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花三弄 - [无尽芳菲]

    2006-02-05

        《梅花三弄》最初是笛曲。据《晋书》和《世说新语》里的记载,王徽之应召赴建康,船停泊在青溪码头时,桓伊在岸边路过。船上有人说,“这是桓野王啊。”王徽之命人对桓伊说:“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伊遂下车登船,坐胡床,取柯亭名笛,为王徽之即兴吹奏,三弄梅花之调,高妙绝伦。吹奏完毕,桓伊即登车离开。芳草岸边,衣袂翩然,宾主双方未交一言。不期而遇的短暂交会,成就清彻古今的绝响,那段情境,令人神往。

        当时桓伊任右军将军,都督豫州诸军事,《晋书》中说他“善音乐,尽一时之妙,为江左第一。有邕柯亭笛,常自吹之。”王徽之呢,就是流传千古的“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主角了。

        在风雨飘摇,生命如樱花一般脆弱的东晋,人们之间这样的豁达真诚,象时间的镜子,照着千年后不同的人,同样的心。诗人说的: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明月看见的人,古今有多少不同呢。

        还是姜育恒的《梅花三弄》:

        梅花一弄断人肠
        梅花二弄费思量
        梅花三弄风波起
        云烟深处水茫茫……

        人世的风波,是梅花不懂的。笛音落处,嘈杂四起。据说明清时,金陵十里秦淮河上,《梅花三弄》是歌舫之中最流行的娱乐曲目。歌妓争相练习,演奏技艺精妙无比,使“停艇听笛”成为秦淮河胜景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梅花三弄》被改编成钢琴曲,为毛泽东的词《卜算子•咏梅》做陪衬,在我们的少年时代,那句“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是很多人在古诗词上的启蒙篇章呢。

     

     

     

     

  • 心怀畏惧 - [若有所思]

    2006-02-04

    明天要上班了,心头阴云渐渐聚拢,开机看看邮箱,已经收到四项工作指令,根本没勇气去看具体的内容,一切且待明日再说。

         
    有个萦回不去的想法,不吐不快:一直认为凡事成就总是由诸多的因素构成,有些当时看来微不足道的细节却可能是酿成大祸的重要环节,比如电影《霍元甲》中,秦五爷的义子,看不惯霍的狂态,特地跑去说了一句你还没有打败秦五爷呢。岂知祸从此生,招致秦家家破人亡,他自己也杀人自杀――祸从他始,也从他终。

         
    很多时候,人的身心行为端的不知来路,有意为恶的,终究是少数,然而结局出人意料,生命丛林危机四伏,其状大多类此,不由人不心怀畏惧。

     

  •     你们,谁,还会在天色微明中起身,坐在窗前,看朝阳升起?

        睡懒觉的不会,没有能看见东方的窗的不会,住在楼群中低层的不会,熬夜的不会,必须忙碌的不会,病苦的不会,坏心情中不会……

        今天,从一个彷徨的梦中醒来,开机工作,把那两个明天必须提交的文件再检查一遍。看着天光渐明,朝阳从显示器背后升起,金色的光芒穿过竹帘的缝隙照射我的眼睛,这个时刻多么宁静富足。

        妈说:看你这精神,比共产党还共产党。老一辈,把共产党这个概念,用以表达一种高尚完美的期望吧。
  • 这两天实在忙,但是他们说,你开了博客就应当为它负责。所以发个链接吧:


    http://blog.bmzw.com/blog_heather/p_full/48286.html

    “1851年,印第安索瓜米希族酋长西雅图在美国华盛顿州的布格海湾发表了这篇动人心弦的演说。是时,美国政府要求签约,以15万美元买下印第安人200万英亩的土地。此后,华盛顿的州政府便以它的名字定名……”

  • 贴首诗? - [未免有情]

    2005-11-18

    昨天在919,因为一个短信而感动,草成:

    流光潦草渐难堪,
    解衣推食久不传。
    愧我无德偏有幸,
    肯从人愿诚哉天。
    感言未免轻义举,
    所谓大慈果无缘。
    如今敢称世路惯,
    不许悠然许淡然。

     

     

     

  • 星期天拍的玫瑰照片。天气预报说今天最低温度-1 ℃了,不知道一朵花能忍耐多久的低温(一颗心能忍耐多久的冷漠)?昨天早上,城铁路过北郊一个高尔夫球练习场,看见草上似乎挂着霜?

