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情有感慨

    2006-08-02

    昨天跟一个人说另外一些人的是非,谈起环境条件一有风吹草动,人的信誓旦旦马上就变。最初能找到高尚的理由开始,之后更能找到正义的理由食言。而被掩饰的真相最无奈,第一个把世俗伪道德标准作为生活目标的人也许是因为愚蠢,后来的,便可怜。因此很感慨。虽然无常变迁是自然现实,缘起缘灭也没有百年恒常,感慨还是难免。禁不住就写成四行:

    水面文章焰底灰,
    时移境转事便非。
    雨过空山湿冷处,
    拍碎栏杆吐向谁? 

    今早搜索网络,看到阮籍的咏怀诗,跟我的那首有相似的意境,但是,唉,六朝人物,人家那举止心态多么雍容宽宏,不是我这拍桌打凳的粗人可以望其项背。特地贴来: 

    嘉时在今辰。零雨洒尘埃。
    临路望所思。日夕复不来。
    人情有感慨。荡漾焉能排。
    挥涕怀哀伤。辛酸谁语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