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忆的窗 - [未免有情]

    2007-09-09

    这扇窗下,断断续续住了一年吧,其间的起落波折,一言难尽,至今我也不知如何安放那一段奇特的记忆。如今屋子基本空置,园子也荒废了,窗外堆了些木板,有只猫在里面生了四只小猫,还在吃奶,据说猫会找最安静安全的角落生小猫。可见这窗下如今有多冷清,负载了再多往事,已过,连云烟也不剩。

  • 情绪 - [未免有情]

    2007-08-30
     

    冷风,阴云。伤心的消息。午后如约而至的头痛。咳嗽。草衰花残。这个世界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向每个人显示,生命是多么卑微,残缺不全,难尽人意。

     

     

     
  • IQ测试题 - [赏心乐事]

    2007-08-20

    昨晚睡前聊天,她说:妈妈我给你出个IQ测试题哦,就是,一个人在山上看到一只鸵鸟在孵蛋(汗~~别问我鸵鸟为啥会在山上~~),他有什么办法拿走一只鸵鸟蛋又不会被鸵鸟发现呢? 

     

    我想了想,说:
    等鸵鸟睡着,偷一个就走?
    不对,鸵鸟不睡觉。

     

    那,在远处弄点吸引鸵鸟的东西,等鸵鸟走开去看,就抱一个蛋走?
    不对,鸵鸟才不走开呢。你就想想吧,你舍得扔下我自己走开嘛?

     

    跟鸵鸟一起跳HipHop,趁鸵鸟跳得“又!又!又!”的时候,就去把蛋偷走?
    不对,鸵鸟一边跳舞一边盯着那个人呢。

     

    教鸵鸟跳那种屁股对屁股地扭的舞,在它背后把蛋偷走?
    不对,鸵鸟会盯着那个蛋的!

     

    那,给鸵鸟喝可乐,趁它打嗝就把蛋拿走?

    不对,哈哈,鸵鸟不喝可乐!

     

    哈哈,要不,干脆跟鸵鸟结婚吧,那样蛋也是他的,就不用偷了。
    哈哈哈,你笑死我,鸵鸟不跟人结婚的! 

     

    那,我想想哦,完了,我想不出来。你告诉我吧!答案是什么? 

    答案啊,是那个人还没想出办法呢!

     

     

     

     

     

     

     

  • 金风送爽 - [赏心乐事]

    2007-08-09

    如题。

     

     

     

     

     

  •                                      

    水雲
    50.0%男性倾向,50.0%女性倾向
      
    评点:文章风格清新,理性与感性兼备,简隽练达,有自然率真之美。
    http://www.yodao.com/" target=_blank>yodao | http://www.yodao.com/blogender/" target=_blank>博客男女

    水云
    - 来自有道博客搜索的博客评语
    本着诲人不倦的精神,博主坚持在白天工作中忙里偷闲更新日记,把个人情绪平稳的过渡于文山会海中,怎一个勤奋了得!博主的文字阅读轻松,不用翻屏就读完。快餐时代的博客一样可以表达足够的信息和内涵。虽然只是隔三差五的发表博客,但在彷佛不经意的遥控器换台中,却总能看到博主的近日行踪。
    http://blog.yodao.com/search?q=http%3A%2F%2Fshuiyunxiangguang.blogbus.com%2F&t=b

  • 若若 :
    说出三个你最喜欢的动物

    若若 :那
    天山农给我出的题,说是某次活动中大家玩的项目

    水云   :
    我不喜欢动物啊

    水云   :
    我想想哦

    水云   :
    实在没有喜欢的动物

    水云   :
    人算不算啊?

