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秋最后的玫瑰

    2005-11-15

    星期天拍的玫瑰照片。天气预报说今天最低温度-1 ℃了,不知道一朵花能忍耐多久的低温(一颗心能忍耐多久的冷漠)?昨天早上,城铁路过北郊一个高尔夫球练习场,看见草上似乎挂着霜?

     

    分享到:

    评论

  • 金浓你说得是。“被培育又被舍弃的玫瑰”,就是这样。他们称赞我是好律师好翻译,但我总是吟唱“不惯吟香浑似我,却教香里度年华。”从前一朋友喜欢弄书法,给我一幅小字:“兰生于幽谷,无人亦自芳。俯仰易零落,岁华惊微霜。”这些都可以作你的评论的注脚。<br><br>最近我自己觉得那句“寻常岂籍栽培力,自得天机自长成”最适合我。<br>
  • 刚才又看了一遍这些随手写下的东西,觉得作者的存在简直是一个奇迹。和谐、自足、不受惊扰、细碎的、满盈的、美的、怨而不伤的……。我注意更多的是,一个现代人如何能形成这样的精神景观?我像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像是18世纪的耶稣会士置身中土。呵呵,相比之下,我内心太过嘈乱了。 <br> 8年前写过一首有关玫瑰的诗,一并贴在这里。<br><br><br>玫瑰<br><br>在阴冷的黄昏绽放的玫瑰<br>主人培育又舍弃了的雨中的玫瑰<br>我把全部悲欢都寄托在你<br>无数暗红花瓣簇拥起来的喑哑的形象里<br><br>不是石楠路上那一株<br>不是庆源城里那一株<br>唯一的、无人知晓的、在日子之外<br>永世绽放着的玫瑰呵<br>我想歌唱,轻轻诉说内心的甜蜜<br>我想成为一朵稀世之花<br>陪伴你,向着你――<br>我无数次失去又得到的梦中的玫瑰呵<br> 1998.10.26<br>
  • 我从杂志看到消息说方老板搞到一笔钱,不知正用这钱弄什么调整的,所以调得大伙团团转吧。<br>
  • 有趣,围绕着这支深秋的玫瑰我们跑题可谓远矣!的确,如果收费会损失一大部分用户资源,从博客发展的现阶段,还不适合采取这样的措施,即使是菜单式选择收费或者是vip用户收费都还太早。但是这样的服务质量实在不让人满意,再观察一段时间吧,或许是系统跟不上这么多的用户,属于发展中的问题?<br>
  • 三平你这就狭隘了。我们带给他们的好处是无形的,多方面的,胜过那一点点费用,为了无形的好处他不该改善服务嘛?比如你现在用收费邮箱吗?那些把免费邮箱改收费的,他的损失和他的收入孰多?这还是个问题呢。<br>
  • 博客日志收费这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如果能改善系统稳定性和增加新的模板,我还是赞同收费的,毕竟没有免费的午餐,哈哈<br>
  • 单就小说而言,无论文字还是作者要传达的意思,72节以前都非常好。之后呢,作者可以不提供解决,但是这样硬编呢就毁坏了前面的力量和意义了。胡是很应当哭一场的,但用红姐死来唤醒这个哭就特别没劲:《太阳依旧升起》的男主角叫什么来?他在午夜的痛哭那个力量,本来《成》中可以积蓄和逼迫出来的,不知为什么没有。对王建南也有画蛇添足的地方,也许因为网络小说要吸引一些读者吧。然后突然唱起很多高调,使得后面整个怪怪的。唉,不提了。<br>
  • 什么呀若若,提钱干什么?多庸俗。博客如果被拿来弄我们作者的钱,也太那个了。为了保证博客的纯洁性,我们一不鼓励他收钱;二要坚决支持他改进服务!!<br>
  • 我快生气了,总也留不上言,是不是要交服务费啊,要是每年交5块钱就能服务好转的话,我赞成收费。<br>
  • 就象颁奖仪式上,每个人上台都要先说:“谢谢cctv,谢谢主办方,谢谢支持我的朋友”。我们每个留言的,都要先说:“这个系统又有问题,我好不容易才能留言”……<br>
