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等待,在上海

    2009-05-02

    徽州的最后一夜睡得太少。7个小时的长途汽车,也只打了两个小盹儿——我真是靠心气儿活着的。兴奋度高,能吃能睡;一旦精神上松懈下来,身心都各走各的私,貌合神离,连睡着的力气都没了。也许已经不能算是疲乏,疲乏还是有主儿的,各管各的收拾不起的碎片,只在一舟家集中享受了一阵,出来就又散开了。

    休假也是需要力气的,我的力气你们都去了哪儿?小鸟一样不回来?

    只剩等天儿亮了,跟一舟去买衣裳,去见老随。等。

     

    分享到:

    评论

  • 报告,小胖就是给我们徵章的老王同学嘛,但何以那样的身段称“小胖”,俺就不得而知了。
    回复老离说:
    还管俺叫老师,,,可疑分子,,贴照片揭露她!
    2009-05-05 11:21:24
  • 虽然跟香光老师在开心上都互加了,还是特意过来认个门,问个好:)
    回复小胖说:
    咦,小胖是谁嘛?马甲纷飞的年代
    2009-05-05 09:06:12
  • 一见如故。可惜时间仓促,不得尽兴。也好,留个念想。
    回复老随说:
    是啊,吊起胃口才恰恰好
    2009-05-04 12:09:03
  • 五一节我在劳动。你在游玩,还叹那么累呀。
    回复泠溪说:
    呵呵.所以,使我们疲劳的,不是环境,是自己.
    2009-05-02 19:4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