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母鸡

    2005-10-31

          周末终于没有加班。无比幸福。

          周六逛市场,买菜买棉裤买橘子,把储藏室大大收拾了一通。可以看见一半的地板了。周日去友谊医院看望师父,去来把北京内城沿“北东南西北”的方向绕了一圈,中间还到牙医院给换上了“真的假牙”――九羲说的,上周备好牙后一直用的临时假牙被她称为“假的假牙”。十年“狗窦三开”的岁月终结于九颗贵金属烤瓷牙。

          归程路过上地,公共汽车上挺挤的,好在我们有座位。她最近酷爱认字。看着路边的各种商号和广告牌大声地读,并要求我教她。看她自己读出“三星数码相机”,我还惊喜了一下。然后我们读到“风味小吃”,再往前看到“福和埕牛丸火锅”,我不太确定那个“埕”字的读音,随口说,“这个字我好像也不认识啊”,九羲大声说:“我认识,这是美母鸡!”我一看,原来牛丸火锅的招牌边是“姜母鸭”三字!

          呵呵,连司机都笑了。

    分享到:

    评论

  • 谢谢燃香品茗,不过最近母鸡的美味名声因为“禽流感”大受影响。你不觉得在网络上的书写很有“书空”的感觉吗?可惜终不及“把名字写在水上”的效果。<br>
  • 谁说你的文字是面对虚空呢?!我觉得味道极好就像美母鸡一样哦:))<br>
  • 听着还真是上海人起得出来的名字。<br>
  • 我家附近有个卖烧鹅的店,店名很有气势――香奈鹅!<br>
  • 呵呵,金浓,这样婉转哀怨的情诗从哪里找来?老实说如今与这样的风情太不合拍了,像《花月痕》,十多年前曾喜欢。<br><br>这样说起来元稹的感怀诗才最难得,痛到极处伤到极处却不使读者有“看戏”的滑稽感,非常难得,虽然我极其怀疑那老兄的感情――骨子里我仍然鄙视那种“个个都是真爱最爱”的大情人的。写得好诗又如何?对于已死的妻,似乎在诗中成就永远的名,在现实中亏欠她的永远不可能弥补了。作别人感叹的悲剧主角还是作好命的幸福小妇人,假如她有权利选择,她会选作诗人桂冠上的最晶莹的那滴泪吗?你说。<br>
  • 黄仲则诗<br>绮怀 <br>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 <br>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br>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 <br>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br><br>感旧杂诗 <br><br>风亭月榭记绸缪,梦里听歌醉里愁。 <br>牵袂几曾终絮语,掩关从此入离忧。 <br>明灯锦幄姗姗骨,细雨春山剪剪眸。 <br>最忆濒行尚回首,此心如水只东流。 <br><br>而今潘鬓渐成丝,记否羊车并载时。 <br>挟弹何心惊共命,抚柯底苦破交枝。 <br>如馨风柳伤思曼,别样烟花恼牧之。 <br>莫把�{弦弹昔昔,经秋憔悴为相思。 <br><br>柘舞平康旧擅名,独将青眼到书生。 <br>轻移锦被添晨卧,细酌金卮遣旅情。 <br>此日双鱼寄公子,当时一曲怨东平。 <br>越王祠外花初放,更共何人缓缓行。 <br><br>非关惜别为怜才,几度红笺手自裁。 <br>湖海有心随颖士,风情近日逼方回。 <br>多时掩幔留香住,依旧窥人有燕来。 <br>自古同心终不解,罗浮冢树至今哀。<br>
  • 你俩在庐山的那合影照片,看着就是像嘛。<br>
  • 昨晚洗脸的时候照镜子,怎么看都觉得镜子里的人熟悉,再细细地看,恍然大悟――这鼻子还有脸型可真象九羲啊。<br>
  • 谁想开店的,快注册“美母鸡”呀!哈<br>
  • 美母鸡比姜母鸭有美感多了,我脑中浮现出带着花头巾、走路扭啊扭的小母鸡,嘿嘿。 我看短信,水云发过来的名字我还以为是乱码或者是我不懂的一门方言呢。可以作为某玩具或者是女装品牌的名字。<br>
  • 听时就觉得“美母鸡”这个词很有味道啊。错得巧哦。<br>
  • 吃啥好呢?美母鸡不错啊,哈哈<br>
  • 我从医院长大的 成天在药房和病房玩 不过回忆起来医院象个乐园一般 是不是那时的人要可爱和忍耐一些呀?<br> 手机修很容易的 就是懒得去修 最近常几个小时放着不理会它 似乎没有它一样<br>
  • 呵呵,三平,你真是快手,我给泉留言时你就插队进来了。我的老牙还不适应金牙,咬东西会酸,下次是啊,咱吃啥好尼?<br>
  • 昨天她拖着不肯离开医院,说要等你来。那个烦躁的病人开始骂街了――生病是痛苦可怕的事啊,时常去医院看看,很多想头都不会再有。<br><br>你快去修修手机,不然就换了吧――别再买联想的了。才一年就坏成这样。我昨天等牙医时看上一款NEC,翻盖的,挺适合你。卖手机的看看我的手机,说我这款还挺新的,我就顺势溜掉了。<br>
  • 好,一台笔记本加电视机终于装进牙帮子上去了,也了了俺们的心事,下次见你因该可以大咬大嚼了,还好你不吃素,不然浪费了这一口金牙。<br>
  • 哈哈,这寂寞的日子里,有了九羲,多了太多的乐趣了。自己有时会觉得昏惨惨的,一看到她,就阳光般灿烂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