  • 我在想,我们在玫瑰花儿的地盘大肆谈论另一本书,她会不会有意见呢?又看了一眼,她可真是娇嫩啊。我觉得作者对于男人的心理把握刻画得很好,可是他不是很懂女性(当然我觉得他还是尊重女性的),所以笔下的女性很单薄,比如沈秋,周家梅,都可以再出彩一些。你说,结尾后面的混乱是不是因为作者本身也没有为小说中的人物想好出路和活法呢?作者的心乱了吧。<br>
  • 我就是读到红姐的死,认为作者到了强弩之末的,后面果然就乱了。她是跟先生吵架后跳河死的。这真是败笔。对于这样一部小说,本来可以写的更“狠”更现实更绝望一些,这一下子就把它“升 * 华”到理想 * 主 *义的范本中了,力量全无。越是哭天喊地的 东西越没力量。<br>
  • 若若,我的留言不知有什么敏感词,总是留不上去。真可笑。<br>
  • 报告:我在早上九点半的时候看完了全本,我下载的是电子书,应该版本的差别不会太大。小说到后边的时候的确没什么后劲了,而且个人的情绪颇多。这也符合一般非职业创作人的特点,也说明这小说没有很多的心思技巧在里面,但是需要有人对于这样的生活真实地记录和反思。我没看懂的地方:红姐是怎么死的啊,到了那个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死呢?<br>
  • 若若,我不知你看的是怎样编辑的版本,不过,照我从网上下载的txt全本,第72节以后的就不好看了――这证明作者当时仍然怀有“文青”情怀,不够老奸巨猾。呵呵。最后一段还好玩些。在72节时收尾还好一些。供你参考哦,加油啊。<br>
  • 是啊若若,这是本难得的有趣的小说。但是我说过要看完它才评价,所以还在攻读后面的40多页。那个开头我不喜欢,若不是赌气可能不会看下去――时间太少――那就错失了一本好小说了。真正我们那一代的希望和悲哀差不多都齐了,而且开始透出“无语问苍天”的味道来。今晚回去看看他娃怎么收尾。<br>
  • 水云,我在看成都粉子,当我看到刚开始的几段中的一句话“失恋的的痛苦不在于失恋本身,而在于青黄不接”,我忍不住笑出声来,立刻就喜欢上这小说了。就像我平日里的同学、朋友在我耳边唠叨他们的心事,太真实,太熟悉。<br>
  • 这些天系统很不稳定,我在海的女儿留言几次不成功,都放弃了。那天我也见到过红色花,但是几朵一起开的,不如这孤零零的一朵有效果。红玫瑰因此被淘汰。<br>
  • 还说要第一个留言呢。我觉得像是小王子的玫瑰,虽然颜色不是红的。<br>
  • 哈哈,不用考证了,月季的英文名叫“Chinese Rose”,还是Rose! <br>^_^<br><br>拍得很好啊,一看就是深秋的,有一种苍白无力但又坚强的美 : ) 。<br>
  • 是啊,我后来在网上搜索一下,认为她果然更接近月季。不过网上的文章说如今这些花儿都是玫瑰和月季杂 =交的,所以我想象她的祖母是玫瑰吧。就不改文章名了――因为敏感词,发了几次发不上去这个留言,加个符号再试试。<br>
  • 水云,我特别证实这是月季。我以为我的花是芙蓉,后来同事告诉我,也是月季。 <br>三平,巧呀,我的名字和你想的果然是一样的,后来又改了。<br>
  • 这三平,俺本来要浪漫一回,被你一考证,我也疑惑起来:虽然不曾有人拿着一枝或一打不管什么颜色的那种花送我,但是卖花的摊子上我看见的玫瑰不就是这样子嘛?那个,Rosa rugosa?大约更亚光一些?香一些?玫瑰饼是真的玫瑰做的吧?呵呵。<br>
  • 回水云: 好一朵美丽的月季花啊!<br>
  • 回泉:看来你的下一篇博客的名字该叫“唐伯虎墓地的花”,因为它长的地方的不同,所以还引来一些人的感怀啊,哈哈。看来,唐伯虎墓地上的花也是有福报的。<br>
  • 其实我也是拍了许多张,只有这一张可看的。那个花的位置很刁,中午光线又太强,我还得分一只眼睛盯着孩子――咦,我做的很多事都是这样凑合的嘛。现在我还想,假如有一只单反相机,一定能更好地用花与叶的光影体现质感――去年有人嘲笑我买这个砖头一般的相机,委实有它的重大缺陷。<br>
  • 我那里有在苏州唐伯虎墓地拍的花。可惜拍得没有这么清秀。等我也贴出来<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