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以后,我是悲观的人,对未来再不抱乐观的向往。

       今天领导找我谈话,说这两天一直忙的那个收购可能不成了,对方突然诸多推托,明显是无意继续合作。“这样的事勉强不来,就像一个女人,她要嫁别人,你不能非要她嫁你啊。”他抱歉地说,要你做了那么多事,结果却不成。咦,其实我一点也没觉得不舒服。做事久了,结果总会发现完全按照计划完成的事情极少,通常结果会出乎意料,无疾而终的事也不少。我从不期望好结果,这种悲观常常遭到善意的批评,有时真要困惑。今天在等公共汽车时,靠在树干上,想起悲观不是没有好处的。他们常常说我总是笑嘻嘻地很开心,其实正是因为我的悲观啊:因为不曾指望会得到什么好事,所以稍微得到些好处便感觉很满意。正如他们常说的,有时我看起来真像占了好大便宜似的美得不得了的样子。

          11
    月过了多半。去年11月,这个时候,我还每天在919路车上指挥僵硬的大拇指用力对付那个小手机,有时还要写字,在晃悠的车上翻译的效率还奇高,去年的11月比今年冷。去年此时我的压力很大,有那么几天,好像再没有支持下去的力气,却得到了平生最意外最感激的帮助,一个人的慷慨就补偿了我三年的艰辛,温暖了我整年。那时当我写“愧我无德偏有幸,肯从人愿诚哉天”时,是何等地宽慰感怀啊。。。相比之下,如今我可幸福多了:这里地广人稀,又是城市的上风上水,西北风越过凤凰岭百望山吹来,吹过京密引水区,吹过翠湖湿地到达上地,在平缓的地面速度减低,湿润清爽,使得包围着天与地的黑暗充满质感。来来去去的车灯闪过又消失,总不见114路来,幸好终于来了一部小面的,绕了很大的一圈把我们送回去,路上发现没公车的原因是西三旗桥东西南北都在堵车,同车的女孩肯定惯坐这种面的了,下车便迅速地穿过排队的车龙缝隙跑到马路对面,消失在黑暗中,我紧跟着穿过去,一溜小跑,很快就到家了。才七点多。

       仿佛不真实的幸福感,受宠若惊,不过快乐是可以肯定的,因此还算安心。


     

  •     周末去了一个朋友家,她跟人家的儿子学会了大嗓门狂叫。我说:“咱今天洗淋浴吧,给你弄盆太麻烦了。”她就大叫“啊~~~~~”我受不了,只好乖乖去刷洗浴盆盛水。

        我自己洗头的时候她泡在水盆里玩儿,心情很好,慢悠悠地,声情并茂地朗诵起来:

    “我的心――
    是一朵小花
    妈妈的心――
    是一朵――
    大花

    我在妈妈的身边――
    默默地成长
    直到大花变成
    一朵――
    老花!”

        笑得我发昏!一个月前她在钢琴前重复地敲一个旋律,然后就唱出来,是她自己作词作曲的一首歌,至今她还很乐意随时唱给人听,可惜我不会写谱,只记录歌词,效果差得多:

    小馒头,
    真有趣,
    老是被人吃。
    吃到肚子里,
    黑咕隆咚咚。
    咚咚咚咚咚,
    黑咕隆咚咚!



     

  • 月月,路路,文文,
    妍妍,玲玲,嗦嗦,
    KK
    TT,朱朱,
    亮亮,飞飞,冬冬,

    西西,花花,红杰
    康康,杜杜,妮子,
    七妹,二哥, 电脑人儿,

    Nancy, 
    Shirley, 
    Allie & Sally

     

    象个不错的RAP吧,呵呵。各位曾经共患难共快活的小朋友们,光光姐先走一步,往前面“汤”路去了。

    所谓: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顶风逆水雄心在,不负人民养育情,  战友啊战友,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系统又出毛病了,照片贴不上来。)

  • 本来想用国语版,但我还是喜欢粤语版的歌词:

