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九了,这个冬天雪还不下。想起雪,不由得想起伏天的那场雪。


    8
    月伏天,《北京青年报》报道北京下了一场雪;次日《京华时报》以《气象部门未监测到飘雪 专家表示当天不具备降雪条件——“伏天飞雪”说法不靠谱》为题辟谣,称北京没有下雪,气象局也没有监测到;《新京报》则报道,那天的雪是一个广告公司做的人工降雪。就在“北京8月雪”即将被宣布为假新闻的时候,北京竟然又下了一场伏天雪,下了整整5分钟,录像、照片俱在;此后气象局没再辟谣了。

    这件事,成为2007年上榜笑话之一。多亏得老天帮忙,有关的人幸运多了,比那些因为新闻而遭遇不幸的。今天同事们说起那场雪,同事小一说,对啊,那天我看到了雪啊,我和某某、某某从西城办事回来,在中关村一个桥上,看见下雪都不相信,我还打开车窗伸手去接着雪片呢。

     

         
  • 雷霆 - [一笑而过]

    2007-10-27

    农历九月十七,戌末交亥初,雷霆震震,风喁喁而作雨。是为记。

     

  • 横条衫粉丝 - [一笑而过]

    2007-10-19

    这是相机买到那天,她给我拍的。俺俩相聚的时间,都在天黑以后,所以照片背景只能是乏味的墙壁或暖气片:

        两张照片放在一起,看起来我象个条纹衫爱好者。这两件旧条纹衫,每次春天一到就想要扔掉,秋深了摸出来看看舍不得,又穿上了。尤其是红条纹的那件,今年夏天已经丢到准备送走的衣裳袋子里了,天冷了发现没得替换,又翻出来套上了。豆瓣是个好玩的地方,那里有个爱好小组,叫“我爱横条衫小组”。供同好讨论横条衫问题。我不是该小组的成员,我去豆瓣,通常为了找某本书或电影的介绍,顺便看看书价。卓越网比我更密切观注豆瓣吧,我发现豆瓣上公布的同一本书,卓越的价格总是比当当低个两三毛,这两三毛的魅力,差点引诱我变节去卓越买书,不幸我要买的书,它没有,故此老老实实回到当当,多花了两毛九买来。

     

  •                                      

    水雲
    50.0%男性倾向,50.0%女性倾向
      
    评点:文章风格清新,理性与感性兼备,简隽练达,有自然率真之美。
    http://www.yodao.com/" target=_blank>yodao | http://www.yodao.com/blogender/" target=_blank>博客男女

    水云
    - 来自有道博客搜索的博客评语
    本着诲人不倦的精神,博主坚持在白天工作中忙里偷闲更新日记,把个人情绪平稳的过渡于文山会海中,怎一个勤奋了得!博主的文字阅读轻松,不用翻屏就读完。快餐时代的博客一样可以表达足够的信息和内涵。虽然只是隔三差五的发表博客,但在彷佛不经意的遥控器换台中,却总能看到博主的近日行踪。
    http://blog.yodao.com/search?q=http%3A%2F%2Fshuiyunxiangguang.blogbus.com%2F&t=b

  • 若若 :
    说出三个你最喜欢的动物

    若若 :那
    天山农给我出的题,说是某次活动中大家玩的项目

    水云   :
    我不喜欢动物啊

    水云   :
    我想想哦

    水云   :
    实在没有喜欢的动物

    水云   :
    人算不算啊?

    若若 :
    呵呵
    你和我一样啊
    我也是这么问的
    算吧
    但是只能算一种

    水云   :
    硬要再找两种啊
    我正在想动物园里都有啥呢

    若若 :
    你比我还不喜欢动物阿

    若若 :
    我还是很容易就凑出数来的

    水云   :
    是啊,我能想到的动物,没有喜欢的啊

    水云   :
    水母

    若若 :
    我都忘了还有这个动物

    水云   :
    水母很漂亮啊
    飘啊飘的透明的

    若若 :
    还有一个哪

    水云   :
    天鹅

    若若 :
    好啦。我也忘了是按照喜爱程度,还是按照先后顺序排列了。答案就是:当当当当――

    。。。。。。。。。。。。。。。。。。。。。。。。。。。


    先不公布。有兴趣的先想想你喜欢的动物,排顺序,一二三。明天来看答案。可以留言也可以保密呵呵。。。。

  • 黑话 - [一笑而过]

    2007-05-28

        下决心转型的一个理由,如我面试时慷慨陈词的:怕做律师久了,养成了防范型的思维习惯,贻害终身。每一行都有固定的思维模式和术语,做软件的也有:

        公司的班车门框低,下车时不小心,会在门框上碰了头,坐在后面等人下车,忽听“砰”地一声撞头,接着响起愤怒的女声:“这是谁design的?绝对是个bug!”

