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把戏 - [未免有情]

    2008-11-19

     917一考过了交规,便发愿要“燃烧小宇宙,奋战六十天,成为驾驶员”。如今六十天已过,执照已到手,接送她上学放学的路已走过,上下班的路已走过,侧方停车可以入位(并排停车还不敢往有车的地方停去),早晨冻手时分开过,中午阳光晃眼时分开过,天黑后开过……而且终于试过了我最怕的堵车并线大卡车起重车混杂的夜间路段……算不算驾驶员了呢?


     第一次开出去,除了行车制动转弯,别的想都不敢想,唯一的成绩是开进洗车房,把灰蒙蒙的小车洗得亮亮得。今天是第二次了,早晨开过了艰难的堵车路段,成功并线拐弯,之后觉得手真要冻僵了,趁着等红灯研究暖气的开法,自以为明明温度风扇都开了,怎么就是没有热气?经过两个红灯才好不容易搞明白三个开关之间的关系,弄出了热风,只够吹了吹暖暖手,就到目的地了。


     公司楼下附近转了一圈没有可以进去的车位,只好绕到湖边,停在湖边路沿儿。停车这个事很神秘,有时一把就进去,回正到位,有时怎么都弄不对,隔路边太远,揉不过去,只好重新上线重新倒回去。老老实实地摆弄了几次,务必每次都妥善入位,仍然没找到准确的点位和感觉。还需努力。


     今天是首次夜行,出发前先打电话弄清楚车灯怎么开,跑起来时还好,走到半路发现进错左转车道,看右边有空,“勇猛”地抢过一个卡车前面的位置,进入直行线,也不知有没有得罪后车,反正是顺利到了学校。但是,从学校再出发时,就昏了,有560米的路段中,我压根不记得开车灯,直到拐进滚滚车流,看到旁的车尾巴反射着后面的灯光,我的前车却不一样,才意识到需要开灯,一边慌忙扭开灯,一边笑得不得了,这一笑,整个人放松下来——天知道今天一天我惦记着这趟夜行,一刻没有停过地紧张,胃都绞成一团了。这会儿总算好了。

     

     要多谢Wendy,今天我说我怕并线,她说:“只要你在镜子里看得到后面那个车的整个车头,就一定能并过去。”帮了我的大忙。前面抢路是这么抢的,后来并线也全靠这个秘诀。我手脚一向不能协调,而且永远搞不清空间关系,这使我没法学会任何需要器械或工具,在划定的范围内进行的运动,我连交谊舞都不会跳,打扑克抓不住25张牌,抽一张其它的就跟着掉下来……这样的笨拙,居然挤过了冬天傍晚7点钟西三旗南往北的拥挤混杂路段,与10长的大卡车,起重车,各种面包车,大客车,小客车,出租车混在一起,走走停停,左拐右拐,最后还抓住机会紧跟着一个宝马挤进掉头车道,抢过路口,安全地回了家。如此可观的成绩,只能稽首感谢菩萨,回应了我的祷告。


     都说老狗学不会新把戏,现在我深深体会到其中的艰难.第一次从自己的车上下来,腿抖了几个小时。每次从驾驶席下来,都再也不想坐回去。早晨打定主意要坐班车了,背着大包顶着寒风走到班车跟前,却一咬牙逼着自己回头去开车。如果现在不能克服自己,下一次重来是什么时候?


     很多次很多次,面对怎样的恐惧和压力,总要硬着头皮迎上去,忍耐再忍耐,每次都对自己说够了,这是最后一次了!让我倒下吧!结果总是发现不得不继续面对,继续忍耐,继续克服。很多时候,我觉得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解决一个问题就是一个阶段的毕业,然后继续下一个学期,无休无止。逃避是没有用的,电视广告中不是高喊着:“本期学不会,下期免费再学!”哪里有免费的事,与其重复面对同样的恐惧和痛苦,不如第一次就迎上去,无论何时都不算晚。   

     

  • 一日悲秋 - [未免有情]

    2008-10-14

    无端地忧闷难解,虽然天回暖了不少,阳光灿烂,但是一点都没精神。大约上周过于紧张消耗,小宇宙燃烧过度,这会儿疲乏劲儿反上来了。寒露了吧,秋气内应于肺,在志为悲,体质不够强悍,稍见风吹草动,反应如此明显。


     耐不住性子做细致活儿,想回家又不成,得熬到她放学的时间去接她。不转移一下不行。无奈守着当当网,把买过的书挑有印象的评论一遍。才发现,有的书,白看过,简直没留下什么印象。看来买书还是要节制,毕竟书是钱换的呐,钱是血汗精力换的呐。不知道多少次赌咒发誓不要买书了,结果还是无可救药地越积越多。然后你想看什么书的时候永远找不到它。今晚回来想要轻松一会儿,找《随园诗话》看,翻遍几个书架都找不到。却一下子看到上次为查资料遍寻不获的《洛阳伽蓝记》,赌气拿上床翻看。偏又看到《永宁寺》,搞得更加郁闷了。时耶运耶?