     

  • 美母鸡 - [一笑而过]

    2005-10-31

          周末终于没有加班。无比幸福。

          周六逛市场,买菜买棉裤买橘子,把储藏室大大收拾了一通。可以看见一半的地板了。周日去友谊医院看望师父,去来把北京内城沿“北东南西北”的方向绕了一圈,中间还到牙医院给换上了“真的假牙”――九羲说的,上周备好牙后一直用的临时假牙被她称为“假的假牙”。十年“狗窦三开”的岁月终结于九颗贵金属烤瓷牙。

          归程路过上地,公共汽车上挺挤的,好在我们有座位。她最近酷爱认字。看着路边的各种商号和广告牌大声地读,并要求我教她。看她自己读出“三星数码相机”,我还惊喜了一下。然后我们读到“风味小吃”,再往前看到“福和埕牛丸火锅”,我不太确定那个“埕”字的读音,随口说,“这个字我好像也不认识啊”,九羲大声说:“我认识,这是美母鸡!”我一看,原来牛丸火锅的招牌边是“姜母鸭”三字!

          呵呵,连司机都笑了。

  • 不喜欢工资 - [一笑而过]

    2005-09-22

         打工仔的快乐时光之一是盼望发工资的日子,眼见着临近月底,禁不住自言自语:哈哈,终于要发工资了!
         九羲在旁听见,强烈抗议的表情,大声说:“你别说工资。我不喜欢工资!”
         我老人家大吃一惊,生怕这么一说会把我的工资说没了,连忙对她说:“女儿啊,工资就是钱呐。钱可是好东西呐,咱们的……都要用钱换来啊。你可不能不喜欢钱呐?”
         答曰:“我没说不喜欢钱!我说的是不喜欢‘工资’这两个字!”
         咦,也对啊。钱才是工资的本质,其实我喜欢的是钱,也不是“工资”这两个字。遂惴惴问:“那你说,妈妈不去挣工资,也会有很多很多钱吗?”
         ……
         ……
         她,她,她,她不吭声了。

         原来我问她的时候,心中不是不盼望她肯定地说“是”的。就算是空想又如何?打工仔,做做发财梦也是乐趣之一啊。

  •     工作越忙越想她,每天见面的时间少得可怜,还要哄她尽早睡觉――两个人都要早起,我上班她去幼儿园。但是她仍然抗拒,无论如何诱导劝说,都无效。
        夜里做梦也哭:我不去幼儿园。
        今早醒来,对我说:我不想忍耐,妈妈,我不想忍耐。可怜巴巴地一脸的泪――最近常常哭,为一句话一个动作就泪流满面。
        已经去幼儿园了解过,应该没发生什么异常的事,再说连她原本最喜欢的周末英语学校的课也不肯上了,那又是为什么呢?
        深深牵挂她,却不懂她的心。代沟已经开始了吗?
        照我自己的感觉,是否因为厌倦了一成不变的日程和狭窄的空间呢?然,何生于斯世?这正是一个身心都缺乏空间的时代。生活中的一切,环环相扣,越来越紧密。任何一点松脱都是不能允许的,要么把你挤压成形,要么抛离社会主流――个性的存在越来越难啊。

  • 东门黄犬 - [一笑而过]