    若若 :
    呵呵
    你和我一样啊
    我也是这么问的
    算吧
    但是只能算一种

    水云   :
    硬要再找两种啊
    我正在想动物园里都有啥呢

    若若 :
    你比我还不喜欢动物阿

    若若 :
    我还是很容易就凑出数来的

    水云   :
    是啊,我能想到的动物,没有喜欢的啊

    水云   :
    水母

    若若 :
    我都忘了还有这个动物

    水云   :
    水母很漂亮啊
    飘啊飘的透明的

    若若 :
    还有一个哪

    水云   :
    天鹅

    若若 :
    好啦。我也忘了是按照喜爱程度,还是按照先后顺序排列了。答案就是:当当当当――

    。。。。。。。。。。。。。。。。。。。。。。。。。。。


    先不公布。有兴趣的先想想你喜欢的动物,排顺序,一二三。明天来看答案。可以留言也可以保密呵呵。。。。

  •     今天天气很好,蓝蓝的天空上,飘着朵朵白云。又是一个加班的好日子。加班的好处,数数很多:有加班餐吃,老妈不用给我做晚饭,她老人家多省心,尤其是她扭伤腰之后,我甚至有点庆幸最近必须常常加班了;有公费出租车坐,不用等公共汽车、挤公共汽车、不用在尘土飞扬的高速路和建筑工地间穿行回家;下班时候天黑了,不用怕太阳晒黑长雀斑皱纹……还有,夜里步行穿过软件园的绿化带边,弥漫蒸腾的青草香,中人欲醉啊。思白惋惜我不能早起锻炼,殊不知你们这些有条件早起的,一定没机会享受深夜的青草香吧?嘿嘿。

        等送快餐的小孩来,饥饿中狂想片刻。特此留念。
  • 小对话 - [若有所思]

    2007-07-04
    等领导下令放行的当儿,转贴一段跟小朋友的对话:

    小朋友 :
    你好大度,我不行。看他们那种人就想扁他们
      说:
    不是同类不能交流,只好避开。比如狗冲你叫,你跟它较劲,你就自降身份了。
    小朋友 :
    每次都想,为什么这个人会这样,那个人那样,而且他们还都有一大帮的人混在一起。后来想开了,每个事物的存在都有它内在的理由。
       :
    是啊,比如
    一个房间里一群狗在叫,你不小心进去了,你是狂喊:不要叫了!还是退出去呢?
    就这么简单
    小朋友 :
    嘻嘻。
       :
    你有你自己的地方
    小朋友 :
    可是有的时候人就是那样啊,心里知道自己不属于那个地方,可是周围的环境逼迫你还是看着他们在那里唱大戏
       :
    呵呵,你还是可以选择不看,超然些。虽然比较难做到,但是做到了你就提高了一层啊。
    小朋友笑了。。。
    (懂行的会说:不动心或无分别心就更高明了。不过我自己痛恨拿大帽子扣人,尤其对是非过于分明的小朋友,就不往那个最高境界的坑里跳了。)

    我经常这样充当心理导师,有时候对话比较精彩,精彩得实在不象是我能说出来的,恨不得炫耀一下。人到中年,现在叫我老师的人多起来了。每听到“老师”的称呼,我从来想不起王老师这样的先圣,倒是难免会想起电视节目主持人恭敬地喊:宋祖英老师、宋世雄老师……


  • 蕤宾五月中 - [无尽芳菲]

    2007-07-02
    蕤宾五月中,清朝起南飔。 不驶亦不迟,飘飘吹我衣。 重云蔽白日,闲雨纷微微。 流目视西园,晔晔荣紫葵。 于今甚可爱,奈何当复衰。 感物愿及时,每恨靡所挥。 悠悠待秋稼,寥落将赊迟。 逸想不可淹,猖狂独长悲。
  • 黑话 - [一笑而过]

    2007-05-28

        下决心转型的一个理由,如我面试时慷慨陈词的:怕做律师久了,养成了防范型的思维习惯,贻害终身。每一行都有固定的思维模式和术语,做软件的也有:

        公司的班车门框低,下车时不小心,会在门框上碰了头,坐在后面等人下车,忽听“砰”地一声撞头,接着响起愤怒的女声:“这是谁design的?绝对是个bug!”

     

  •      雨断断续续下了两天,昨天加班,到家9点多了,看完《蜘蛛侠3》赶紧睡,今早出门,地上积水未干,空气中已充满浮尘。呼吸之间只觉得尘土塞满鼻腔,牙齿间有异物摩擦的感觉。跑了两步,娘儿俩都呛咳起来。

        等车时候跟邻居聊天,我说你看刚下完雨就下土,下面该下啥了?照金木水火土论的话,好像该下金子了?