     有些时候情绪真是无处可逃,有直接原因的还好解决,象这样从身到心生出的忧闷,从外自内的肃杀,便难消除了。这样的日子,才最适宜一日饮一日醉一日病酒,三日后任什么愁闷都会消失。说到病酒,联想到那个“不辞朱颜瘦”的句子,贡献一个减肥良方:从9月起步行送她上学放学,每天坚持快步行走累计两个小时,结果是一个月内体重锐减4斤,腰围也减了不少——因为没有预先量过尺寸,不知准确的数字,但是春天穿着正合适的裤子,腰部现在空出一拳的余地——厉害吧?鉴于脸还是圆乎乎的,双下巴也在,推测该4斤肉多半是从腰里去了。怎么样?每天快步走,不用节食,也不必举重跑步游泳。专减腰围,这方法不错吧?    

  • 娘儿俩好 - [未免有情]

    2008-08-17

     香酥鸭剩下一点架子,老太太说你给煮个汤吧,再放着怕坏了。

    煮了,自己尝尝,还不错。请小孩尝,她不肯。自从开幕式后她每天要求吃西红柿炒鸡蛋大米饭,而且吃的时候很专心,不要别的。

    我耐心地等她吃干净碗里的米粒儿,端碗凑过去:“尝尝?我没舍得喝完,怕亏着你啊。”

    她尝尝,一伸舌头:“诶~~

    我自己喝口:“挺香的啊?你再尝尝,万一刚才尝那一点没尝准呢……”

    她再尝口,伸舌头:“诶~~

    我无奈,自己喝,过了一忽儿,她抱着一瓶可乐踱过来,我脸一沉:“你给我过来!敢说我做的汤‘诶~~’?给我喝了!”

    她睁大眼睛:“原来这是你做的汤啊?你怎么不早说啊?”端过去就喝,中间还笑眯眯看我一眼,继续喝,又过了一会儿,终于笑眯眯地递过碗来:“看,我给你留了一点呢……”

     

     
  •  一场雨从昨夜下到现在,渐渐地失去时间的感觉,看电视,翻译,睡觉,醒来,翻译,看电视。然后掌灯了,小孩要弹琴,还要我陪着,听她一遍又一遍地弹着新学的曲子,一边翻译最后一页,心情越来越好。潮湿的凉风涌进窗子,窗外哗哗的雨声不断,我从小就爱这冷雨幽窗的调调,承德那个地方,夏天雨水多,本来就清凉潮湿的小院儿,下雨的日子,靠着窗台看雨打湿一层层的葡萄叶儿,绿幽幽凉浸浸的感觉,充满花间词的意境,最贴合少女心事。 

     

    回想起来,承德还真是风水宝地,除了夏天惆怅的绿荫和冷雨,另一样刻骨铭心的记忆是冬天接连下上几天的大雪。背阴处的积雪整个冬天都不化,白日短,清晨黄昏在半黑的天色中踏着积雪赶路上学或回家,眼中尽是白茫茫的大路和奇形怪状的树木,偶尔看到远处人家的一点灯光,那个滋味难以描述。后来读到谭壮飞,才觉说着了心事。 

     

    曾经沧海,又来沙漠,四千里外关河。骨相空谈,肠轮自转,回头十八年过。 春梦醒来么? 对春帆细雨,独自吟哦。 唯有瓶花,数支相伴不须多。 

    寒江才脱渔蓑。剩风尘面貌,自看如何? 鉴不因人,形还问影,岂缘醉后颜酡? 拔剑欲高歌。 有几根侠骨,禁得揉搓。 忽说此人是我,睁眼细瞧科。 

    若没有这点记忆,真不信自己曾经年轻过。

     

     