    2005-09-07

        连续四天高强度运转,我的脑袋有点失灵,症状是听人说话或看着纸上的句子不作出反应。
            但是一些潜伏的,久已遗忘的往事,往昔的细微感受,在无人看管时溜出来。比如刚才,一字字地检查20多份玻璃样本分析报告,忽然,很不相干地,就想起承德五云桥那个大市场来。一般都是跟妈妈一起去那里逛,淘些新奇的衣裳,买海鲜,买水果,还有各种古怪的熟食――我馋,对于好吃的东西总是特别留心,常常发现小摊小店的新产品呢。
            呵那一瞬间的走神之后醒悟过来,继续看报告,但是心底幽幽地浮上:不知什么时候能再去了。那个乱哄哄的、烈火烹油、果菜缤纷的小街,那些阴暗的店铺,飘着腥味的水产摊档……

  • 路上时间

    2005-08-30

          记录一下路上花费的时间:

          昨天,H-O是轻轨经西直门走的,7:10出门,8:44到公司。O-H是坐的810,六点半等到44分才坐到车,堵车严重啊。到站是8:22,到家八点半多了。

          今天,H-O轻轨经东直门走,7:25出门,8:45到公司。而且轻轨有座位,以后应当这样走。下班可以试试步行到下一站搭810,然后决定是否改换乘车方式。还要打听919的站点在什么地方。假如不用走太多路换乘,919还是应当快一些。

  • 又上班了 - [一笑而过]

    2005-08-29
        歌中唱道:“还是老地方,还是老景象……”      这个办公室,是根据我的意思装修改造过的,用了一年,别了两年余,今天又坐在这个老地方,面对一模一样的往昔景象,难免感到诧异:世间事,也许真是注定吧。

        午饭,和同事一起吃小馆子。狭窄的店堂,物美价廉的小吃,笑闹的人,仿佛只是休息了一个周末又回来一样,中间的两年全无痕迹。想想两年间,在别处发生的艰辛和幸福,艰难时的度日如年,快乐时的光阴飞逝,也算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了。

     

  • 超女一回 - [若有所思]

    2005-08-26

         偏居陋室,不久前才听说“超女”这个事,惭愧。听说今天是决赛,早早给樱洗澡,告诉她我们要看超女。洗着我问她:“你知道什么是超女吗?”她随口便答:“就是特别厉害的女人嘛。”呵呵,俺当即对小女理解文字的能力暗暗佩服――俺自己三岁半时绝没有这样的理解力。

         然后开电视,先看历次比赛的花絮。樱看到李宇春唱歌,简洁地问道:“男的?女的? ”我答:“女的。”樱说:“穿裤子的女的。”

         看了一会,我也进入选择――我看到的李宇春与张靓颖的最大区别在于:李是先自己享受歌舞,乐在其中,同时很积极愉快地把自己的乐趣给大家分享;而张靓颖明确地在表演、展示自己,供人享受,自己则享用他人的赞赏。照我的品味,这个世界上使劲表演寻求赞赏的人太多,自己真正享受又乐于分享的相对就少多了,我是赞赏起码的自得其乐的――靠别人的赞赏才实现的乐趣总有些寒酸气――所以,让我选择当玉米吧。

         不知道超女结果,比赛开始不久,就换了看《大长今》了。

  • 汤泡小米 - [赏心乐事]

    2005-08-23
         连续几天她都不愿去幼儿园,我总是不动声色地坚决把她塞进班车,她也不屈不挠地每天努力劝说我遵照她的意思办。她的谈判技巧很好,方法不少,能够设想多种方案。今早最终说服我的建议是“今天不去,明天和以后都去。”并且坚拒我提出的“假如明天可以做的,今天也可以。你想想是不是?”她眼泪涟涟地说:“我不想你让我想的那些。”我被想象中的以后的利益所诱,加之认为应当信任她的诺言,所以就妥协了――她比我更象是块律师的材料。我几乎可以想象,今后的日子,我们会主要按照她的意愿生活了。
         回家,姥姥做好了早饭。给她用调羹,她坚决要捧着碗喝。
         姥姥说:“用勺多好啊?”“不行。”“为什么?”
         “因为这是汤泡小米。”
          汤泡小米者,小米粥也。
  • 讲故事 - [无尽芳菲]

