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功夫掉牙 - [未免有情]

    2009-09-25


    昨天晚饭的时候我的牙掉了。不是真牙,假的,那种内壳是贵金属,外面烤瓷的假牙,医生保证说能用
    20年的,装上才四年吧,昨晚吃一份蟹黄豆腐时,把它硌掉了。我一边擦它一边无声地狂笑,《玉蒲团》里说豆腐是世上最硬的东西,我以为是作者的噱头,不料竟是信言。

    我们的周围充满反讽和恶搞。你以为照片是真的,可获奖摄影作品《藏羚羊》是ps出来的;你以为卡通是瞎编的,当年我看《3X3只眼》,高田裕三为了画出空中俯瞰的风景,多次专门去乘飞机拍了大量的照片,画了许多的速写,漫画里坐在飞翔的妖怪背上看到的画面是真实的;大家都说通俗小说不可信,他却是在讲真话,我妈总以为新闻报导是真的专家意见是真的,前年那场六月飞雪,专家记者和气象局都出来说没有下雪,但不幸的是我两个同事亲临其境,从雪里回到公司就向我描述过当时情景。最常见的空言,当然是承诺。从“我保证不再伤害你”,到“我一生都爱你”,几乎无人不知这些话有多假。

    双语翻译已经out,让我们来练习单语翻译:我不卖功夫功夫……我在武功学校里学的那叫豆腐豆腐……



  • 谢谢各位!自从香山上的照片刊出以来,我得到了朋友们公开或默默的祝福,教下术语叫做“加持”。在这强大的加持力之下,我的体重开始暴涨,周六游完泳,照例称了下,好家伙111斤!这在我的体重史上是无前例的,并且增长的势头仍然很强。天凉换季,我套上今年春天买的、最喜欢的、漂亮的深蓝色AF帽衫,又惊又痛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已长得这般博硕肥腯,腹部脂肪重叠起伏,撑得衣裳像个超载的口袋,下摆都撅起来了,无奈只得悲愤地换了件宽松的,看不见腰身的上衣和肥大的灯笼裤出门。

    怀着这种悲愤的情绪,我丧失了一贯的雷锋风格,遇到抢路的车决不让行,仗着车子小,自动挡,一边弯来弯去挤出重围,一边低声痛骂那个每天逆行还在道路中间的停车的“军威”车——有那么两三部挂着军队车牌的车子,司机都是年轻的军人,估计是为了讨好首长,务必把首长家的小孩送到学校门口,每天都逆行开到学校门口,又估计是怕靠边停车等会开不出来,所以总是停在车道中间,下车去送小孩进校门,憋住这一边整条车道,只好逆行绕过他。万一对面有来车,就只好停下来等他们完事走人,道路才能通行。人心常态啊,有特权能做到不滥用的,难吧。即使明知人人在骂,我自岿然不动的那副嘴脸,是跟着部队养成的,还是跟着首长养成的呢?若不是心情不好,坐着不动打量军装帅哥本来可以是种享受,但是腹部的脂肪改变了我的趣味,我感到自己趴在方向盘上,恶狠狠地盯着那个讨厌的家伙,想着“好狗不挡路”等等恶言恶语,暗中愿他遭遇更狠的主儿被收拾一顿。

    所以诸位,我不像照片里看起来那么瘦,可以不用祝我长得更胖了。心广体胖这句话,反过来似乎不成立?看我体胖了之后心没有更广,反而变得狭隘怨愤,现在只剩用“三十不胖,四十不富”来自我安慰了。在邻近四十的时候胖起来,是不是说我有希望脱贫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哈~~

    这是周末她刚给我照的,怎样?是不需要增肥了吧?明天要去买新衣裳咯:

     

     

     

     

     

     

     

  • 开学第一天 - [未免有情]

    2009-09-01

    清晨醒来,一身的凉意,赶紧给自己和小孩裹好被子。丝绵空调被似乎嫌薄了,捂上好一会才能暖和过来重新睡着。秋天了,容易升起悲伤情绪,遍体生凉地躺在黑暗中,心底的惶恐浮上来,很多平日想不起的记忆,也零零星星地回来。

     

