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停了,天黑了,MSNQQ上的弟兄们都静悄悄地下了线,归心似箭的情绪透过屏幕淹过来啊。我懒,习惯性地想等到了时间去坐班车,看看人家辞旧迎新的热闹,想想自己没什么可欢呼的,倒有一件心事未了。从前有机会得到一本旧得发黄的月溪禅师诗词集,搬了两次家不见了,捶胸顿足之余以为网上一定有的,但居然一直没有找到过,幸好当年曾在笔记本上抄过两三首,不如做个引子抄来,也许能引出更多:

    扫叶楼题壁
    海上孤鸿天作家,谁从爪趾问生涯。
    填阶落叶无人扫,满面秋风一盏茶。

    村居
    白石清溪不染尘,闲云野鹤自相亲。
    买得罗村三数宅,来与豀山作主人。

    重九登峨嵋千佛顶
    病骨犹堪凌绝顶,名山未许便归休。
    雪水烹茶作重九,千佛岩头进一瓯。

    呼应台
    禅思经秋澹欲无,松寮古院上灯初。
    空山大夜无宾主,月下披云试一呼。

    等会穿过茫茫雪野去搭车,正可以试试月下一呼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