    垂下眼睛熄了灯
    回望这一段人生
    望见当天今天即使多转变
    你都也一意跟我共行

    曾在我的失意天
    疑问究竟为何生
    但你驱使我担起灰暗
    勇敢去面迎人生

    若我可再会活多一次
    都盼再可以在路途重逢着你
    共去写一生的句子
    若我可再会活多一次千次
    我都盼面前仍是你
    我要他生都有今生的暖意

    没甚么可给你
    但求凭这阙歌
    谢谢你风雨内
    都不退愿陪伴我
    暂别今天的你
    但求凭我爱火
    活在你心内
    分开也像同渡过

    没甚么可给你

    但求凭这阙歌
    谢谢你风雨内
    都不退愿陪伴我
    暂别今天的你
    但求凭我爱火

    活在你心内
    分开也像同渡过

    嗯分开也像同渡过。。。

  • 开音箱或者带耳机啊。

     我 回头再望某年
     象失色照片 乍现眼前
     这个茫然困惑少年
     愿一生以歌 投入每天永不变
     任旧日路上风声取笑我
     任旧日万念俱灰也经过
     我最爱的歌最后总算唱过
     毋用再争取更多

     风再起时 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
     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
     珍贵岁月里 寻觅我心中的诗
     风再起时 寂静夜深中想到你对我支持
     再听见欢呼里在泣诉我谢意
     虽已告别了 仍是有一丝暖意
     
     我 浮沉了十数年
     在星空里闪 带着惘然
     请你容我别去前
     赠出这阙歌 来日某天再相见
     但愿用热烈掌声欢送我
     在日后淡淡一生也不错
     那暖暖双手最后可永远伴我
     何用再得到更多

     风再起时 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
     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
     珍贵岁月里 寻觅我心中的诗
     风再起时 寂静夜深中想到你对我支持
     再听见欢呼里在泣诉我谢意
     虽已告别了 仍是有一丝暖意
     仍没有一丝悔意
     Over...

  •  

    悲莫悲兮生别离。杯盘草草送将归。
    长街叶落秋风起。几片随人向北飞。。。


    通常买城铁票,总是趁清早没人排队时,在国贸站买六张五块的,用三天,用完后再买。今早我只买了四张。。。。。

     

     

     

  • 茶厂前的水泥地,是周围少见的平展空地,花生收获的季节,村民在这里晒干花生,然后这样铲起来扬,分开叶子和杂草。



    樱樱很开心,在花生堆上摸爬滚打,追着飞扬的花生雨,人家只怕迷了她眼睛,倒不嫌她踩花生。而且偶尔跟我开开玩笑,也不阻止我拍照,非常大方。



  •      �j�飞骄驮谖依牙鸭椅鞅泵娌辉叮�山石嶙峋,形状特异,加上前面有水库,风景独特。据说有上海的投资人准备投几个亿把它开发成为一个大型的风景区。我们在的那几天,赶上它开张,村民们看了两天热闹,第一天是领导剪彩,第二天唱戏,据说还弄了个庙,住上了僧人。庙和僧入中国来时是作为王者师帝者师的,如今成了风景区的点缀和敛财手段,其中因缘也深了。


        开张日前,我们倒是去逛了逛,看看山。听说过“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株名叫“千日红”的植物据说有很多年的树龄了,是本山镇山之宝。



        这是山脚下的一株苍耳。那天的阳光特别强,它可能照彻古今,让我体验到那个唱着“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彼周行……”的歌者的心怀?




  • 终于盼到休假的日子,今晚的火车,计划下午早点回家,挈老将雏奔赴旅程――哈哈,明天就可以睡在背靠温柔起伏的山东丘陵,面朝大海的甜蜜老家了!太姥姥还是第一次见九羲呢,肯定很开心吧。但不知她这份让人挠头的性格,是不是会让特别爱好规矩的山东老乡们头痛呢?
    没有电脑,没有电话的山村,清静地休息,在晨雾中的水库边漫步,摘个黄桃在溪水中洗洗便吃,幸福的滋味。。。
  • 结婚记 - [未免有情]

