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号称写诗人

    2005-02-01

        常常号称写诗,但是据说格律不工,往往藏藏掖掖,一高兴也敢拣出两首贴贴,算是年末的感怀:

    其一:

    羞将岁月换尘喧,
    镜里形容梦中身。
    百世前缘犹自忆,
    空王座下散花人。

    其二:

     

    狂风雪夜摇客心,

    慢搅咖啡暗沉吟。

    岁华自换真潦草,

    辜负咏絮织锦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再来一首诗 2005-02-01

    评论

  • 呵呵。“醉鬼在梦想中耕耘各自心里的仙家花园――没有悲哀,不成人世;没有迷乱,何生怜悯?”有意思。<br><br>诗写的不多嘛。<br>
  • 呵呵金浓,正是你的高度赞赏将俺飘飘地送入仙家花园了。悲哀在我们心底,酝酿久了,成为醉人的酒。醉鬼在梦想中耕耘各自心里的仙家花园――没有悲哀,不成人世;没有迷乱,何生怜悯?在悲哀和迷乱的污泥中可以生出洁净的莲花,不是清水,是污泥――在我,正是因为自己咀嚼了苦味,才希望这苦味再不要给人尝。<br><br>啊,话说回来,艾草好像是极暖性的药吧?<br>
  • 羞将岁月换尘喧,<br>镜里形容梦中身。<br>百世前缘犹自忆,<br>空王座下散花人。<br> ――相映之下,我嘈杂纷乱的内心既神往又难堪。什么时候我才能唱一首这样清雅、宁静、心无旁骛的歌呢?念着“百世前缘犹自忆,空王座下散花人”,想着我那些悲哀迷乱的歌,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嚼着苦艾草的醉鬼误入仙家花园。<br>
  • 不管格律工不工,我已醉在你诗意的情怀里<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