     

  •  

        看电视,有的地方极度缺水,妈说,以后想起这个电视节目,就更舍不得用水了。我说你够省的了,淘米洗菜的水都留着浇花冲厕所,连洗拖把的水都舍不得倒掉,要是我早倒了,家里老存着脏水风水不好。妈就给我讲姥姥的故事。

        据说我姥姥小时候,一家人不住村里,住在山上,附近没有什么邻居,只有一个尼姑庵,有个尼姑喜欢姥姥,常常让她去庵里玩,听尼姑讲故事。尼姑说:“女人命苦啊,女人最怕浪费水。”为什么呢?因为“女人死了以后,要下阴间,得先过一条河。那条河啊,是她一生用的水。她得把整条河的水都喝光了,才能到阴间报到,然后才能转生。”因为有这种说法,当地葬男人,扎纸马送;葬女人,扎纸牛送。牛是做什么用的呢?就是专门替她喝那条河的水的。

        那个时候,胶东农村的男人是绝不帮忙做家务的,打洗脸水也是女人准备吧。都是女人控制用水,所以给女人做这样的环保教育。

        姥姥在老姨家住了几年,经常要收拾小鱼,要用不少的水来洗。姥姥一生节省用水,总是这么拾掇小鱼,弄得多了,感到自己太费水,边拾掇边对老姨唠叨:“将来,你可要扎两头牛给我啊。”老姨说:“好啊,给你扎一群。”


     

     

  • 今天做一个测试,我,兔子,钥匙,桥,编一句话。樱说:

    “我是一只小兔子,带着钥匙出门,可是忘了过桥,掉河里了。”
    后来听见公布测试物品的寓意,又说:

    我拿着金钱出去买一个爱情。
    不小心掉到生命的过程里了。


    然后她给我出了一道题:
    好心的老刘去世的时候啊,天使要带老刘去天上,为什么老刘不肯去呢?计时,开始!

  • 茶中故旧 - [赏心乐事]

    2007-04-02

        秋天从老家带回的绿茶终于见了底。想找替补,才发现竟然没茶可喝了。自从发现茶店里买的茶与人家自做的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就再也没兴趣在店里买茶。那种把茶叶当作行货的生产方式,彻底破坏了人与自然的有情链条,那些茶叶是枯干的死叶子。有好茶,喝茶,没好茶时,喝水。好在前世修德,总能找到带有制茶人感情的好茶。

        味觉记忆里的第一绿茶,当然是天台山中方广定荣法师亲种亲收自己炒的茶。既浑厚又透彻,既醇和又清甜的、无边的回味,只有侍弄茶时无杂染的专注体贴才能生出。第二便是胶东乡下这小茶场,我表嫂与她的同伴做的玉皇山茶。2001年喝过一种有机茶,当时印象颇深,事后却迅速地忘了,可见其味薄不耐久。再往前推,让我长时间不忘的是读法学院时,信阳的同学给我的一大包他家自做的信阳毛尖,还有后来齐云山的朋友给的黄山毛峰。除了这些之外,比较特殊的,是只尝过两回的蒙顶。前年,去茶城买书,在小武店里休息一会,他做新收的蒙顶甘露给我喝。说它特殊,乃是因为别的茶都是我独自大杯豪饮,处于比较自在的状态,只与茶相对,尝到了单纯的茶的全味,长久牢记的,也是包含各个层次的茶香的全貌。这个蒙顶却是别人泡的,其甘香记忆竟然也能持久,所以特殊。桑翁陆鸿渐把蒙顶封为茶中第一,虽然是很久以前了,以今观之,却也难怪。有趣的是,我排了第一的是浙江茶,竟陵子封第二的,才是浙江茶,这使我不禁向往,也许有缘,弄到蒙山顶上仙居的茶人做的好茶,我也要把浙江茶排了第二了。

        谈到茶的诗很多,与蒙山有关的,早年我意气风发时,写文章曾引用“饭囊酒瓮纷纷是,谁赏蒙山紫笋香”的句子,后来意气渐平,独爱白居易的散澹:

     

     

     

    兀兀寄形群动内,陶陶任性一生间。
    自抛官后春多醉,不读书来老更闲。
    琴里知闻惟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
    穷通行止长相伴,谁道吾今相与还。

        描述得仔细的,我喜欢王�]运(呵我多么喜欢他的那些联语)的《蒙山清茶歌》:

    酌泉试茗平生好,惟有蒙茶远难到。名高地僻少愈珍,梦想灵芽但西笑。
    春动岷�蠡ㄒ┫悖�故山新茗渴未尝。石花露叶今始见,开缄已觉炎风凉。
    闻道仙根汉时活,七株常应鸣雷发。王�J遣僮不敢担,长卿识字名空撮。
    贡登天府二千年,龙衮亲擎飨帝筵。从此人间不曾识,苔阑十里围云烟。
    年年叶共周天转,银泥小合盛三片。至尊晨御偶一煎,王公那得分余羡。
    吴越湘湖名品多,�o供嫔女泼云涡。含霜焙火争春早,散雪流芳付驿驮。
    一闻蜀使当秋进,始觉后时天所吝。闻名乍见已足夸,川纲长价开中引。
    达赖熬茶静远荒,红茶航海动西洋。从来盐铁一时利,谁言此物关兴亡。
    �Z�J馨香元有自,百草纤微岂堪比。对此沈吟不忍煎,如观法物郊坛里。
    山人掉首百不知,松风一榻轻烟迟。园茶采采共葵菽,迎凉且咏豳公诗。
    世间远物徒为累,宁知��石眠云味。一啜余甘复几时,支颐坐看西山翠。
    忽忆君山北渚濒,乱余枯�ㄔ娱孕健N宸迳畲ρ罢嬉�,傥遇披霞旧种人。

     

        美则美矣,也算夸张到极致了。

     

     

     

     

  • 最想念的人 - [未免有情]

    2007-01-21
        趁着下午阳光好,散步,买了画夹、跳绳和烤鸡架回来。穿过南店村,人来车往,我建议她靠路边走,我说你看行人最好都在人行道上走,她说:在你的眼睛上走。我说你看,只有我的眼皮能在我的眼睛上走,还有什么能在我眼睛上走?她说还有你最想念的人啊――

        就是我啊!


     

  • (从邮件里转贴的)心理测验来自西方,是与人潜意识有关。我10多年前认识个朋友,从国外读书回来,给我说了个心理测验《借船过河》,她说是读心理学老师教的。然后我拿这个测验测过无数人,都很准。这个也不是算命,但可以让你了解自己的需要,有的人死不承认自己是这样的啊,可实际上就是这样子的。

    故事: 

        有个男人叫M,他要过河去和未婚妻F相会结婚,但两人一河相隔,M必须要借船过河才能见到F,于是他开始四处找船。

        这时见一个女子L刚好有船,ML借,L遇到M后爱上了他,就问:我爱上你了,你爱我吗?M比较诚实,说:对不起,我有未婚妻,我不能爱你。这么一来,L死活是不把船借给M,她的理由是:我爱你,你不爱我,这不公平,我不会借你的!

        M很沮丧,继续找船,刚好见一位叫S的女子,就向她借船,S说:我借给你没问题,但有个条件,我很喜欢你,你是不是喜欢我无所谓,但你必须留下陪我一晚,不然我不借你M很为难,L不借他船,S如果再不借他的话就过不去河与F相见了,据说这个地方只有这两条船。为了彼岸的未婚妻,他不得不同意了S的要求,与S有了一夜情。次日,S遵守承诺把船借给了M

        见到未婚妻F后,M一直心里有事,考虑了很久,终于决定把向LS借船的故事跟F说了。可惜,F听了非常伤心,一气之下与M分了手,她觉得M不忠,不能原谅。F失恋了,很受打击.

