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剑

    2006-02-07

         高中时喜欢一些旅外华语诗人的作品。印象深的有张错。那时背下了他的《故剑》,到大学毕业后犹自记得。今天下班路上,忽然想起它,想起命运之手。我们恰如被命运之手铸造又被遗弃的一柄……

     

    想当年你炼我铸我,
    擂我��我敲我,

    把我乌黑的身体

    烧成火热的鲜红,

    而我胸中一股洪洪的壮志

    却在你最后一勺浇头的井水,

    随着灵台的抖擞

    而变得清澈雪亮,

    你磨我弯我抚我

    在春天三月的夜晚,

    我终於在你手中悄然轻弹

    成一柄亦刚亦柔的长剑。


    我知道被铸成的不是你的第一柄,

    我痴望被铸成的我是最后的一柄,

    从你绕指温柔的巧手里,

    我开始了一柄钢剑的历史,

    一段千�m百炼的感情,

    时至今日,

    隐藏在剑鞘暗处的我,

    将何以自处――

    我的历史只有一种,

    你的感情却有千面。


    可是每一个如晦的雨夜

    都有一种寂寞在心胸油然滋长,

    使我不耐不安

    而烦跃吟啸;

    故剑一片的情深,

    不是侠气就能培养的,
    不是江湖就能相忘的,
    有一种渴望,
    不是剑诀就能禁制的,
    不是归宿就能宾服的,
    有一种疑团,
    在风中苦苦的追问――

    当初你为何造我舍我?

    为何以你短暂血肉之躯,

    炼我春秋钢铁之情?
    为何以你数十载寒暑的冲动,

    遗弃我成千百世阅人无数的无奈?

     

    分享到:

    评论

  • 是啊,可见我受他影响之深。不过他写的是剑,那气概可比宛转哀怨的首饰大多了。可惜那首诗因为其它的原因必须删除了,不然倒可以并列比较一下。<br>
  • 这首诗和水云之前写一串手链的诗有异曲同工之妙<br>
  • “当初你为何造我舍我?” ,世人大概都问过这个似乎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吧:)<br><br>光光新年快乐!<br><br>我又回来上班了。<br>
  • 张错,原名张振翱,曾用笔名翱翱。<br> 1943年出生于澳门,祖籍广东惠阳。1973年,获比较文学博士学位,赴爱荷华大学任超博士研究,...第二年9月,赴洛衫矶任南加州大学比较文教学系及东西语文系,教中西诗学、文化、主题比较研究及中国文学课程。 著作有:诗《过渡》、《死亡的触角》、《鸟叫》;散文《第三季》、《从木栅到西雅图》及译介《当代美国诗风貌》。 <br><br>看这里吧:<br>http://publishblog.blogchina.com/blog/tb.b?diaryID=3121166<br>
  • 真是好诗,这个诗人叫什么名字?<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