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汤泡小米

    2005-08-23
         连续几天她都不愿去幼儿园,我总是不动声色地坚决把她塞进班车,她也不屈不挠地每天努力劝说我遵照她的意思办。她的谈判技巧很好,方法不少,能够设想多种方案。今早最终说服我的建议是“今天不去,明天和以后都去。”并且坚拒我提出的“假如明天可以做的,今天也可以。你想想是不是?”她眼泪涟涟地说:“我不想你让我想的那些。”我被想象中的以后的利益所诱,加之认为应当信任她的诺言,所以就妥协了――她比我更象是块律师的材料。我几乎可以想象,今后的日子,我们会主要按照她的意愿生活了。
         回家,姥姥做好了早饭。给她用调羹,她坚决要捧着碗喝。
         姥姥说:“用勺多好啊?”“不行。”“为什么?”
         “因为这是汤泡小米。”
          汤泡小米者,小米粥也。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光光我来啦!<br>
  • 我今天见同学的时候发现我说话俨然带着九羲的风格,看来她要引导潮流了。<br>
  • 哈哈。可爱的九弟。想她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