     

  •      雨断断续续下了两天,昨天加班,到家9点多了,看完《蜘蛛侠3》赶紧睡,今早出门,地上积水未干,空气中已充满浮尘。呼吸之间只觉得尘土塞满鼻腔,牙齿间有异物摩擦的感觉。跑了两步,娘儿俩都呛咳起来。

        等车时候跟邻居聊天,我说你看刚下完雨就下土,下面该下啥了?照金木水火土论的话,好像该下金子了?

     

  •     她的娱乐方式之一是改歌词唱着玩。自编词儿,把熟悉的歌换成能逗她自己开心的词唱。有时编成故事,有时前后全不相干,我听她唱的歌,不知道哪些是在幼儿园学的,哪些是她自编的。比如那天她唱“热热闹闹的大街上,高楼立两旁,爷爷遛鸟,拄拐杖,奶奶买菜,跨竹筐,叔叔骑车,太鲁莽,摔倒路边,草地上,这个世界,真精彩,来来往往,都在忙。。。。”我听着真是不错的歌词,生动得不象常见的儿歌了。当时我和旁人正聊着天,说到《黄金甲》,说着那些大幅度暴露胸部的设计,无非是商人招徕观众的手段,不值得大谈特谈等等,忽然就听她改了词,唱道:

        “一根线,排成行,跟着阿姨晒球球。。。。。。”

        我们楞了一下,大笑起来。她也很乐。阿姨晒球球的景象,对于5岁的小孩,也是具有娱乐效果的景象,可见问题不是你看见了什么,而是你怎么看它。我一朋友曾妙论:“社会就像一个家,不可能没有垃圾。你不能假装没有垃圾,但是你可以弄个垃圾箱把它收拾起来嘛。。。”这不就是孔老先生所说的各安其位嘛。。。。。

     

     

  • 月月,路路,文文,
    妍妍,玲玲,嗦嗦,
    KK
    TT,朱朱,
    亮亮,飞飞,冬冬,

    西西,花花,红杰
    康康,杜杜,妮子,
    七妹,二哥, 电脑人儿,

    Nancy, 
    Shirley, 
    Allie & Sally

     

    象个不错的RAP吧,呵呵。各位曾经共患难共快活的小朋友们,光光姐先走一步,往前面“汤”路去了。

    所谓: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顶风逆水雄心在,不负人民养育情,  战友啊战友,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系统又出毛病了,照片贴不上来。)

  • 微笑江湖 - [一笑而过]

    2006-05-14
        她有时爱回忆往事,谈谈印象深的电影。昨天给我描述小熊维尼藏礼物的慌张样子这样诶诶诶诶。。到处乱跑。。。。

       
    很好的月光,我们开个小灯,躺在床上聊天看书,一边看月亮逐渐升上中天。她忽然唱起沧海呀星休,偷偷两岸秋。。。很深沉的样子。片刻。忽然开口对我说:那个微笑江湖里的东方不笑。。。

       
    我哈哈大笑。她诧异地问:你笑什么?我只好说我笑你幽默啊,那个林青霞的样子是很东方不笑的。她也乐了。

       
    她是什么字都敢念,不求甚解啊。我想着微笑江湖这个词,忍不住地微笑,比起笑傲两字中的豪气、抗争和无奈,这两字倒是很有温和宽容慈眉善目的效果。。。

     




     

     

     

  • 很累啊 - [一笑而过]

    2006-05-10
        这两天真是累。工作一窝蜂地压上来,脑袋和手全天忙忙碌碌,这会儿觉得手软得抬不起来,稍微用力就发抖,鼻子里热烘烘的,不知是不是发烧了。

        脑袋似乎转不动了呢,想丢下活儿休息去吧……还有一堆文件等着做,看着都着急。急得夜里睡不稳,做梦梦见有人告诉我:“给我钱我替你去买电信行业的股票,肯定赚呐。”正要去,有个朋友来访,我跟她说:“你等等,我先去给人送了钱买股票就回来。”说完忽然意识到我还欠她钱没还呢,倒自己炒起股票来了,很尴尬,就醒了。梦中人要给我买的股票好像叫做“中国联通”,哈哈,没有这么一号上市公司吧?我从没买过股票,不知道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有高人可以参参看,也许能参出来该买什么股票会赚钱。但是循例我也得补充一句:入市有风险,根据这个信息投资,盈亏概不负责的哦。。。

     

     

  •     你们,谁,还会在天色微明中起身,坐在窗前,看朝阳升起?

