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驿马星动

    2005-07-05

        算命的说我今年驿马星动,要常常出门。三十岁后我很怕旅途奔波,坐在汽车中超过四个小时后,身体的很多零件都纷纷抗议起来。
        盹了一觉,车子出了张家口,在距离蔚县几公里的地方我看到一座山。是在经过了一段特殊的地貌之后看见的,所谓特殊,乃是因为那有几分钟车程的一段路边,仿佛很陡峭的崖壁之上,却全然是极平的地面,象刻意搭建的长达几公里的高台,难得是天然形成的一马平川。正欣赏间,就看到那座山,像一般随手画成的山的简易示意图,两个圆浑简朴的山峰,黄土的主色调,有不多的植被,在沿路各种奇峭的山峰乃至葱绿的树木构成的风景中应该是平凡的线条和色彩,然而我忽然被它感动,它是那么稳定从容,无以描述的安详宽厚,让我感到如此温暖,甚至有一些伤感。才说不被山水感动,就被这样一座山“击中”我的心――原来人终究是有界限――不是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山西的有些地名真是古雅,到达五台山之前需翻过一座不高的山,我看见公路上的指示牌写着“繁峙”。Hoho当时感觉好极了,那公路边的山石错叠之状,除了这两个字,简直没有更精确的形容。进而想到从前看到《梅��诗话》:胡澹庵南迁,行临皋道中,抵买愁村诗:"北望长思闻喜县南来怕入买愁村"汉武元鼎六年幸缑氏,至左邑桐乡,闻南越破,以为闻喜县。闻喜这个地名,也是一想到山西,就容易联想起来的地方
        闻喜这个地方,是“戊戌六君子”之一杨深秀的故乡。“戊戌六君子”中最常为时人称道的是谭嗣同,他的《狱中诗》我们在中学课本中就已学过。但是杨深秀也留有《狱中诗》,可能知道的人就少多了

     

        久拼生死一毛轻,臣罪偏由积毁成。
        自晓龙逢非俊物,何尝虎会敢从行?
        圣人岂有胸中气,下士空思身后名。
        缧绁到头真不怨,未知谁复请长缨

     

        就义时,杨深秀49杨深秀有三个儿子:黻田、墨田、孤田。依照杨深秀给他的孙辈名字的取字,他的孙子、孙女的名字分别为:去域、去尘、去壅、去坷、去垢……这些人有些至今生活在闻喜故乡

    分享到:

    评论

  • 回钦虹,感觉你在忙书稿呢,百忙之中,逛逛博客也算是休息了。我刚回北京,今天“大肆”采购办公用品和电脑配件。万事无心,只想睡觉――也捞不到睡,晕。<br>
  • 山西是古迹最多的地方呢。<br>繁峙也是我们美术史上的著名地点。<br>
  • 呵呵.给泉姐姐照片的时候也顺道给我发几张吧.最近俺也是挺想念师姐跟九弟的哦.<br>
  • 昨夜只睡了两个小时,中间还梦见九羲,醒来一次。我们睡的房间灯坏了,熄灯后整夜有规律地闪,睡不深。四点半起床去采访。今天努力赶完所有的稿子以便明天能把自己塞进随便什么人的车跟他回京。呵呵。你清新脱俗的哥哥带着两个浓黑的眼圈和迷离的神情摇晃到家,给你看一些花丛中搔首弄姿的照片如何?<br>
  • 等呀等,我等着个清新脱俗的香光哥哥回来,呵呵<br>
  • 抱歉,大清早就犯糊涂, 竟然把香光师姐叫成六哥, 可能是刚刚认了这个哥哥,所以脑子里全是他的影子了.哈哈.<br>
  • 泉姐姐是没有看到六哥最近在山上照的照片的,如果见了更会说出"清新脱俗"之类的言语来.哈哈.<br>
  • 山水之间的人果真有灵动之气,字读起来都是清爽凉悠悠的<br>
  • 我和竹林寺前的白塔也有着这样的默契,很难用言语表达,总之只要看一眼就会觉得安心。恐怕就是李白当年“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心境吧。<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