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茉茉兰说,我觉得小板凳的故事很有启发性。
    我说,但是爱因斯坦并没成为好的板凳工匠。
    茉茉兰:幸好,不然我们少了一位大师。
    我:就是说,我也不必……

    看,这是今晚的作品。话说我陪她打了一回游戏,紧张得心慌,连忙走开,忽然就铺开纸,一挥而就,怎么样,能不能看出紧张的心情啊:

  • 继续小资 - [赏心乐事]

    2008-02-23
    一冬旱到了春,好处是每天阳光灿烂,风不冷的日子,走出来很舒服。早早吃了午饭,阳光穿过阳台大窗,哗啦啦地洒满半个房间,非常诱惑,这样的中午,要么出外,要么就只有倒在一床的阳光里睡觉。于是我们出外散步。

    给小丫买了个锁核怪兽的玩具,上周末买了一个,但是这一套有四只,可以集成组合在一起的,所以她磨了我一个星期,要求再买一只。周四我感冒提早回家,没到班车时间,照习惯我就会打的了,忽然想想,坐公交吧,省下13块钱。看完尼斯湖怪,晚饭吃得很饱,老太太说不要坐小车了吧,这么远的路怕晕车,于是又坐的公交,这下省的怕有30块了吧。我一激动,就对小丫说:“今天省了不少钱,就给你买那个怪兽玩具吧。”那家伙当场欢呼,亲得我满脸唾沫。念念不忘地提醒了我几十次,今儿终于满愿。买完了玩具接着逛,老太太发现一只大碗很漂亮,我们一致认为可以用来洗笔。本来家里有只小石砚,但是既然用墨汁,砚台的意义就不大了,于是乘兴又找个盛墨水的小盘,添了两支笔。兴高采烈地回家摆设起来,淘汰了黑乎乎的石头砚台。






    怎样?够小资吧?既然要小资,文字也要跟得上才行。小资文学的鼻祖舍清少纳言更有何人呢?白萍洲的老离,花了不少力气录入了周作人翻译的《枕草子》,并且慷慨地给了我一份。为了纪念,就用《枕草子》的文字作结吧。

    清少纳言说:“
    但在女人,这是镜和砚台上面,最显得出主人的性格来……总要书桌收拾得很是干净,如不是几层的,也总是两重的砚箱,样子很是相调和的,漆画的花样并不很大,却是很有趣的,笔和墨也安放得很好,叫人家看了佩服,这才很有意思。”

    关于笔纸之要,她还有这样一段记述:

    在中宫面前,许多女官们待候着,谈着闲天的时候,我曾说道:
    “世间的事尽是叫人生气,老是忧郁着,觉得没有生活下去的意思,心想不如索性隐到哪里去倒好。那时如能有普通的纸,极其白净的,好的笔,白的色纸,或是陆奥的
    纸得到手,就觉得在这样的世间也还可以住得下去。又有那高丽缘的坐席,草席青青的,缘边的花纹白地黑文,鲜明的显现,摊开来看时,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这个世间也还不是就放弃得,便不免连性命也有点爱情了。”

    这样说了,中宫就笑着说道:
    “这真是,因了很无聊的事,就可以得到慰藉的了。那么弃老山的月亮,究竟是怎样的人看的呢?” 

     

  • 春节进行中 - [赏心乐事]

    2008-02-08
    年三十放假,趁中午有阳光,去邮局取了版主津贴,顺便采办点零食。妈说,这些日子天天买,今天不用买什么了。饶是这么着,出超市刷卡,也刷了180多块钱,不过是些零食啤酒。物价飞涨,看超市换价签感触最直接。

    回来贴窗花:




    熬夜看春晚,顺便msn跟Aileen聊天。初一就起晚了,老太太说,夜里没睡好,今天不出门吧,在家闲来无事,总算把《集结号》给看了。嗟叹完了,老太太午睡休息,阳光满屋,我暖洋洋地躺在沙发里看闲书:


    樱樱在旁边玩她的相机,用她发现的冷色调功能拍的阳台窗:


    初二逛庙会:


    猜猜这是啥,摄影师本人藏在小熊维尼和外星怪球的后面:


    鼓上的福字都被敲烂了:


    最后我们去给她的老师拜年,师生甜蜜的合影——在镜子里:


    明天初三,还没有计划做什么。再说,哪天去乌巢吃饼呢?
  • 六哥若若 - [赏心乐事]

    2008-01-19

  • 刚画完,就传给一位跟老七很熟的朋友,请他看看是谁?老先生猜到午饭时间,也没猜对,而且答案巨不靠谱!伤心之余,俺还是发上来。怪俺,俺本来希望画得又像老七又像Junkee,结果现在不但Junkee,连老七也不像了。。。。唉。趁着雪前的阴天,饱餐战饭,然后接着画老六!

