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待着……

    2005-06-14
        近日的主流心态可以用一个词概括:“等待”。
        诸事皆不确定,期盼与担忧的,都属未知,除了静等之外,别无它法。翻译了一天,本想早洗早睡,然而因为口疮痛,盼望一根绿豆冰,只好不睡,等着。大到90页的杂志文章,小到一根绿豆冰,终归是等。
        天气倒是很痛快。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乌云与蓝天交替着,清爽的风,滚滚的雷,来便来,去便去。夜了,静了,跟樱樱两个拱在电脑前,忽听她说今天老师让她当班长,不由吃了一惊。三岁半就当班长?
        因为《商道》和《医道》,爱上韩剧的含蓄克制、雍容大度,原来也不过是叶公好龙,真遇到这样的人,默默地等一封信,也不容易呢

    分享到:

    评论

  • 回钦虹:你也不少熬夜啊。你提到的这首词,与我很有缘。最初有人引用“花自飘零水自流”来比喻我的风格,着实令俺吃惊。后来又是什么来着,我也很喜欢安雯唱的这首歌。今天你也把它用在我这儿――不过你确实说着了我的心事。其它的等待是背景,这个锦书,是核心。有一次我做梦,梦见打开箱子,看到一堆某人写给我的信,但他统统没寄出。<br>
  •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