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游点滴之二――�j�飞�

    2006-10-10


         �j�飞骄驮谖依牙鸭椅鞅泵娌辉叮�山石嶙峋,形状特异,加上前面有水库,风景独特。据说有上海的投资人准备投几个亿把它开发成为一个大型的风景区。我们在的那几天,赶上它开张,村民们看了两天热闹,第一天是领导剪彩,第二天唱戏,据说还弄了个庙,住上了僧人。庙和僧入中国来时是作为王者师帝者师的,如今成了风景区的点缀和敛财手段,其中因缘也深了。


        开张日前,我们倒是去逛了逛,看看山。听说过“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株名叫“千日红”的植物据说有很多年的树龄了,是本山镇山之宝。



        这是山脚下的一株苍耳。那天的阳光特别强,它可能照彻古今,让我体验到那个唱着“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彼周行……”的歌者的心怀?




    分享到:

    评论

  • 欣赏你的洒脱,也祝福你把自己的生活经营的更幸福经营,这个我以前很不喜欢的词,可眼下这世道,不经营还不行呢<br>
  • 因为没试过其它的路,谁知道放弃的是什么呢?歌中唱道:人生无法假设,也不能重来。。。老话说:性格决定命运。。。即使后悔也没办法啊。呵呵,所以就不后悔了。<br>
  • 水云姐姐真的有种不管不顾的勇气呢始终保持自己的精神家园,不知道该付出多大代价?是否能够做到没有一丝后悔呢?<br>
  • 金浓,我不敢写在故园中生活的人,没法承受从心里抽出的东西,所以浮皮潦草谈点不相干的景色。这当然轻松多了。今天早上我刚刚在反省,发现我始终是身为形役而把心抽离的。这给身边的人也带来困惑比如我不在乎大家都很重视的一些东西。上周我跟老板辞职,他很不痛快,大约也感到他能给的无论什么条件,都不是我要的,几年了,我的心思始终不在这里,所以走得冷酷无情。嘿。扯远了。我的意思是说,似乎我任性地保持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所以外在的环境变化对我的影响不是特别重。。。<br>
  • 如此清丽景致和意蕴古远的体验,对那些心为形役的人,意味着一种深深的伤害他看到这干净,突然像被螫了一下,被迫徒劳地追忆一个不可复得的美梦。在困顿生活之外,偶尔地远足或返回故园,对于我已经成为一件残忍的精神奢侈行为。呵呵,归去来兮桃源仍在无人归。<br>
  • 是啊,我很想买到那两本书。你帮我打听着吧。想想三年前穷得连书也不敢买的日子,也过得挺开心的。现在买得起了,却买不到,不开心了。<br>
  • 干净。。。。。难怪你那么喜欢诗经楚辞的植物图鉴。看得我也喜欢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