    2006-09-06
        今年结婚的人特别多,樱吃了几次喜糖,一餐喜宴,大约是艳羡起来,试探着问我:“妈妈,咱俩这么好,算不算结婚啊?”我说:“不算。”又问:“那,咱们能不能结婚啊?”我想想说:“恐怕不能。你看,结婚的都是亲戚:叔叔和婶婶结婚,舅舅和舅妈结婚,哥哥和嫂嫂结婚,儿子和媳妇结婚,女儿和女婿结婚,大姨和大姨父结婚,连小姨都是和小姨父结婚的,对不对?所以,咱俩是妈妈和女儿,那就不能结婚。”她想想也是,作罢了,之后又问过两次,我仍然如是回答。

        有一天她问:“那我跟谁结婚啊?”我说:“跟我女婿啊。等你将来遇到他,把他介绍给我认识,我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然后就把你嫁给他。”“你为什么要折磨他啊?”“不知道。不过多半我是会那么做的。一般丈母娘都要折磨女婿的,不然不甘心。”她听得大乐。

        周末的喜宴,她一直跟在新娘身边,甚至人家休息换装,她也跑到休息室玩。我只好陪着。她看见了新娘的全部演出,暗暗留意。昨晚睡不着,她拱在我身边,仰起小脸儿看着我说:

        “妈妈,我还是想跟你结婚,我就想跟你结婚。”秋夜的月光特别明亮,照在枕上,她的小眼睛和脸蛋儿都亮晶晶的。我想起一个朋友的女儿,五岁,有一天对妈妈说:“妈妈,没办法了。我只认识爸爸一个男的,只能跟他结婚,你去另外找别人吧。”啊我女儿至少不会这样凉薄,她选的是我!于是我说:“好吧。”跳起来,翻出在大连买的一大一小两只号称是鲍鱼贝做的戒指,两人郑重地给对方戴上,宣誓永远作好朋友,之后幸福地拥抱着睡了。

     

  • 小枝接下来的故事是这样的:
    那天,夕阳明晃晃地照在正太郎家那破破烂烂的栅栏门上。小枝当当地敲了敲门,亲手把龟壳交给了老半天才伸出头来的正太郎的母亲。
    然后小枝就跑回到自己的家里,一边干针线活儿、洗衣服、帮父亲补渔网,一边屏住呼吸,悄悄地打探着喜欢的人的身体的变化。因为村子小,一个人的病情一下子就能传遍整个村子。从那时起,正好到了第七天,小枝听到了渔夫正太郎不知喝了什么魔药,突然就精神得叫人认不出来了,今天已经坐起来了的消息。这时,小枝一边干针线活儿,脸蛋上一边染上了一层玫瑰的颜色。第八天,说是正太郎能走路了,第九天,说是能在家里干点手工活儿了,到了第十天,说是已经能出门了。
    然而,因为心中充满了喜悦而发抖、等着和喜欢的人见面的日子的小枝,第十天过晌看到的,却是病愈的正太郎,和村里旅店家的女儿一起走在海边的身影。旅店家的女儿,比小枝大一两岁。是个海边的村子里少见的、白白的漂亮女孩。
    “说是很久以前,两个人就定下了终身。”
    小枝对裁缝奶奶说了一句。
    “正太郎也好,正太郎的妈妈也好,早就把龟壳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马上就要举行盛大的婚礼了,光顾得高兴了。说是很久以前,旅店家的女儿和正太郎就定下终身了。而我,也答应了海龟……”
    小枝恐惧地听到了大海的声音。
    打那以后,一到黄昏,大海龟必定会来到小枝家的窗子底下。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海龟低声嘟哝道。
    每当这个时候,小枝就蹲在家里,一动不动地连大气也不敢出。不过很快,她就找到了一个借口。当海龟来的时候,小枝唱起了这样的歌:
    “嫁妆还不够,
    和服和被褥还不够,
    锅和碗还不够。”
    可是从第二天开始,海龟就嘴里叼着金珍珠、珊瑚饰品,扔到了小枝家的窗子底下。这些东西,对于贫穷的小枝家人来说,都是渴望到手的宝物。不论是哪一个,都美丽得让人吃惊,如果卖了的话,足够一个姑娘的嫁妆了。
    小枝是一个孝顺父母的姑娘。所以,她把从海龟那里得到的东西,全都交给了父母,自己逃走了。小枝轮换着睡在同一个村子的亲戚家里、熟人家里、好朋友的家里,可毕竟是沿着大海、一座房子挨着一座房子的村子,再怎么逃,海龟也会追上来。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海龟一边在那些人家的窗子底下这样说着,一边又把拴着大粒宝石的项链、像大海的浪花一样蓝的戒指放了下来。