    2005-08-04
         也许是最后一次去竹林寺了。至少今年是吧。每一次去都有新鲜的感受,可贵的收获。这一次,能跟明契法师聊那么久那么投机,真是最愉快的经历了。有趣的是,跟老法师三次谈话,都是一开始就被她吸引,谈到中间精彩处,才想起没开录音笔。跟她讲,她说:“我早注意到了:这个人,说她是reporter可是总是忘记录音!”呵呵。
         在客堂等待,看起来似乎要等很久,她就给我讲故事:

    青蛙和蛤蟆做朋友。有一天,蛤蟆去拜访青蛙,见到青蛙,蛤蟆说:“喔,你看起来病了。你不舒服吗?”
    青蛙说:“没有啊,我很好啊。”
    蛤蟆说:“不,你病了,你看起来颜色不对。”
    “颜色怎么了?”
    “你看起来真绿啊。”
    “我本来就是绿色的啊。”
    “不,今天你绿了。”
    “是吗?”
    “是。你肯定不舒服了。你需要躺下休息。”
    “那好吧,我就躺下休息吧。”
    “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我不需要什么。”
    “不,你需要。你病了,你一定需要什么。”
    “那么,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好,我给你讲个故事。”蛤蟆说。可是他想来想去却想不出一个故事。
    “我没有故事讲给你,怎么办呢?”
    “也许你站起来走走就能想出来故事。”
    于是蛤蟆站起来走来走去,但是他想不出一个故事:“不,我还是想不出故事。”
    “也许你出去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你就能想出来故事。”
    于是蛤蟆出去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但是他想不出一个故事:“不,我还是想不出故事。”
    “也许你用头撞一撞墙你就能想出来故事。”
    于是蛤蟆用头撞墙,但是他撞得太厉害了,一下子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喔!喔!”
    青蛙问:“你怎么了?你看起来不舒服。”
    蛤蟆说:“是啊,喔,我头痛啊。”
    “也许你需要躺一会?”
    “那好吧,我就躺下吧。”
    于是青蛙把床让给蛤蟆躺下:“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那么,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于是青蛙给蛤蟆讲了一个故事,讲了个什么故事呢?就是上面那一个故事。
  •      早晨和妈妈散步,路旁两排洋槐,花叶俱是繁茂时。
         老太太抬手捋了一撮半开未开的花蕾,手指在掌心中轻轻抹平这些花蕾,说:“我们念书的时候,老师就带我们出去采这些,用水泡出颜色,把白布放进去染,染好了给八路军做衣裳穿。他们军装的颜色,就是这个染的。”从前看过的战争片场景浮现眼前,刹那间沧海桑田啊。我抬头看看,老太太又添了白发了。
         走着走着,她又说:“那时候家里种大豆,你姥爷总是把最大最好的豆子挑出来。我问他挑了做什么,他说,给你八大爷的。我那时候总是不明白,八大爷是谁?后来知道是八路军啊。你知道豆子干什么?豆子炒熟了,背着。行军的时候饿了就拿出来吃一把。”
         我觉得自己再也不想吃炒豆子了。
  • 三伏天 - [无尽芳菲]

    2005-07-23

       /香光

     

     偶听收音机,说北京进入三伏天,还有四十多天最热的天气。又说,去年,北京整个夏天只有3天最高温超过34今年还没入伏已经有十多天超过34度了,初伏到了,共有40多个应当热的日子。彼时我正嚼西瓜,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三九”是第三个九天,数出来的。三伏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叫“伏”呢

     