     
  •  我猜着了两处,一、李宁,二、从空中点火。细节问题我没想过,说不定使劲想想也能想出来?哈哈,下次吧。


    电视转播结束后,外面砰砰的声音又响了好一会儿,南方远处的天空不时冒出彩色的光团。咱郊区都酱紫,那五环以内该多莫吵啊。 


    一个柔情绵绵的仪式,没有我担心过的激烈与亢奋,击缶开场和画卷的设计我很喜欢,海上丝路那一段我很喜欢,《我和你》那首歌九羲很喜欢,从人家开始唱她就跳起舞,转呐转呐,一直转到人唱完。


     平安度过。  

  •  从前,热爱法律理论的时候,见过奥维德的名言: 


    Bene qui latuit, bene vixit


     郑戈先生初译作:小日子过得美不滋儿的人,必是无名之辈。给我印象很深。


    后来发现这个版本似乎是译错了,公认确切的译法是“隐居者生活惬意”。但是,抛开谚语原文本身不谈,单是小日子过得美不滋儿的人,必是无名之辈这一句,滋味悠长,时不时就会想起它来。 


    人是否“应当幸福”?是否应当致力于生活的幸福?这个问题哲学家有截然相反的回答。比如尼采就认为,人生是苦役,应当致力于在痛苦中创造意义,建立英雄的成就。


     晚饭后一直忙着干活,九羲做完作业在旁边读一本叫做《生辰的秘密》的书,根据一年中每一天的星座配合,逐日罗列每一天出生的人的性格特征的书。忽然翻到我的生日,按照书里的描述逐条采访我: 


    “你专注了解自我吗?”
    “你会在人生不如意或者伤心失意的时候退回内心世界,尝试深入了解自我吗?”
    “如果童年有难以忘记的悲剧或惨事,你会脱离现实、自我封闭吗?”

     答到第三个问题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是的,我小的时候,有件事让我受到很深的伤害,可以说让我脱离现实了。”她问,是地震吗?我说不是,地震没让我受到伤害。


    让我受伤害的是另外一件事。我给她简单地讲了一下,大约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的同班同学兼邻居,我一直把她们当作好朋友的两个女孩,忽然很恶毒地一起嘲笑我长得丑。九羲说:可是你不丑!我说:我知道。其实我当时心里明白是因为她们讨厌我的学习成绩好,所以骂我丑来出气。我回忆当年的感受,迅速地分析了一下当时的状况,认为使我受伤害的是,我对人一腔热情友好,希望与人做朋友,却只是因为成绩好而被厌恶,我的友好热情遭到恶意的回应,不是因为我的恶意或恶行,而是教导中所谓“学生最重要的”好处。这件事对我当时坚信的价值观产生了不小的冲击,使我退回内心,不再希望从旁人的赞美和善意中获得满足,而致力于自己在生活和环境中让心灵实现满足和享受。如果可以找到开端的话,30年前的这次伤害事故,就是我不从现实目标寻求认可、而致力于内心自我满足的开始。我接着跟九羲讲,比如我后来喜欢读书啊,画画啊,喜欢看山上的小草和湖边的大树啊,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我只管自己享受周围的环境,好的东西,对别人的评价和态度看得轻,这也算是一种自我封闭吧。


     于是我又想起那句话来了。致力于自我的幸福感,不追求实现英雄的成就、成为“著名”的什么,于是只好做无名之辈咯。这话实在有理。反之,不妨揣测那些努力成功的,必有其苦楚不自在的地方,多半不如咱们这么地“美不滋儿”?


     有意思的是,享受的当时除了感激之外,自己其实不会注意到,引起注意的还是旁人的评价。记得几个美不滋儿的旁证:2001年前在广州,有位朋友时不时地请我吃饭,理由是她就喜欢看我吃东西,说那些饭店做的好菜,被我吃起来显得特别好吃。有一天她傍晚开车一百多公里带我去深圳,只为了带我尝尝某个招待所餐厅做的东江酿豆腐。然后深更半夜冒着大雾赶回广州。03年住怀柔,思白来做客,我买熟食铺子做的梅菜扣肉,配啤酒招待。思白说,看我吃喝的样子,让她觉得那个扣肉和啤酒特别的美味,后来再没吃到过那么好吃的扣肉。06年夏天,一位老师在我家大沙发里坐了半日,喝着我泡的茶,三次慨叹:太舒服了,太享受了,你这样可不好啊。这样有损福报,不利于修行啊。 


    享受这件事,无关乎对象是什么。世间万物皆有其价值,充分地与它交流,充分地体会到它的价值,就是最享受了。同样是咀嚼一口米饭,我更享受它的香味,同样的小日子,我就过得更美不滋儿的。