     

  • 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吃完饭就画,第一天画完基本层面,第二天发了,发现问题,第三天改成这样了:

  • 这个可怕的大妖怪是啥尼?

     

     

  • 三九了,这个冬天雪还不下。想起雪,不由得想起伏天的那场雪。


    8
    月伏天,《北京青年报》报道北京下了一场雪;次日《京华时报》以《气象部门未监测到飘雪 专家表示当天不具备降雪条件——“伏天飞雪”说法不靠谱》为题辟谣,称北京没有下雪,气象局也没有监测到;《新京报》则报道,那天的雪是一个广告公司做的人工降雪。就在“北京8月雪”即将被宣布为假新闻的时候,北京竟然又下了一场伏天雪,下了整整5分钟,录像、照片俱在;此后气象局没再辟谣了。

    这件事,成为2007年上榜笑话之一。多亏得老天帮忙,有关的人幸运多了,比那些因为新闻而遭遇不幸的。今天同事们说起那场雪,同事小一说,对啊,那天我看到了雪啊,我和某某、某某从西城办事回来,在中关村一个桥上,看见下雪都不相信,我还打开车窗伸手去接着雪片呢。

     

         
  • 小鹿 - [无尽芳菲]

    2008-01-08

    这才是我家扁豆画的小鹿:
     



    为了避免继续发生老离那样的误会,我马上拍了照片发上来。其实,虽然那个小孩的画非常好,但是对我来说,不如九羲的作品亲切,所以,上面这个小鹿才是我俩的品味。

     

  • 昨天意外地加班,10点半到家,赶紧洗澡哄她睡觉,一天的忙碌下来,看着她光滑的头发和皮肤,忍不住就笑眯眯地。被她看到了,忽然说:“你不要总是笑总是笑的好不好?”我看看镜子,拉下脸,慢慢转过去问:“难道妈妈这样才好吗?”她说:

    “不是啦,你只要像个正常人的样子就行了。”   
  • 倒计时 - [若有所思]

    2007-11-23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倒计时。无论做着什么,脑袋背后始终悬着这件事,抱住个话头的光景。幸好只剩几个小时了,不然这么悬久了,肯定要上火的。

     

  • 暖暖的冬夜 - [赏心乐事]

    2007-11-11

    订的香水到货了,我俩都爱红门丝绒。“嫉妒”留在办公室作提神剂用。洗澡,给她的澡盆里喷上红门丝绒,睡觉,被窝里也喷两次,香香地拱在一起,空调吹得暖烘烘。我看小说,她哄小熊睡觉,给小熊讲故事,嘀咕了一会,忽然问:
    “妈妈,新地是什么?”
    我想想:“是一种软雪糕。”
    “不是,我说的不是那个新地,是心、地!心脏的心!”
    “哦,那个,心地就是…(想…)一个人的品格,比如一个人怕看见痛苦的事,看见别人痛苦会有同情心,那我们就说他‘心地善良’;如果一个人看见别人痛苦他就开心,如果能让别人痛苦他就很高兴,我们就说他‘心地恶毒’。”
    “我知道,如果一个人心地宽广,他就象你一样对不对?因为你就是个心地宽广的人。”
    (我:惊,喜,得意,美滋滋……)

    忽听她慢悠悠地唱起来:

    “喜爱冬天的人儿是,心地宽广的人,
    象融化冰雪的大地一样,是我的母亲……

    你就是我的母亲,所以你是心地宽广的人。”
  • 雷霆 - [一笑而过]

    2007-10-27

    农历九月十七,戌末交亥初,雷霆震震,风喁喁而作雨。是为记。

     



  •     我不是乐迷,就音乐知识而言,一般的爱好者都算不上。但是音乐是重要的。

        临近周末,Aileen来约明天一起参观两个展览。想着加紧干完手头的事情,回家可以安心休息。接连一周的运转,已经有点到极限了,再一加紧,不由地头晕恶心,冷汗渗出。幸好下班时间到了,年轻的同事们苦中作乐,同去卡拉OK。早上我说了不去参加,兄弟部门的经理便为难,悄悄与我商量,“你看能不能咱们两个部门分摊费用?晚上8点以后要400块钱一小时,我自己恐怕批不了呢。”意气自然是要捱的,于是我说,“超过的算我的,没问题,我不去也给你出钱。你就开两张票吧。”于是皆大欢喜。于是难得地在不到六点半,附近的办公室和大堂座位都空了。我打开音箱,打开杜普蕾演奏的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当痛彻骨髓的音乐穿透我僵硬的脑壳,释放出这一天阴沉的雾气中压抑的忧郁,不知不觉地身心都放松下来,恶心疲倦的感觉消失了,在时而哀怨时而激昂的乐声中间,半心半意地做完了几个文件,写信发出,疏导完所有的任务。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在关机前,听着帕瓦罗蒂的《今夜无人入眠》、《重归苏莲托》、《穿上那戏袍》,写这点字,作个纪念。华北大雾笼罩,湿冷的晚秋,音乐,让夜晚的空气绚丽。