        睡懒觉的不会,没有能看见东方的窗的不会,住在楼群中低层的不会,熬夜的不会,必须忙碌的不会,病苦的不会,坏心情中不会……

        今天,从一个彷徨的梦中醒来,开机工作,把那两个明天必须提交的文件再检查一遍。看着天光渐明,朝阳从显示器背后升起,金色的光芒穿过竹帘的缝隙照射我的眼睛,这个时刻多么宁静富足。

        妈说:看你这精神,比共产党还共产党。老一辈,把共产党这个概念,用以表达一种高尚完美的期望吧。
  • 美母鸡 - [一笑而过]

    2005-10-31

          周末终于没有加班。无比幸福。

          周六逛市场,买菜买棉裤买橘子,把储藏室大大收拾了一通。可以看见一半的地板了。周日去友谊医院看望师父,去来把北京内城沿“北东南西北”的方向绕了一圈,中间还到牙医院给换上了“真的假牙”――九羲说的,上周备好牙后一直用的临时假牙被她称为“假的假牙”。十年“狗窦三开”的岁月终结于九颗贵金属烤瓷牙。

          归程路过上地,公共汽车上挺挤的,好在我们有座位。她最近酷爱认字。看着路边的各种商号和广告牌大声地读,并要求我教她。看她自己读出“三星数码相机”,我还惊喜了一下。然后我们读到“风味小吃”,再往前看到“福和埕牛丸火锅”,我不太确定那个“埕”字的读音,随口说,“这个字我好像也不认识啊”,九羲大声说:“我认识,这是美母鸡!”我一看,原来牛丸火锅的招牌边是“姜母鸭”三字!

          呵呵,连司机都笑了。

  • 不喜欢工资 - [一笑而过]

    2005-09-22

         打工仔的快乐时光之一是盼望发工资的日子,眼见着临近月底,禁不住自言自语:哈哈,终于要发工资了!
         九羲在旁听见,强烈抗议的表情,大声说:“你别说工资。我不喜欢工资!”
         我老人家大吃一惊,生怕这么一说会把我的工资说没了,连忙对她说:“女儿啊,工资就是钱呐。钱可是好东西呐,咱们的……都要用钱换来啊。你可不能不喜欢钱呐?”
         答曰:“我没说不喜欢钱!我说的是不喜欢‘工资’这两个字!”
         咦,也对啊。钱才是工资的本质,其实我喜欢的是钱,也不是“工资”这两个字。遂惴惴问:“那你说,妈妈不去挣工资,也会有很多很多钱吗?”
         ……
         ……
         她,她,她,她不吭声了。

         原来我问她的时候,心中不是不盼望她肯定地说“是”的。就算是空想又如何?打工仔,做做发财梦也是乐趣之一啊。

  • 东门黄犬 - [一笑而过]

    2005-09-07

        连续四天高强度运转,我的脑袋有点失灵,症状是听人说话或看着纸上的句子不作出反应。
            但是一些潜伏的,久已遗忘的往事,往昔的细微感受,在无人看管时溜出来。比如刚才,一字字地检查20多份玻璃样本分析报告,忽然,很不相干地,就想起承德五云桥那个大市场来。一般都是跟妈妈一起去那里逛,淘些新奇的衣裳,买海鲜,买水果,还有各种古怪的熟食――我馋,对于好吃的东西总是特别留心,常常发现小摊小店的新产品呢。
            呵那一瞬间的走神之后醒悟过来,继续看报告,但是心底幽幽地浮上:不知什么时候能再去了。那个乱哄哄的、烈火烹油、果菜缤纷的小街,那些阴暗的店铺,飘着腥味的水产摊档……

  • 又上班了 - [一笑而过]

    2005-08-29
        歌中唱道:“还是老地方,还是老景象……”      这个办公室,是根据我的意思装修改造过的,用了一年,别了两年余,今天又坐在这个老地方,面对一模一样的往昔景象,难免感到诧异:世间事,也许真是注定吧。

        午饭,和同事一起吃小馆子。狭窄的店堂,物美价廉的小吃,笑闹的人,仿佛只是休息了一个周末又回来一样,中间的两年全无痕迹。想想两年间,在别处发生的艰辛和幸福,艰难时的度日如年,快乐时的光阴飞逝,也算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了。

     

  •      在楼下等电梯时,习惯性地打量左邻右舍的门,很有趣:101的门很干净,年三十起就贴着一个招财进宝的贴纸,贴歪了,还挡住了窥视镜,快半年了,至今如故。102的门脏得厉害,厚厚的灰,像是常年无人居住积下的。
         初不曾多关心其它。
         天暖起来,时常开窗四下探看风景,渐渐注意到一楼这两家的花园,区别很大:101的,铺了花砖,常常积了很厚的泥或灰土,不但无人打扫,甚至连脚印也不见。102的恰想反,花砖地面纤尘不染,沿着篱笆种了各种花花草草,错落有致,显然是精心搭配的花色和枝干形状,每天洒水,清清凉凉的看了很舒服。前天带樱樱在楼下玩,特地观察一下,呵呵,两家里都有人住,102的门口一位中老年女士手叉着腰看花,101的门不开,里面人影游移。呵呵。
         以前听老乡说过一句俗话:宁吃埋汰干净不吃干净埋汰。意思是宁肯选择做时脏卖相干净的东西吃,也不要做时干净卖相脏的东西。101是不是可算埋汰干净,102就是干净埋汰了吧?一家是为自己舒服,一家是对外有个交代?花园,也算是门面了。我猜101是没精力打理花园吧。102呢?花园可以天天擦,为什么从不擦门呢?我忽然怀疑他们篱笆内侧干净,外侧也从来不擦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