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山,下山……

    2005-06-09

        又上山来,忽忽住了快两周了,终于到了下山的日子。

        山有山的性格,差别巨大。五台山名声太大,来过的朋友赞赏备至,不免让俺期望过高,所以初见时惊诧于它的平凡――平滑的山坡,无甚特色的植物和景致,不觉得受到吸引。路上有种野生的小花很独特,样子很像是卷着鲜红色小拳头的蕨菜,一组或一株,散落在浅草坡上、岩边树脚。
       或许因为从一到达就必须日夜工作的缘故,几乎没有机会单纯地观赏山水。
    现在回想起来,特别引起我注意的地方一是各种各样的僧人非常多,另一个就是庙多了。假如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上来看见那么多各种装束神情的僧尼随意地走在街上,很像是电影场的外景地,加上各种各样的寺庙嵌在山坡上,丛林间,因为植被不茂盛,绝无深山藏古寺的味道,倒是突兀得惊人。有些历史的古建筑也罢了,因为过去注重建筑风水,与环境的协调的美感,看起来还漂亮,新建的有些寺庙实在是不好看。总之台怀镇看起来乱糟糟的。倒是我们一直闭居的竹林寺,连高墙都没有,也没什么华丽建筑,一座白塔,一派山坡,零散几栋新旧的灰色建筑,风声呼啸,时而鸟鸣(樱樱替鸟儿们编了一套对话,学着鸟鸣声自己说话,逗得自己哈哈大笑),初不觉得有什么特色,住了些日子,越来越觉得舒服,不知觉地就到了下山的日子。我一定会想念这个地方的。
         据说北京
    34度了,在这儿,夜里,我们披着明朝长衫款式的薄棉袍来来去去,头顶繁星满天,是真的亮晶晶的星星,银河如白练,从天顶直挂到南面的山坡后去,周围是彻底的黑暗,较之永无黑夜的北京,确实是清凉宁静的世界。其它,全是末节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