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工日

    2009-02-02

     

     

    开工了,人在办公桌边,心还是散的,懒的,看文件,字母只是跳,不知所云,困得睁不开眼。于是整理照片,聊以醒神。

     

    照片拍得也不多。这个假期,如愿地只是休息。看看电视剧,看看小说,逛了两个庙会,逛了两次商场,就这么轻松地过去,懒散舒服。临开工前一天,赶紧收拾阁楼,调整格局,给新音响腾出位置,还特地买了一对和室用的靠背坐垫——阁楼低小,不能坐椅凳,靠墙坐又不舒服,在特力屋发现有靠背座垫卖,马上就想到小阁楼可以用。再翻出珍藏的一幅画挂上,给床垫换上色彩艳丽的粗布条纹床单和枕套,还要去配个光线柔和的灯,然后只等音响到来,多余的物件清走,我的小空间就很舒服了。其实现在它也很舒服——昨天刚刚简单归置出来,小孩就要求睡在阁楼,这里位置高,比卧室暖和,一夜睡得很舒服,于是今夜继续住阁楼。

     

    元旦过后总在病中,每天喝普洱茶暖身发汗,重又勾起了当年喝茶的那份兴致。春节长假,每天看几集《走向共和》,一边烧水泡茶喝。最初还请老太太分享,后来发现她喝了茶会睡不好,不敢再给她,于是独酌。这样一来,体积稍微大一点的茶壶统统不适用。把小品壶翻出来看,哪一只都不是很满意。考虑到我的茶壶都是人家送的,自己从来没有买过一把,不免升起败家之心,考虑是不是要去买一把自己喜欢的壶。这么想着就研究了一下手头的几只小壶,给它们拍照:

     

     

     

    这两个是在家里阳台拍的,怕听漏了电视剧对话,凑合拍完了,这会整理的时候,才发现背景很不好,于是把背景都抹成了灰色。

     

    这个是今天在公司用手机拍的,因为是珍藏多年,最喜欢的一把壶,所以放在办公室里,想着在办公室消耗的时间多,经常可以用,后来才发现,办公室那个忙乱的气氛,根本没法喝茶,倒把它冷落了:

     

     

    拍完了仔细把玩一番,赫然见到这个底款,把我笑倒:

     

     

    这壶是老朋友送给我,只知道是他的师姐亲手做的,我很喜欢这红泥的光泽。但是,它跟了我八年,我却从没留意它的底款,可见我有多糊涂。而且,观察其它的事情,我发现我这个人似乎是越来越糊涂了。

     

     

     

    分享到:

    评论

  • 水云回来了!
    爱喝茶的人都喜欢壶。最近我也喝普洱茶,觉着温暖。
    第二把壶我有个形状相同的,但无刻字。
    回复钦鸿说:
    我以前没有动念要买壶,用的都是朋友组织或参加禅茶会而做的壶。这只石瓢也是禅茶会使用的壶。刻的字是纪念茶会的。前天去卖壶的市场逛了逛,才知道原来紫砂壶这么贵,看着好点的,肯定买不起。所以又安心不算计了哈
    2009-02-07 22:00:59
  • 我办公室里的镜子也是上海灯塔的,图案是黄山松、小桥和远处山腰的村落。赶明儿也上张照片。不过我的技术比相机还差。
    回复早霞说:
    呵呵,你总是这么说,用暗示把俺划归到技术派那一流中。俺还就偏不上当。哼。快快上照片,我也拍个镜子背面来交换。
    2009-02-06 17:13:36
  • 呵呵.新年好,已回来了好多天了,天天回家看一集<中国兄弟连>就睡了,也没顾得上上网.今日发消息给思白,他竟然还没回北京,惊讶的我,好福报的人哦.
    回复三平说:
    是啊,她的自由时间一直是我羡慕的啊,我从去年春天出门一趟,之后再没离开过岗位。等到春暖花开,实在该出门走走了。
    2009-02-06 12:07:18
  • 我喜欢第一把,看着老实

    多谢你美意! 我现在同tealike一样,修炼“不为物所困”,不收不藏,不贪不执 :-)
    回复老卢说:
    嗯,选择被什么所困,是个问题。
    2009-02-02 20:29:09
  • 我在四川某银行一个公开用的机器上匆匆看完了,留个脚印 :)
    这些茶壶我都喜欢。
    回复海燕说:
    刚还在想着,不知你什么时候回来呢。从某银行到北京,还有许多路要走。。。。
    2009-02-02 17:52:12
  • 第二把小壶秀气质朴,喜欢。。。
    回复老随说:
    我也挺喜欢这一把,可惜它泥料不够好。另外看是一回事,用起来还有不足,它的盖钮拿起来不方便,我被它烫过一回——啊,话说我把壶找出来,看着一个黯淡,一个沾满油光,还用茶叶煮了它们一个小时,效果还可以,就是我的手,连烫带洗壶磨损,指尖疼了两天。
    2009-02-02 11:23:07
  • 这面镜子看着真亲切,中学大学宿舍里挂的就是它那样的呢!

    底下刻得是什么?除了制,我都认不出来哦
    回复老卢说:
    上海产,灯塔牌。背面是嫦娥奔月的画面,你的镜子可是这样?我把它收藏起来送你吧?以后不见得能再找到了。

    那个题款么,是“荆溪惠孟臣制”,呵呵,这位做壶的姐姐很风趣嘛。我若是真有个惠孟臣制的壶,才不敢用来喝茶,至少要拿它去换一套好音响。
    2009-02-02 11: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