      翻书,《汉・郊祀志》云:“六月伏日,周时无至,此乃有之。”可见伏日自汉始。又师古说“伏者,谓阴气将起,迫于残阳而未得升,故为藏伏,因名伏日。”《历忌释》上说:“伏者,何金气伏藏之日也?四时代谢,皆以相生。立春,木代水,水生木也。立夏,火代木,木生火也。立冬,水代金,金生水也。惟立秋,以金代火,金畏火,故至庚日必伏。庚者,金也。”可见伏日从炎火逢庚则伏而来。何逊诗中有“愿以三伏天,催促九秋换”的句子。“伏藏”二字,倒真把这些天北京不阴不晴的闷热状态描写出来了

     

      根据《历忌释》的解释:自夏至日起,至第三庚日为初伏。至第四庚日为中伏。至立秋后初庚为末伏。谓之三伏天。那时节,“……天地为炉,阴阳装炭,暑则酷矣。衢路间红尘赤日。”清时,关于伏天百姓生活的细节记录:“郡有好善之家,舍药里,施凉茶,街市卖凉粉、冰果、瓜藕、芥辣诸爽口物。用物则有蒲葵叶扇、麻�r手巾、蒲鞋、凉帽、莞席、竹簟、青奴、藤枕之类,沿门担售。有纸翦萤灯,备诸巧样,实萤火以娱�I童浴室停爨火。茶肆以忍冬花、菊花点汤,名双花饮。面肆卖半汤面,未午即散。……豪门贵宅多架凉棚,设碧纱厨于凉堂水榭,盆累珍珠兰、茉莉成山,中座列冰盘,香风四绕,凉欲生秋。而田间夏畦,方叹息成雷,流汗若雨,匍伏泥壤,以芸禾�S草……同居三伏天,劳逸判星渊矣。” 饮食用具细节俱备啊。其实贫富差异,在什么样的天气都是富者舒服贫者受累的,特地感慨,就觉得未免上纲上线。我虽非富人,胜在心态还平和:非要把贫富分化落实到一切处,难免有些偏执,不够达观。

         
    相形之下,李笠翁《闲情偶寄》中的“苦夏暑毒可畏,最宜息机养生,否则神耗气索,力难支体,劳神役形,如火益热,信危关也。余尝林居避世,夏不谒客,亦无客至。头巾不设,衫履皆废。或袒处乱荷之中,妻孥觅之不得;或偃卧长松之下,猿鹤过而不知。洗砚石于飞泉,试茗奴以积雪;欲食瓜而瓜生户外,思啖果而果落树头,斯真人世之奇闻,有生之至乐矣。”

     

      头巾不设,衫履皆废,还不忘玩捉迷藏游戏解闷,这多么可爱。如今我也差不多这样过的。我因出汗易生痱子,非常怕汗,反正整日在家里,衣服越穿越少――衫虽没废,改了吊带衫;履也有,拖鞋在地上,脚在椅子上。去年今年都流行吊带衫,据说有年轻的大学老师,站上讲台一看,下面女生齐齐光着肩膀,偏生肩膀以下又被课桌遮住,一室肌肤如雪,明晃晃叫人不敢逼视,这老师看也不好不看也不好,忒难为煞也

     

  • 驿马星动 - [无尽芳菲]