     致力于在苦大仇深中奋斗,致力于追求现实的宏伟目标的人,是不能理解、可能也不原谅的。


    所以么,隐居者生活未必惬意,美不滋儿者却必定不著名。名言的误译,倒更贴我心。 


  • 特别闷热的,雾蒙蒙的一天,到黄昏才敢出来散步,“采”了几朵夏天的花。

    葵花茂盛,表情很多:

     

    滴汗的蜀葵:

     

     

    没学会怎么去掉yupoo强加的广告条,凑合看吧。

     

  • 不亦快哉 - [赏心乐事]

    2008-05-09

     

    幻质本来空。寓形良有以。
    乾坤一叶舟。今古长江水。
    船子覆何曾。庞公吸未已。

    快哉无垢人。濯足灵源里。

     
  • 周日,雨从早晨下到黄昏,终于停了,风却不止,冷飕飕的风里,目送Emma离去,心情惆怅,低落到底。然后仍然是忙、忙、忙。忙得什么都顾不上,忙得思白以为我已经去了上海。日夜加班,越入夜越镇定,越冷静。暗夜中,仿佛可以看到迫近的曙光,那是希望的光芒嘛。。。

     

     


  • 谷雨那天,下了整天整夜的雨。但是,春天毕竟是春天,在家里坐不住,下午出外散步,小孩很高兴地配合,与雨中花合影:




    雨送花去,两日雨加一日风,落花虽不盈尺,倒真是匝地了——浩劫信于今日尽,痴心疑有别家开:



    袁子才在《随园诗话》中记载过一位可怜的邻家少女,先是一念之差错爱了表哥,后又被土匪劫掠卖掉了。女孩曾为人题画,写过一句诗,“他生愿作司香尉,十万金铃护落花。”无限怜惜与无奈。竟成谶语。

    谷雨是春天的最后一个节气,适宜婉转惆怅的日子。送春诗句古来多,唯放翁语最沉重:

    衰疾来无已,流年过右驰。家贫食易美,身老梦常悲。
    草长增蛙怒,花空失蝶期。不堪多难日,更赋送春诗。



  •     春天带来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今早我试穿前年春天买的裤子,竟然刚好合适,舒舒服服!总说胖了,去年秋天,所有的裤子都穿不进去,全换了新的。为了留下增长余地,有的还特地买得更大一号。本来已经安心地笑眯眯地等着变成圆乎乎的阿姨,不料无常变化比我想象得更爱开玩笑。

        在另外一些人换下冬装开始哀叹臃肿的原来不是衣裳是身材时,我的进步是多莫令人诧异惊喜的现象啊。可见减肥还是有可能的,关键是找对适合自己的方法。比如我吧,熬夜和加班工作显然不是适合我的减肥方法,但是一个春天的咳嗽便解决了一寸腰围的问题。另外,每餐饭后半小时一杯咖啡或许也起到了作用,这是我从北京电视7频道生活小窍门学到的法子。有兴趣的同仁不妨一试。为避免增加糖分,我喝的是雀巢金牌、UCC114117号,无糖无奶,但是很香。每当我冲上半杯,小小的办公室充满了清醇的芬芳,伴随我们多少困乏的午后啊。


  • 幸甚 - [无尽芳菲]

    2008-04-09
     48,收到了茗禅从杭州得来的新茶,狮峰龙井:



    第一次这么早地收到明前茶,激动得不得了。不过这两天在公司家里都忙得冒火,总不是品茶的心情和状态,也就舍不得打开。中午忽然网络出问题,趁机休息,不但给茶拍了照片,也能出外散步,偷得一点春光回来。








    春柳春花满画楼,享用了。更希望明天能从容一点,有机会安心尝一尝这“有一种太和之气弥沦于齿颊之间”的无味之至味”……


  • 纪念 - [未免有情]

    2008-04-04

    大师说偈已了,遂告门人曰:“汝等好住,今共汝别。吾去已后,莫作世情悲泣,而受人弔问、钱帛、着孝衣,即非圣法,非我弟子。如吾在日一种,一时端坐,但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无往,坦然寂净,即是大道。吾去已后,但依法修行,共吾在日一种。吾若在世,汝违教法,吾住无益。”大师云此语已,夜至三更,奄然迁化。

                                                                                   《六祖坛经——付嘱品第十》

     


  •     这个春天特别冷。自从停了暖气,就开始阴天下雨。连续下雨,雨停了又彻夜刮风。风特别猛烈,撞得门窗砰砰啪啪乱响。

        屋子里冰冷,要开空调,遥控器居然坏了,开不成。幸好还有个浴室用的电暖器,两个房间轮着吹吹,吹得暖和一点赶紧进被窝,时间还早,不到睡的时候,于是读书的读书,画画的画画。。。。