    正太郎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小枝终于决定偷偷溜出村去。
    小枝只穿了一身衣服,谁也没告诉,就出了村子,在黑夜的海边上跑了起来。太阳升起来了、中午过了,她还在不停地跑着。一直跑到黄昏,好不容易摸到了裁缝奶奶的家。她推开贴着一张“裁缝”的纸的栅栏门,闯进了这个家。
    “啊,是这么一回事啊……”
    裁缝奶奶听完了小枝的故事,浑身哆嗦起来,不知为什么,她觉得海龟好像就藏在这里似的。不过,当她记起小枝已经来了一年多时,松了一口气。
    “不要紧了。你来了一年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海龟一定已经死心了。”
    可是,这一年的秋天。
    也是大海闪耀着金光的时刻,裁缝奶奶家屋后的栅栏门,啪哒啪哒地响了起来。是谁来做衣服的吧?裁缝奶奶一边想着,一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无意中朝屋外望了一眼,不由得大吃一惊。
    大开着的栅栏门那里,海龟――足有半张榻榻米大的大海龟,慢吞吞地匍匐在地上,背上驮着一个大包袱。奶奶吓坏了,差一点没瘫坐到地上。
    海龟把背上驮着的包袱,“扑通”一声灵巧地卸到了地上,低声说:
    “赶快给我缝和服。给我做婚礼用的长袖和服、长罩袍和带子。做好了,我就来接小枝。”
    “那、那怎么行!”
    奶奶好不容易才挤出来这么一句,可这时候,海龟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奶奶光着脚,奔到栅栏门那里,用颤抖的手,解开了海龟放在那里的包袱。想不到,里面装的是她这辈子也没有见过的漂亮的和服料子和带子料。奶奶把它们轻轻地展开了。
    点缀着像花一样的淡桃色樱蛤的和服料子。蓝色的波涛上,飞翔着成群白鸟的和服料子。画着红珊瑚、摇晃的绿色海草的和服料子。还有晃眼的金银带子料……
    究竟是谁来穿这么美丽、又是这么珍贵的衣裳呢?奶奶马上就明白了。
    (海龟终于来了!把小枝的新娘子礼服拿来了!)
    奶奶在心里轻声地嘀咕道。可这时,心里已经不知怎么回事激动起来了。奶奶想,这可要小心了!
    这么美丽的布,一旦做成了和服,一般的女孩就会想要这和服,说不定就会变得不管对方是海龟还是鱼,想去当新娘子了。是的,不知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料子里头确实潜藏着这样的一股魔力。
    (有了,把这样的布切成碎片就行了!)
    这个时候,奶奶的脑海里,蓦地浮现出了过去记住的驱魔的魔法。
    还是个姑娘的时候,学裁缝时听到过这样的说法:
    说是一旦人被魔物、鬼、恶灵缠住了,把他们最宝贵的和服料子撕成碎片,尽可能多地做成针插,就行了。一个针插上插上一根新的针,让海冲走就行了。
    奶奶用双手抱着和服料子,冲进了小枝的房间,突然叫道:
    “小枝,针插的订货来了哟!说是把这和服料子全部都用了,能做多少针插,做多少针插。”
    小枝看着放在榻榻米上、沐浴着夕阳的和服料子,叹了一口气:
    “这么美丽的和服料子,竟要全做成针插……是谁要……”
    然而,裁缝奶奶一言不发,猛地剪起和服料子来了。
    眼瞅着,每一块和服料子都被剪成了小小的方块,散了一地。奶奶把针穿上线,一边把两片方布拼缝到一起,一边像生气了似的对小枝说:
    “你快帮帮我呀!就这样缝到一起,当中装上米糠。”
    裁缝奶奶往缝好的方口袋子里,装上米糠,缝上了口子。
    “好了,快点缝吧!这种活儿,尽可能快一点!”
    小枝发了一会儿呆,点点头,自己也开始帮忙干起来了。就这样,一个个新的针插做好了。
    樱蛤飘落的针插;
    白鸟飞翔的针插;
    红珊瑚颜色的针插;
    像阳光一样金色的针插。
    只不过两三天的工夫,就做好了一二百个五颜六色的美丽的针插。
    裁缝奶奶在每一个针插上,都插上了一根针,用一个大包袱皮包起来,拿到了海边。
    裁缝奶奶把包袱里的那一大堆针插,从高高的悬崖上,用力抛进了大海。
    无数的针插就像花的暴风雪一样,在海上散开了,不久,就被白色的浪涛吞没了。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不知是不是这魔法起了作用,反正海龟再也没到小枝的地方来过。
    可是从那以后,小枝就开始听到海龟的叹气声了。半夜里,当海浪“哗哗”地涌上来的时候,夹杂着这样的声音: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不要忘记你答应我了啊!”
    她真真切切地听到了海龟的叫声。那声音传到耳朵里,小枝睡不着了。
    “我背叛了海龟……”
    这种想法,永远地留在了小枝的心底。
    从那以后,小枝再不穿美丽的和服了。而且谁也不嫁,成了一个在裁缝奶奶家里,总是低着头,为别人缝盛装、缝新娘子礼服的姑娘。