         这时他的生活里出现了位女子E,两人也开始恋爱了,但之前的故事一直让他耿耿于坏,EM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她说,于是,M一五一十地把他和LSF之间的故事讲了一遍。E听了后,说,我不会介意的,这些跟我没关系。

         故事讲完了,问题来了,请你把这几个人排列个次序,标准是你认为谁最好,谁第二,谁第三,第四,第五?这个M男也算在内的。建议不要想太复杂,也不需要考虑大众看法,你认为谁做得好就是好。

     

  •     雪停了,天黑了,MSNQQ上的弟兄们都静悄悄地下了线,归心似箭的情绪透过屏幕淹过来啊。我懒,习惯性地想等到了时间去坐班车,看看人家辞旧迎新的热闹,想想自己没什么可欢呼的,倒有一件心事未了。从前有机会得到一本旧得发黄的月溪禅师诗词集,搬了两次家不见了,捶胸顿足之余以为网上一定有的,但居然一直没有找到过,幸好当年曾在笔记本上抄过两三首,不如做个引子抄来,也许能引出更多:

    扫叶楼题壁
    海上孤鸿天作家,谁从爪趾问生涯。
    填阶落叶无人扫,满面秋风一盏茶。

    村居
    白石清溪不染尘,闲云野鹤自相亲。
    买得罗村三数宅,来与豀山作主人。

    重九登峨嵋千佛顶
    病骨犹堪凌绝顶,名山未许便归休。
    雪水烹茶作重九,千佛岩头进一瓯。

    呼应台
    禅思经秋澹欲无,松寮古院上灯初。
    空山大夜无宾主,月下披云试一呼。

    等会穿过茫茫雪野去搭车,正可以试试月下一呼之乐。。。。

     

  • 茶或咖啡 - [未免有情]

    2006-12-29
        茶或咖啡,哪一个更适合感冒的人?拿不定主意,所以两样都喝了。就像糊涂记不清到底哪根手指系红线治麦粒肿,所以只好给四根手指统统绑上红线。

        感冒的体验是一种可享受的东西。鼻塞头痛咳嗽等等,丧失了痛苦的特质,变成纯体验的东西,是蛮有意思的一种状态。就在这个状态中,半躺椅背里,午后的冬日斜阳,向人心底投下一抹微茫。恍惚间浮起庄子中的故事:朱评漫学屠龙于支离益,殚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这个比喻似乎说着了我们全部的努力:我们殚精竭力学的做的,到底着落在什么地方了呢?徒然变成对一枕花瓣的记忆: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就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架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有一面镜子永远等待着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就落满了南山

        张枣这首诗,有一阵子很流行。最恨他为什么要用“皇帝”呢?那么没有希望的一个词?满山梅花纷纷落下又是什么样的景观呢?陆游写过“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的句子,二十里的梅花,够不够满山?苏曼殊也写过“逢君别有伤心在,且看寒梅未落花,”梅花未落的悔意显然更重。从“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之间,过去了四十年。“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更在其后。这样一比较,又觉得张的悔意,到底比苏的飘逸潇洒,容易承受些吧。

     

  •     她的娱乐方式之一是改歌词唱着玩。自编词儿,把熟悉的歌换成能逗她自己开心的词唱。有时编成故事,有时前后全不相干,我听她唱的歌,不知道哪些是在幼儿园学的,哪些是她自编的。比如那天她唱“热热闹闹的大街上,高楼立两旁,爷爷遛鸟,拄拐杖,奶奶买菜,跨竹筐,叔叔骑车,太鲁莽,摔倒路边,草地上,这个世界,真精彩,来来往往,都在忙。。。。”我听着真是不错的歌词,生动得不象常见的儿歌了。当时我和旁人正聊着天,说到《黄金甲》,说着那些大幅度暴露胸部的设计,无非是商人招徕观众的手段,不值得大谈特谈等等,忽然就听她改了词,唱道:

        “一根线,排成行,跟着阿姨晒球球。。。。。。”

        我们楞了一下,大笑起来。她也很乐。阿姨晒球球的景象,对于5岁的小孩,也是具有娱乐效果的景象,可见问题不是你看见了什么,而是你怎么看它。我一朋友曾妙论:“社会就像一个家,不可能没有垃圾。你不能假装没有垃圾,但是你可以弄个垃圾箱把它收拾起来嘛。。。”这不就是孔老先生所说的各安其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