    2005-07-05

        算命的说我今年驿马星动,要常常出门。三十岁后我很怕旅途奔波,坐在汽车中超过四个小时后,身体的很多零件都纷纷抗议起来。
        盹了一觉,车子出了张家口,在距离蔚县几公里的地方我看到一座山。是在经过了一段特殊的地貌之后看见的,所谓特殊,乃是因为那有几分钟车程的一段路边,仿佛很陡峭的崖壁之上,却全然是极平的地面,象刻意搭建的长达几公里的高台,难得是天然形成的一马平川。正欣赏间,就看到那座山,像一般随手画成的山的简易示意图,两个圆浑简朴的山峰,黄土的主色调,有不多的植被,在沿路各种奇峭的山峰乃至葱绿的树木构成的风景中应该是平凡的线条和色彩,然而我忽然被它感动,它是那么稳定从容,无以描述的安详宽厚,让我感到如此温暖,甚至有一些伤感。才说不被山水感动,就被这样一座山“击中”我的心――原来人终究是有界限――不是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山西的有些地名真是古雅,到达五台山之前需翻过一座不高的山,我看见公路上的指示牌写着“繁峙”。Hoho当时感觉好极了,那公路边的山石错叠之状,除了这两个字,简直没有更精确的形容。进而想到从前看到《梅��诗话》:胡澹庵南迁,行临皋道中,抵买愁村诗:"北望长思闻喜县南来怕入买愁村"汉武元鼎六年幸缑氏,至左邑桐乡,闻南越破,以为闻喜县。闻喜这个地名,也是一想到山西,就容易联想起来的地方
        闻喜这个地方,是“戊戌六君子”之一杨深秀的故乡。“戊戌六君子”中最常为时人称道的是谭嗣同,他的《狱中诗》我们在中学课本中就已学过。但是杨深秀也留有《狱中诗》,可能知道的人就少多了

     

        久拼生死一毛轻,臣罪偏由积毁成。
        自晓龙逢非俊物,何尝虎会敢从行?
        圣人岂有胸中气,下士空思身后名。
        缧绁到头真不怨,未知谁复请长缨

     

        就义时,杨深秀49杨深秀有三个儿子:黻田、墨田、孤田。依照杨深秀给他的孙辈名字的取字,他的孙子、孙女的名字分别为:去域、去尘、去壅、去坷、去垢……这些人有些至今生活在闻喜故乡

  •      在楼下等电梯时,习惯性地打量左邻右舍的门,很有趣:101的门很干净,年三十起就贴着一个招财进宝的贴纸,贴歪了,还挡住了窥视镜,快半年了,至今如故。102的门脏得厉害,厚厚的灰,像是常年无人居住积下的。
         初不曾多关心其它。
         天暖起来,时常开窗四下探看风景,渐渐注意到一楼这两家的花园,区别很大:101的,铺了花砖,常常积了很厚的泥或灰土,不但无人打扫,甚至连脚印也不见。102的恰想反,花砖地面纤尘不染,沿着篱笆种了各种花花草草,错落有致,显然是精心搭配的花色和枝干形状,每天洒水,清清凉凉的看了很舒服。前天带樱樱在楼下玩,特地观察一下,呵呵,两家里都有人住,102的门口一位中老年女士手叉着腰看花,101的门不开,里面人影游移。呵呵。
         以前听老乡说过一句俗话:宁吃埋汰干净不吃干净埋汰。意思是宁肯选择做时脏卖相干净的东西吃,也不要做时干净卖相脏的东西。101是不是可算埋汰干净,102就是干净埋汰了吧?一家是为自己舒服,一家是对外有个交代?花园,也算是门面了。我猜101是没精力打理花园吧。102呢?花园可以天天擦,为什么从不擦门呢?我忽然怀疑他们篱笆内侧干净,外侧也从来不擦了。呵呵。

  • 等待着……

    2005-06-14
        近日的主流心态可以用一个词概括:“等待”。
        诸事皆不确定,期盼与担忧的,都属未知,除了静等之外,别无它法。翻译了一天,本想早洗早睡,然而因为口疮痛,盼望一根绿豆冰,只好不睡,等着。大到90页的杂志文章,小到一根绿豆冰,终归是等。
        天气倒是很痛快。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乌云与蓝天交替着,清爽的风,滚滚的雷,来便来,去便去。夜了,静了,跟樱樱两个拱在电脑前,忽听她说今天老师让她当班长,不由吃了一惊。三岁半就当班长?
        因为《商道》和《医道》,爱上韩剧的含蓄克制、雍容大度,原来也不过是叶公好龙,真遇到这样的人,默默地等一封信,也不容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