     
  • 横条衫粉丝 - [一笑而过]

    2007-10-19

    这是相机买到那天,她给我拍的。俺俩相聚的时间,都在天黑以后,所以照片背景只能是乏味的墙壁或暖气片:

        两张照片放在一起,看起来我象个条纹衫爱好者。这两件旧条纹衫,每次春天一到就想要扔掉,秋深了摸出来看看舍不得,又穿上了。尤其是红条纹的那件,今年夏天已经丢到准备送走的衣裳袋子里了,天冷了发现没得替换,又翻出来套上了。豆瓣是个好玩的地方,那里有个爱好小组,叫“我爱横条衫小组”。供同好讨论横条衫问题。我不是该小组的成员,我去豆瓣,通常为了找某本书或电影的介绍,顺便看看书价。卓越网比我更密切观注豆瓣吧,我发现豆瓣上公布的同一本书,卓越的价格总是比当当低个两三毛,这两三毛的魅力,差点引诱我变节去卓越买书,不幸我要买的书,它没有,故此老老实实回到当当,多花了两毛九买来。

     

  • - [无尽芳菲]

    2007-10-01

    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
    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
    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  

    还是谈谈我的工作环境吧。去年此时,我被猎头辗转卖到软件园来面试,见了两轮,休假回山东老家。在青山下水库边,我姥姥舒服的房子里,收到了录取通知,那是旧事,不提。

    话说每天清晨,在朝阳里走下班车,先走过草坪中的青石板路,然后穿过松林间曲曲折折的小路,松脂的芳香令人沉醉,这个开头使得我对工作的印象越来越好。

    昨天早晨,下了整夜的雨刚停。我迟到了一会,先去小区居委会领了167.86元的“施工扰民费”,然后打车赶到软件园,车子拐到园子边上,就看到远处百望山中,正有团团云气升起,当即指挥司机停车,就近下车,冲到园子中央一个土坡上,拍下几张照片。

    远望百望山:(唉我需要一个长焦镜头啊)


    方舟大厦脚下的湖:


    俯瞰园中路:


    好了,镜头转到微观小环境中来吧,这是我办公桌上的生气角落:


    小鱼的特写,总想给她起个名字,叫啥呢?


    他们共同作用的后果是,我上班10个月,长了10斤肉,脚都肥得穿不下去年买的鞋子了。

     

     

     

     


  •     秋天,从雾里来,雨里来,风里来。潮湿得空气都发蓝的天气,吹透皮肤的凉风,总唤醒我对庐山的记忆。一首歌或一段景,如果被赋予了当时的强烈情感,会超越它本身,成为收藏那段感情的秘密容器的出口,象神话中的昆仑,可以在任何时空出现,只要你有钥匙,就可以瞬间通过昆仑,到达一个早已死绝成为废墟的、神人们曾历劫生活过的地方。苦乐忧欢,重新显现,如同当时。

          2001
    年夏天,在庐山住了将近一个月,那个时候,正是某师执刚刚批评我“对生活还怀有理想”的几天后。他说得对,那时候可不是还怀有理想,有信念,有热情?那时候种种的向往都还没破灭,不肯面对生命的真实呢。所以感情特别深挚,敏感善良,像个标准的双鱼座女生。所以那时候的感情记忆也深刻,伴着自来自去的云雾、湿气、凉风,以及松香气味。那时的感受,小天池的一草一木,牯岭街的灯光和云雾,两位朋友和两位法师的音容笑貌,御寒的对襟小棉袄……这些后来都成了我的记忆之昆仑,通过它,回到心中那一亩田。三毛说的——每个人心中一亩、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

     

     

     

     

     

     

     

     




     

  • 秋 日 - [无尽芳菲]

    2007-09-17

                

     

    ——里尔克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 人生一定會有壓力,休息一下,看看自己「最近」壓力來自於哪裡?請從下列6組數字中,憑直覺選出一組您最喜歡的號碼。
     

    14926

    22763

    46514

    34711

    62230

    81539

     。
     。 
     
     

     。
     。
    (不知是根据什么设计的,但是,确实很准哦)





    答案是: 

    14926-壓力來源>感情

    22763-壓力來源>健康

    34711 -壓力來源>人際

    46514-壓力來源>學業

    62230-壓力來源>工作

    81539-壓力來源>經濟


    我自己算的结果很准,是81539。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