    1988年的8月底,我跟着好朋友和她的父母一起来到北京,准备转车,她们去哈尔滨,我去广州。第一次独自离家,走向未知的前程,不知道广州什么样儿,大学什么样儿,心中的惶恐是大于喜悦和期盼的。那个清晨,在西直门铁路旅馆客房中醒来,冷飕飕地,恍惚中感觉好朋友给我身上加了一条毛巾被,然后轻轻地开门出去了。我慢慢地暖和过来,重新睡着,直到她们叫醒我去吃早饭。我问她盖被子的事,她说,因为她知道,她弟弟睡觉的时候如果缩成一团,就是冷了。她醒来看我缩成一团,就知道我冷,于是把她自己的毛巾被盖在我身上,去跟她妈妈一起睡了。这事给我印象非常深,影响也很大。我想,我养成这样的习惯,在力所能及的时候,不能看着人需要帮助而不伸出援手,肯定与当年深深存在心底的感激有关。就像我给小孩盖好被子,把她搂在怀里,捂着她凉凉的小脚,别人也曾在我需要的时候,不着痕迹地给我温暖和照料。在人之间,有情众生之间,每天都在发生着这样的扶助,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胡思乱想着,睡着再醒,只听闹钟声大作。是新学期第一天。幸福的暑假终于还是结束了,早出晚归的日子又开始,小学还有五年,一年难似一年。真到小升初的时候还解决不了户口问题,是不是可以离开这个城市了?

     

     

  •  

     

    1919点,欢乐谷

     

    城市客栈,等晚饭的空档。为着盼望了好多年的客家菜,为了记忆中东江酿豆腐,沙姜鸡,煲稔大芥菜……的滋味,苦等领路人,饿得要命。四支5毫克长白山也不能让我再坚持看邮件。让人惆怅的绿色,暌违竟是十年?虽然是人生耗掷于一幻,但依然都要耗掷。

     

    1922

    用罢有土茯苓煲龟、豉油皇鹅肠、辣酒煮花螺、沙姜鸡、乌龙茶的晚餐,见过了J,认真地告诉他对于他那时的热诚帮助我有多么感激,了却这桩心事,安心了。只等按部就班做完该做的活儿就飞回坏脾气的小丫身边……看看资料,准备明天的战斗!即使枯燥的文件,也不能破坏我的好心情……

     

    2010

    S局,去时她们四个人在开会,严肃地讨论,我们不得不在旁坐等一个多小时,听取了全部会议精神。会议议题包括明早850分还是9点到办公室,中午是否在地王大厦中餐厅吃饭,菜单应该是什么,能不能有辣椒,吃饭后车怎么坐,去大梅沙住哪里,哪个餐厅吃饭,菜单应该是什么,晚上游泳还是下午游泳,谁需要下水游,谁需要带泳裤,一边讨论,有了结论了就打电话给餐馆订菜单,然后进行下一步议题。开完会立刻分头联系订车订房等等。1126分我们有机会说话,官员提到几个问题,说今天实在忙,没法做我们的登记。于是劝说解释啰哩啰嗦,终于勉强办了一部分,丢下另一部分,叫我们回去补材料,深圳同去的同事说,今天是他第17次来这里,办这件事了,每次都被要求补充某种新资料……

     

    201420

    午餐:五指毛桃煲猪骨汤,东江酿豆腐,葱油捞猪肚,干菜煲,咸鱼蒸花肉

     

    2015

    深圳公司,办公,等201630分出发去机场

     

    阴,云团从海上升起,空气潮暖,满眼绿树成荫,荔枝将熟....

     

     

     

     

  • 徽州的最后一夜睡得太少。7个小时的长途汽车,也只打了两个小盹儿——我真是靠心气儿活着的。兴奋度高,能吃能睡;一旦精神上松懈下来,身心都各走各的私,貌合神离,连睡着的力气都没了。也许已经不能算是疲乏,疲乏还是有主儿的,各管各的收拾不起的碎片,只在一舟家集中享受了一阵,出来就又散开了。

    休假也是需要力气的,我的力气你们都去了哪儿?小鸟一样不回来?

    只剩等天儿亮了,跟一舟去买衣裳,去见老随。等。

     

  • 黄白之间 - [未免有情]

    2009-04-26

     

     

    古人早有言曰:欲识金银气,须从黄白游。黄山白岳总算都登过,单是黄白之间,汤显祖所谓“一生痴绝无梦到”的徽州,一直没机会去。且不提传说中的粉墙黛瓦,青石小路,水畔人家……这金银气,对我这样没感觉的人,是特别有吸引力的。这回托老随的福,竟然有幸一游,得以亲近黄白之物。

     

    开春以来,总是感到疲劳,事情又多又杂,精力却明显地差。本来是麻木无望地做啊做着,忽然老随说,我回来了,你不来见见我吗?我先还说,抽不开身,但是一转念:做不完的,多做三天也是做不完,比起这些,对我来说,当然是见朋友更要紧。凡事都怕一转念呐,连西西弗的巨石都可以瞬间消灭的魔法,这一次帮我迅速地做了决定。接下来就是选择去哪里,纠结两日,选定还是参加朱家角的聚会,那之前的三天,假反正已经请了,上海附近哪里是去处?2009年,再没有比黄白之间更应景的地方了嘛。于是,设计行程,订票订酒店,到昨天算是统统都订下了。这徽州一游,看来只待出发了。