    (选载自---“安房直子幻想小说系列”之《黄昏海的故事》)

     

  • 人情有感慨 - [若有所思]

    2006-08-02

    昨天跟一个人说另外一些人的是非,谈起环境条件一有风吹草动,人的信誓旦旦马上就变。最初能找到高尚的理由开始,之后更能找到正义的理由食言。而被掩饰的真相最无奈,第一个把世俗伪道德标准作为生活目标的人也许是因为愚蠢,后来的,便可怜。因此很感慨。虽然无常变迁是自然现实,缘起缘灭也没有百年恒常,感慨还是难免。禁不住就写成四行:

    水面文章焰底灰,
    时移境转事便非。
    雨过空山湿冷处,
    拍碎栏杆吐向谁? 

    今早搜索网络,看到阮籍的咏怀诗,跟我的那首有相似的意境,但是,唉,六朝人物,人家那举止心态多么雍容宽宏,不是我这拍桌打凳的粗人可以望其项背。特地贴来: 

    嘉时在今辰。零雨洒尘埃。
    临路望所思。日夕复不来。
    人情有感慨。荡漾焉能排。
    挥涕怀哀伤。辛酸谁语哉。

     

     

     

  • 微笑江湖 - [一笑而过]

    2006-05-14
        她有时爱回忆往事,谈谈印象深的电影。昨天给我描述小熊维尼藏礼物的慌张样子这样诶诶诶诶。。到处乱跑。。。。

       
    很好的月光,我们开个小灯,躺在床上聊天看书,一边看月亮逐渐升上中天。她忽然唱起沧海呀星休,偷偷两岸秋。。。很深沉的样子。片刻。忽然开口对我说:那个微笑江湖里的东方不笑。。。

       
    我哈哈大笑。她诧异地问:你笑什么?我只好说我笑你幽默啊,那个林青霞的样子是很东方不笑的。她也乐了。

       
    她是什么字都敢念,不求甚解啊。我想着微笑江湖这个词,忍不住地微笑,比起笑傲两字中的豪气、抗争和无奈,这两字倒是很有温和宽容慈眉善目的效果。。。

     




     

     

     

  • 很累啊 - [一笑而过]

    2006-05-10
        这两天真是累。工作一窝蜂地压上来,脑袋和手全天忙忙碌碌,这会儿觉得手软得抬不起来,稍微用力就发抖,鼻子里热烘烘的,不知是不是发烧了。

