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洋槐花和大豆的抗战史

    2005-07-26
         早晨和妈妈散步,路旁两排洋槐,花叶俱是繁茂时。
         老太太抬手捋了一撮半开未开的花蕾,手指在掌心中轻轻抹平这些花蕾,说:“我们念书的时候,老师就带我们出去采这些,用水泡出颜色,把白布放进去染,染好了给八路军做衣裳穿。他们军装的颜色,就是这个染的。”从前看过的战争片场景浮现眼前,刹那间沧海桑田啊。我抬头看看,老太太又添了白发了。
         走着走着,她又说:“那时候家里种大豆,你姥爷总是把最大最好的豆子挑出来。我问他挑了做什么,他说,给你八大爷的。我那时候总是不明白,八大爷是谁?后来知道是八路军啊。你知道豆子干什么?豆子炒熟了,背着。行军的时候饿了就拿出来吃一把。”
         我觉得自己再也不想吃炒豆子了。
    分享到:

    评论

  • ".听了你们的精彩的故事,我MeToo.<br>
  • ;我从小就......"<br>
  • 来而不往非礼也!还拜香光,并候吉祥<br>
  • 坐着听老人讲故事,是童年最可圈可点的记忆呀。每次回家,当我愿意当一个听众听父母讲悠悠往事时,他们的脸上都有一种安详愉快的神情。<br>
  • 我从小喜欢听长辈们讲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因为我乖乖地听,他们也喜欢给我讲。多么辉煌或是苦难的一生在故事里也只能浓缩成几分钟。<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