     

     


  •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写作业吗?
    因为以前,在我来这里之前,我们在天国的时候,那里是没有作业的。
    告诉你吧,其实,在我来这儿之前,我就见过你了。
    上帝让我们来到人世,找自己喜欢的人,
    我找到你就喜欢了,
    于是上帝就把我送给你做女儿。

  • 春分 - [若有所思]

    2008-03-21

    春分,阴阳相半,昼夜均而寒暑平。春分见到今年的第一场雨,好日子啊。

    民谚云:“春分有雨家家忙,先种麦子後插秧。”又云:“春分有雨病人稀,五谷稻作处处宜。”哀民生之多艰,其诚祷之。

     
  • 五行缺金 - [若有所思]

    2008-03-18
     

    木:无边落木萧萧下
    水:虽然越来越少,雨是下过的,雪也是下过的
    火:每年夏天都有几天会下火,比冬天的雪更守约
    土:据说是今年第一次比较大规模的浮尘天气。早起就在下,汽车上蒙着薄薄的轻沙,这会儿窗外是浓厚的风尘之色,房间里也浮动着灰土气息,刺激得我咳嗽频率增加。

    什么时候下金子?囧

    早间新闻说因为经济不景气,股市下跌,金市转旺。金子象尘土一样飘满天的时候,还有什么可以保值呢?

       
  • 杏花 - [赏心乐事]

    2008-03-15

    杏花树下玩儿了一阵,才拿出相机,拍了三四张照片,她就说饿了,赶紧去找饭馆。

    惊鸿一瞥的杏花:



    饭罢去超市买灯管,老太太房间的灯管用了三年多,烧坏了,超市里没找到可用的型号。但是我们发现了这个:



    她听了好几首歌,喜欢的是“那个牧牛人挺好听的。。。”“会不会是牧马人?”“哦对是牧马人。。。”

     

     


  • 标题很大,故事很小,往昔在这里,旧书摊:






    看目录:



    今朝,杏花开满一树,今春比去年早来了9天,下班路上黄昏的杏花:



    春天里那个百花香,物价在飞涨,而我的收入就像她的门牙,她掉牙的时候我刚刚换了工作,到如今也一年多了呢。。。。。

  • 岁月催人老 - [未免有情]

    2008-03-10
          岁月催人老,每到这种时刻,多少会有点脆弱,何况又是凉浸浸的阴天。周六睡了整个上午,周日睡了整个下午,加上坚持吃药,感觉很有成效,虽然咳嗽没有完全停下,但是体力明显恢复了,再咳嗽起来都声震屋瓦,底气十足,不会再动不动瘫倒冒冷汗了。话说锻炼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不至于因为咳嗽几天就上臂肌肉酸痛——为什么手臂会痛呢?因为咳的时候需要支撑啊,这么一点运动就酸痛,可见小胳膊有多脆弱,叹当年,俺还没少在网球场挥拍模仿桑普拉斯呢。哎岁月催人老。

          今早幼儿园的班车又来晚了,把她丢给邻居奶奶,回家抓紧吃饭,好赶我的班车。老太太在旁边看着我吃,忽然说:

    你这个咳嗽啊,可能怪我。
    我生你那个时候,也是咳嗽得很厉害。那时候你爸爸不在家,我生了你,给他打电话,自己都没法说话,让医生替我告诉他的。
    生你那天晚上下了大雪,早上我醒来,冻得哆嗦,扯起棉被对着光一看,一大块一大块的地方透着光,根本就没有棉花。后来杨医生又给我抱了两床被子来,才暖和了,睡了一觉。
    可能你那个时候就受了凉。

    那个时候人还真傻,早上我觉得要生了,告诉校长,校长说,可是代课老师明天才能来呢。
    我说那我就去上课吧。
    上了一天课,觉得好像又没事了,去饭堂打饭。卖饭的师傅说我去晚了,只剩下红烧肉,米饭夹生。
    我说那就米饭红烧肉吧。吃完我就觉得不行了,赶紧去叫后排住的杨医生,拿了脸盆衣裳去医院,什么都没有。
    到了医院我想,天天生炉子,头发脏啊,生完就不能洗头了,所以赶紧请护士打水,旁边的病人帮我洗,护士帮忙换水,我根本不能弯腰,手撑着床栏杆让她们帮我洗完。等你生出来了,我的头发还在滴水呢。

          那是37年前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