        脑袋似乎转不动了呢,想丢下活儿休息去吧……还有一堆文件等着做,看着都着急。急得夜里睡不稳,做梦梦见有人告诉我:“给我钱我替你去买电信行业的股票,肯定赚呐。”正要去,有个朋友来访,我跟她说:“你等等,我先去给人送了钱买股票就回来。”说完忽然意识到我还欠她钱没还呢,倒自己炒起股票来了,很尴尬,就醒了。梦中人要给我买的股票好像叫做“中国联通”,哈哈,没有这么一号上市公司吧?我从没买过股票,不知道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有高人可以参参看,也许能参出来该买什么股票会赚钱。但是循例我也得补充一句:入市有风险,根据这个信息投资,盈亏概不负责的哦。。。

     

     

  •     刚看了“花草茶事”,澜老师引用了伏尔泰的名言:“这个世界存在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把我们气死。”笑了。说起来这个世上的意外和失望真是不少啊。

        也见过那个流行的故事,说某帝王想了解历史,便找到一智者。智者倾其十几年心血著成十几卷史册献给皇帝。但皇帝说,太长,看不明白,浓缩一下吧。又过了十几年,智者捧着认真浓缩后的一本史书去见皇帝。但皇帝说,我老了,眼睛不行,脑子也不好使了,再简单一些吧。又过了十几年,智者带着薄薄的几页纸见到了皇帝。但皇帝说,我快要死了,但仍想了解历史,你能不能用一句话概括一下。智者想了一下,说了一句话:“人们出生,受苦,死去”。

        如果受苦是生和死之间的生存状态,那么享用受苦就是最具智慧的生活方式了。享用是真享用,装作不苦的不算,故意摆出受苦姿态的也不算。伪装无非是为了换取“观者”的反应,表演者需要享用观者的反应,如果达不到目的,岂非苦上添苦自寻烦恼。不如反求诸己。只对自己负责的心态,才是成熟健康的心态。

  • §猜猜我有多爱你§
    山姆・麦克布雷尼(Sam McBratney)文,安妮塔・婕朗(Anita Jeram)图 翻译:漪然
    转自:小书房――儿童文学网(www.dreamkidland.com

     

     

    小兔子要上床睡觉了,他紧紧抓住大兔子长长的耳朵。

     

     

     

    他要大兔子认认真真地听他说。
    “猜猜我有多爱你?”
    “噢,我想我猜不出来。”大兔子说。

    “我爱你有这么多。”小兔子说着,使劲儿把两只手臂张得大大的。

     

    大兔子的手臂更长,他也张开手臂,说:“可是,我爱你有这么多。”
    小兔子想:嗯,这确实很多。

    “我爱你,就和我举得一样高。”小兔子说。

    “我爱你,和我举得一样高。”大兔子说。
    这真的很高,小兔子想:要是我的手臂可以和他一样,该多好啊。

     

    小兔子又有了个好点子。他脚顶着树干,倒立起来。一边说:“我爱你一直到我的脚趾头!”

    “而我爱你,一直到你的脚趾头。”大兔子说着,把小兔子抛起来,一下子抛过了他的头顶。

    小兔子格格笑着说:“我爱你,和我跳得一样高。”他跳来,又跳去。

    大兔子微笑着说:“可是,我爱你和我跳得一样高。”他说着往上一跳,耳朵都碰到树枝了。跳得真高,小兔子想。要是我也能跳得和他一样高,该多好啊。

    小兔子大叫:“我爱你,一直穿过小路,到远远的河那边。”

    大兔子说:“我爱你,一直穿过了小河,到山的那一边。”
    小兔子想,那真是好远啊。

    他快要睡过去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这时,他看看树丛前方,无边的黑夜之中,再没有什么比那天空更遥远了。
    “我爱你,一直到月亮上面。”小兔子说着,闭上了眼睛。
    “噢!那可真远,”大兔子说,“真的是非常、非常远了。”

    于是,大兔子轻轻地躺在小兔子的旁边,带着一个微笑,小声说道:
    “我爱你,从这儿一直到月亮上面,再――
    绕回来。”

     

     

     

     

     

     

     

     

     

     

     

     

     

     

     

     

     

     

     

     

     

  • ����
    1.
    你认为最理想的快乐是怎样的?
    无忧无虑身心舒畅的时刻。

    2.
    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随心所欲地起舞。

    3.
    你最害怕的是什么?
    身心的痛。

     

