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昏海的故事(续)

    2006-09-04
    小枝接下来的故事是这样的:
    那天,夕阳明晃晃地照在正太郎家那破破烂烂的栅栏门上。小枝当当地敲了敲门,亲手把龟壳交给了老半天才伸出头来的正太郎的母亲。
    然后小枝就跑回到自己的家里,一边干针线活儿、洗衣服、帮父亲补渔网,一边屏住呼吸,悄悄地打探着喜欢的人的身体的变化。因为村子小,一个人的病情一下子就能传遍整个村子。从那时起,正好到了第七天,小枝听到了渔夫正太郎不知喝了什么魔药,突然就精神得叫人认不出来了,今天已经坐起来了的消息。这时,小枝一边干针线活儿,脸蛋上一边染上了一层玫瑰的颜色。第八天,说是正太郎能走路了,第九天,说是能在家里干点手工活儿了,到了第十天,说是已经能出门了。
    然而,因为心中充满了喜悦而发抖、等着和喜欢的人见面的日子的小枝,第十天过晌看到的,却是病愈的正太郎,和村里旅店家的女儿一起走在海边的身影。旅店家的女儿,比小枝大一两岁。是个海边的村子里少见的、白白的漂亮女孩。
    “说是很久以前,两个人就定下了终身。”
    小枝对裁缝奶奶说了一句。
    “正太郎也好,正太郎的妈妈也好,早就把龟壳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马上就要举行盛大的婚礼了,光顾得高兴了。说是很久以前,旅店家的女儿和正太郎就定下终身了。而我,也答应了海龟……”
    小枝恐惧地听到了大海的声音。
    打那以后,一到黄昏,大海龟必定会来到小枝家的窗子底下。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海龟低声嘟哝道。
    每当这个时候,小枝就蹲在家里,一动不动地连大气也不敢出。不过很快,她就找到了一个借口。当海龟来的时候,小枝唱起了这样的歌:
    “嫁妆还不够,
    和服和被褥还不够,
    锅和碗还不够。”
    可是从第二天开始,海龟就嘴里叼着金珍珠、珊瑚饰品,扔到了小枝家的窗子底下。这些东西,对于贫穷的小枝家人来说,都是渴望到手的宝物。不论是哪一个,都美丽得让人吃惊,如果卖了的话,足够一个姑娘的嫁妆了。
    小枝是一个孝顺父母的姑娘。所以,她把从海龟那里得到的东西,全都交给了父母,自己逃走了。小枝轮换着睡在同一个村子的亲戚家里、熟人家里、好朋友的家里,可毕竟是沿着大海、一座房子挨着一座房子的村子,再怎么逃,海龟也会追上来。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海龟一边在那些人家的窗子底下这样说着,一边又把拴着大粒宝石的项链、像大海的浪花一样蓝的戒指放了下来。

