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没有音乐

    2007-10-26



        我不是乐迷,就音乐知识而言,一般的爱好者都算不上。但是音乐是重要的。

        临近周末,Aileen来约明天一起参观两个展览。想着加紧干完手头的事情,回家可以安心休息。接连一周的运转,已经有点到极限了,再一加紧,不由地头晕恶心,冷汗渗出。幸好下班时间到了,年轻的同事们苦中作乐,同去卡拉OK。早上我说了不去参加,兄弟部门的经理便为难,悄悄与我商量,“你看能不能咱们两个部门分摊费用?晚上8点以后要400块钱一小时,我自己恐怕批不了呢。”意气自然是要捱的,于是我说,“超过的算我的,没问题,我不去也给你出钱。你就开两张票吧。”于是皆大欢喜。于是难得地在不到六点半,附近的办公室和大堂座位都空了。我打开音箱,打开杜普蕾演奏的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当痛彻骨髓的音乐穿透我僵硬的脑壳,释放出这一天阴沉的雾气中压抑的忧郁,不知不觉地身心都放松下来,恶心疲倦的感觉消失了,在时而哀怨时而激昂的乐声中间,半心半意地做完了几个文件,写信发出,疏导完所有的任务。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在关机前,听着帕瓦罗蒂的《今夜无人入眠》、《重归苏莲托》、《穿上那戏袍》,写这点字,作个纪念。华北大雾笼罩,湿冷的晚秋,音乐,让夜晚的空气绚丽。

     
    分享到:

    评论

  • 深有同感,握手!
    回复若耶溪说:
    握手!(我手有点凉吧?屋里可真冷。)
    2007-10-27 19:5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