    4.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随遇而安。

     

    5.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想不出呢?我认识的人太少?我尊重所有的生命。

     

    6.你认为你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活着,认识自己和了解他人。

    7.
    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软弱。

     

    8.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大学毕业那一年。

     

    9.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残忍恶毒。

     

    10.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朋友的爱和信任。

     

    11.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有好茶喝。

     

    12.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嫉妒。

     

    13.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善良。

     

    14.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业钱。

     

    15.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牙齿。
    ��
    16.你本身最显著的特点是什么?
    笑口常开。
    ��
    17.还在世的人中你最轻视的是谁?
    没有。
    ��
    18.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豁达。


    19.
    你使用过的最多的单词或者是词语是什么?
    我。


    20.
    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温婉。

     

    21.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丧失对人的信任。

     

    22.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真实自在。

    23.
    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人:母亲、女儿和我自己。
    东西:美文、美乐和美景。

     

    24.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来去自如。

     

    25.何时是你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刻?
    哈哈哈,不说。

     

    26.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竹密不妨流水过,山高岂碍白云飞。

     

     

     

     

  • 自题 - [未免有情]

    2006-03-10

    这个日子总不能不写,忙完了不能推的活儿,推了能推的,脑袋已经空了,抄抄古人言,权作纪念:

     

     

    似僧有发似俗脱尘
    做梦中梦
    悟身外身。                       ―――――山谷的



    功名耶落空,富贵耶如梦,
    忠臣耶怕痛,锄头耶怕重,
    著书二十年耶而仅堪覆瓮,
    之人耶有用没用?
                                       ―――――陶庵的



    。。。。。。。。。不知十丈红尘里,谁为初世惜此才。。。。。。。。

     

  • 翻译累了翻一眼闲书,看到顾太清写给奕绘祝贺他生日的诗,惊奇地发现除了最后一句简直象写给我的一样嘛,还有“水”“云”“香”“光”四字嵌在里面呢。偷过来

    同经三十五番春, 百岁光阴剩几分?

    变化人情观逝水,感怀诗句集停云。

    空花巧织天孙锦,妙理精书梵世文。

    禅榻鬓丝相结伴,心香一瓣破魔军。

     

    杜牧原诗“今日鬓丝禅榻畔,茶烟轻�r落花风。”意境高妙恬淡,给她换两个字就感觉恁不舒服真是。。。

     

     

     

     

     

     

     

     

  • 故剑 - [无尽芳菲]

    2006-02-07

         高中时喜欢一些旅外华语诗人的作品。印象深的有张错。那时背下了他的《故剑》,到大学毕业后犹自记得。今天下班路上,忽然想起它,想起命运之手。我们恰如被命运之手铸造又被遗弃的一柄……

     

    想当年你炼我铸我,
    擂我��我敲我,

    把我乌黑的身体

    烧成火热的鲜红,

    而我胸中一股洪洪的壮志

    却在你最后一勺浇头的井水,

    随着灵台的抖擞

    而变得清澈雪亮,

    你磨我弯我抚我

    在春天三月的夜晚,

    我终於在你手中悄然轻弹

    成一柄亦刚亦柔的长剑。


    我知道被铸成的不是你的第一柄,

    我痴望被铸成的我是最后的一柄,

    从你绕指温柔的巧手里,

    我开始了一柄钢剑的历史,

    一段千�m百炼的感情,

    时至今日,

    隐藏在剑鞘暗处的我,

    将何以自处――

    我的历史只有一种,

    你的感情却有千面。


    可是每一个如晦的雨夜

    都有一种寂寞在心胸油然滋长,

    使我不耐不安

    而烦跃吟啸;

    故剑一片的情深,

    不是侠气就能培养的,
    不是江湖就能相忘的,
    有一种渴望,
    不是剑诀就能禁制的,
    不是归宿就能宾服的,
    有一种疑团,
    在风中苦苦的追问――

    当初你为何造我舍我?

    为何以你短暂血肉之躯,

    炼我春秋钢铁之情?
    为何以你数十载寒暑的冲动,

    遗弃我成千百世阅人无数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