    正太郎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小枝终于决定偷偷溜出村去。
    小枝只穿了一身衣服,谁也没告诉,就出了村子,在黑夜的海边上跑了起来。太阳升起来了、中午过了,她还在不停地跑着。一直跑到黄昏,好不容易摸到了裁缝奶奶的家。她推开贴着一张“裁缝”的纸的栅栏门,闯进了这个家。
    “啊,是这么一回事啊……”
    裁缝奶奶听完了小枝的故事,浑身哆嗦起来,不知为什么,她觉得海龟好像就藏在这里似的。不过,当她记起小枝已经来了一年多时,松了一口气。
    “不要紧了。你来了一年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海龟一定已经死心了。”
    可是,这一年的秋天。
    也是大海闪耀着金光的时刻,裁缝奶奶家屋后的栅栏门,啪哒啪哒地响了起来。是谁来做衣服的吧?裁缝奶奶一边想着,一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无意中朝屋外望了一眼,不由得大吃一惊。
    大开着的栅栏门那里,海龟――足有半张榻榻米大的大海龟,慢吞吞地匍匐在地上,背上驮着一个大包袱。奶奶吓坏了,差一点没瘫坐到地上。
    海龟把背上驮着的包袱,“扑通”一声灵巧地卸到了地上,低声说:
    “赶快给我缝和服。给我做婚礼用的长袖和服、长罩袍和带子。做好了,我就来接小枝。”
    “那、那怎么行!”
    奶奶好不容易才挤出来这么一句,可这时候,海龟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奶奶光着脚,奔到栅栏门那里,用颤抖的手,解开了海龟放在那里的包袱。想不到,里面装的是她这辈子也没有见过的漂亮的和服料子和带子料。奶奶把它们轻轻地展开了。
    点缀着像花一样的淡桃色樱蛤的和服料子。蓝色的波涛上,飞翔着成群白鸟的和服料子。画着红珊瑚、摇晃的绿色海草的和服料子。还有晃眼的金银带子料……
    究竟是谁来穿这么美丽、又是这么珍贵的衣裳呢?奶奶马上就明白了。
    (海龟终于来了!把小枝的新娘子礼服拿来了!)
    奶奶在心里轻声地嘀咕道。可这时,心里已经不知怎么回事激动起来了。奶奶想,这可要小心了!
    这么美丽的布,一旦做成了和服,一般的女孩就会想要这和服,说不定就会变得不管对方是海龟还是鱼,想去当新娘子了。是的,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料子里头确实潜藏着这样的一股魔力。
    (有了,把这样的布切成碎片就行了!)
    这个时候,奶奶的脑海里,蓦地浮现出了过去记住的驱魔的魔法。
    还是个姑娘的时候,学裁缝时听到过这样的说法:
    说是一旦人被魔物、鬼、恶灵缠住了,把他们最宝贵的和服料子撕成碎片,尽可能多地做成针插,就行了。一个针插上插上一根新的针,让海冲走就行了。
    奶奶用双手抱着和服料子,冲进了小枝的房间,突然叫道:
    “小枝,针插的订货来了哟!说是把这和服料子全部都用了,能做多少针插,做多少针插。”
    小枝看着放在榻榻米上、沐浴着夕阳的和服料子,叹了一口气:
    “这么美丽的和服料子,竟要全做成针插……是谁要……”
    然而,裁缝奶奶一言不发,猛地剪起和服料子来了。
    眼瞅着,每一块和服料子都被剪成了小小的方块,散了一地。奶奶把针穿上线,一边把两片方布拼缝到一起,一边像生气了似的对小枝说:
    “你快帮帮我呀!就这样缝到一起,当中装上米糠。”
    裁缝奶奶往缝好的方口袋子里,装上米糠,缝上了口子。
    “好了,快点缝吧!这种活儿,尽可能快一点!”
    小枝发了一会儿呆,点点头,自己也开始帮忙干起来了。就这样,一个个新的针插做好了。
    樱蛤飘落的针插;
    白鸟飞翔的针插;
    红珊瑚颜色的针插;
    像阳光一样金色的针插。
    只不过两三天的工夫,就做好了一二百个五颜六色的美丽的针插。
    裁缝奶奶在每一个针插上,都插上了一根针,用一个大包袱皮包起来,拿到了海边。
    裁缝奶奶把包袱里的那一大堆针插,从高高的悬崖上,用力抛进了大海。
    无数的针插就像花的暴风雪一样,在海上散开了,不久,就被白色的浪涛吞没了。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这魔法起了作用,反正海龟再也没到小枝的地方来过。
    可是从那以后,小枝就开始听到海龟的叹气声了。半夜里,当海浪“哗哗”地涌上来的时候,夹杂着这样的声音: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她真真切切地听到了海龟的叫声。那声音传到耳朵里,小枝睡不着了。
    “我背叛了海龟……”
    这种想法,永远地留在了小枝的心底。
    从那以后,小枝再不穿美丽的和服了。而且谁也不嫁,成了一个在裁缝奶奶家里,总是低着头,为别人缝盛装、缝新娘子礼服的姑娘。

    (选载自---“安房直子幻想小说系列”之《黄昏海的故事》)

     

    分享到:

    评论

  • 这里好像不能用字母。。。前面那条是我发的。。。。<br>
  • 好可怜的小枝,呜呜呜,她跟偶同名。。。。。。<br>
  • 萱,我的看法跟你不同,我始终认为现实每一秒钟都是真实的,区别只在观者眼中。炮制明知是幻想的,固然是不愿面对真实,但好在还不自欺欺人地否认真实的存在;把幻想当真甚至刻意追求的,才可怜。<br>
  • 现实不见得真实啊,浮生有如梦一场,所以佛教和其他一切宗教才会有市场。理想主义者宁愿在幻想中保持好心境,也不愿意因为直面现实而让心境苦涩扭曲。<br>
  • 说的是呀,对于现实的残缺却是真正不抱不切实际的幻想的<br>
  • 呵呵,是啊。正如宇文所安所说:因此在《金瓶梅》之后,我们必须有《红楼梦》。诸位都是红楼梦中人呢。等我再找一篇贴来。特别感动我的一篇。花花最爱的是《小狐狸的窗户》,最感动我的是下面这个《雨点的故事》。<br>
  • 我也是更喜欢美女与野兽的结局。<br>
  • 安房直子的作品多数是忧郁伤感的。她的虽然是幻想,但对于现实的残缺却是真正不抱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我说得有点绕,我的意思是说,她的幻想还算接近真实的。现实中人的不切实际的幻想更厉害,最厉害的是希望幻想成为真的。安房直子倒不会这样。<br>
  • 我一直期待这个故事变成了当小枝穿着和服走到海边时,发现等待她的是一个俊朗的王子;看到结局,觉得不喜欢,藏着忧郁,阴影<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