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花三弄

    2006-02-05

        《梅花三弄》最初是笛曲。据《晋书》和《世说新语》里的记载,王徽之应召赴建康,船停泊在青溪码头时,桓伊在岸边路过。船上有人说,“这是桓野王啊。”王徽之命人对桓伊说:“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伊遂下车登船,坐胡床,取柯亭名笛,为王徽之即兴吹奏,三弄梅花之调,高妙绝伦。吹奏完毕,桓伊即登车离开。芳草岸边,衣袂翩然,宾主双方未交一言。不期而遇的短暂交会,成就清彻古今的绝响,那段情境,令人神往。

        当时桓伊任右军将军,都督豫州诸军事,《晋书》中说他“善音乐,尽一时之妙,为江左第一。有邕柯亭笛,常自吹之。”王徽之呢,就是流传千古的“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主角了。

        在风雨飘摇,生命如樱花一般脆弱的东晋,人们之间这样的豁达真诚,象时间的镜子,照着千年后不同的人,同样的心。诗人说的: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明月看见的人,古今有多少不同呢。

        还是姜育恒的《梅花三弄》:

        梅花一弄断人肠
        梅花二弄费思量
        梅花三弄风波起
        云烟深处水茫茫……

        人世的风波,是梅花不懂的。笛音落处,嘈杂四起。据说明清时,金陵十里秦淮河上,《梅花三弄》是歌舫之中最流行的娱乐曲目。歌妓争相练习,演奏技艺精妙无比,使“停艇听笛”成为秦淮河胜景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梅花三弄》被改编成钢琴曲,为毛泽东的词《卜算子•咏梅》做陪衬,在我们的少年时代,那句“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是很多人在古诗词上的启蒙篇章呢。

     

     

     

     

    分享到:

    评论

  • 这种期许和爽洁透骨的千古一遇在赵州禅师和投子和尚之间是有的,推荐大家找来看哦。<br>
  • 谢谢凡师。愿人天皆大欢喜。<br><br>琴曲的《梅花三弄》有所谓“一弄叫日、二弄穿月、三弄横江”,琵琶曲的三弄为“寒山绿萼、姗姗绿影,三叠落梅”等等说法。理解确实有很多的差异。桓伊的清雅,老姜的深情,形式上固然不同。然而窃以为,推究到人心至情至性,古今并无不同。老姜的歌词前半段也很好:<br>红尘自有痴情者<br>莫笑痴情太痴狂<br>若非一番寒澈骨<br>哪得梅花扑鼻香<br>问世间情为何物<br>只教人生死相许<br>看人间多少故事<br>最消魂梅花三弄<br><br>可以不狭隘地理解为男女的爱情,而用来赞叹广义的情之所钟,是非常美的诗句。<br>
  • 大概桓伊之梅花与育恒之梅花迥然有天壤之别的吧?<br>祝:新年心如也!<br>
  • 哈哈,逍遥,你的留言跟在“国子监等待”的后面,让我们猜测等待的是啥?会不会等错?呵呵。<br><br>有个故事,说某人弹琴,听众纷纷散去,只余一人默默守到最后,操琴者引以为知音,听琴者嚅嚅曰:“你坐的凳子是我的……”<br>
  • 神往啊神往!这种不拘礼数的默然心契需要一个时代的精神放在那里做背景。表错了情,真的会有麻烦。<br>
  • 这个故事初闻是在92年,当时听人说了,就经常去国子监那里,没有目的,就是在那里闲逛,大概也是等待之意吧。<br>
  • 几天没上网,一来看到好多文章。清音!清音!<br>
  • 金浓你回来了?新年好!给我的诗在哪里?<br><br>别提伯牙子期了,这年头明白人最好三缄其口。不然麻烦还得自己收拾。<br>
  • 世有伯牙,子期焉在?问新年好<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