈被压死了。我妈妈没有被车压死。”<br>
  • 我不知道凡高做过传教士。这篇文章是2000年偶然有感而发。其实凌乱而粗糙。看他的画,可以感到他对一切生命的热烈的爱和荒漠般的孤独,如此地无奈,之后的分析便有刻意的成分了。正如我此前所说,我对种种事实和理论知之甚少,所以仅仅是感觉而已。歌也听过,却没追究过来历――咦,我是个粗人啊。<br> 刚才在网上搜了这首歌的flash,抱着樱樱同看,她听着忽然说:这歌多可怜啊。过一阵又说:这是一首可怜的歌。(唉,不知10年20年后,她还会不会感受到这些。)然后她说,“看,花开了,夏天来了。”<br>
  • 前一阵和几个博友讨论那首好听的歌《文森 凡高》,<br>http://biluochun.blogbus.com/logs/2005/04/1149476.html<br>上面有歌词,特别感动人。也许你是听过的。<br>文森做过传教士,生命之花始终在他的世界灼灼绽放。<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