     

    周日周一两天的培训,坐在会议室一隅,听着商场风云,看落地窗外一派暮春景致,莫名地升起感伤。蝇营狗苟,存活,赢得与成长,在一个人,一家企业,一个别的什么利益团体,都是相同的忧虑和负担吧。除此之外,只有赏心悦目事,能让人片刻留恋。

     

     

     

     

  • 万物有价 - [未免有情]

    2009-02-13

    做律师落下了病根儿,现在仍然怕看合同,类似吃多了肥肉那种腻歪,一看到合同就眼晕。要先喝上一壶茶,才能把那些蝌蚪字分开,弄明白它的意思。这个春天升温早,燥气特盛,这些年都不怎么敢试的铁观音,现在也每天喝着了。前些日子脑筋发热张罗去看壶,发现稍微看着舒服的,开价都是四位数,才知道紫砂跟镜头,都不是穷人玩儿的东西。于是死了这个心,回家翻出存折来数钱,顶着第一场春雨,溜达到银行补登记录。看到本月的房贷利息果然打了七折,心中无比温暖。啊加息的日子能安然接受,减息了为什么就这么感激呢?钱这个东西就像爱人,她要离开,你虽然不舍,但是你尊重她的选择;如果她偶尔来到身边,那就是让人最欣喜的时刻。

     

    说到钱,半夜里收到正式通知,果然今年全体都不加薪了,虽然并不意外,终不免黯然神伤。一样地干活,不觉得那些“鸡的P”数据与我有什么关系,可是当它成了不加薪的理由,多少会觉得黑暗中总有各种巨大的未知的阴影,你虽然看不见,它却实在与你相关。

     

    所以上当总是难免的。有个好朋友,手头有好壶,我想到“须知益世金银宝,借你呆看几十年”之说,想到壶是拿来用的看的,不一定要拥有嘛,于是去借壶用。借来的壶是新的,我不知道原来新壶夺香有这么厉害。话说我把它用泉水泡了一夜,用好茶内茶外水煮了一个小时再放凉。之后这些贪心的泥巴还是把我的茶香偷去一半!最初以为是茶叶放久了香味散掉了,换了一种茶叶,效果也一样,恍然大悟之余,进退两难:继续养,养到喂饱了壶,之后就可以尝到完整的香味了。不然,只好放弃,用回自己的老壶。唉,贪心一起,必然要付代价,这个道理本来是明白的嘛。

     

    某天出门,因为旁边碰巧有朋友认识存车的人,没收我的停车费,小孩说,省下5块钱呐,真好!我说小朋友,须知天下没有白占的便宜,世上没有不付代价就能得到的东西。小孩问,你为这5块钱付了什么代价呢?哈哈,俺的回答就保密了。

     

     

  • 焦虑 - [未免有情]

    2008-11-25

      谁有治开车焦虑的秘方? 就是那种,心口发酸,从手心到心口一阵阵地有一股酸劲蹿过,不管忙什么都忘不了,一日不思量也发酸千度那种焦虑?(话说要是疑情牵到这个力度,不怕不开悟了。)

     
    一有点空,就找开得好的朋友倾诉,也只得到片刻的缓解。我不怕开车,但是我怕附近一切会动的东西,尤其是从我的车后面过来的东西,它从我两边来,我怕它到旁边,它在后边,我从镜子里看到了就紧张,就想它怎么还不超过我啊???没有别的会动的东西,我的技术还是可以的,大家都说你开得不错啊,怕个P啊?我说还是怕。人烦了就说,怕还开个P啊? 

    从上周算起,都开了三四天了。焦虑使我非常疲惫,没有需要加班的活儿,就想躺下睡。(教奴痛醉容奴睡,图的不知郎去时),让俺痛睡一直睡,图的不想开车事。555ing……  

     

  • 新把戏 - [未免有情]

    2008-11-19

     917一考过了交规,便发愿要“燃烧小宇宙,奋战六十天,成为驾驶员”。如今六十天已过,执照已到手,接送她上学放学的路已走过,上下班的路已走过,侧方停车可以入位(并排停车还不敢往有车的地方停去),早晨冻手时分开过,中午阳光晃眼时分开过,天黑后开过……而且终于试过了我最怕的堵车并线大卡车起重车混杂的夜间路段……算不算驾驶员了呢?


     第一次开出去,除了行车制动转弯,别的想都不敢想,唯一的成绩是开进洗车房,把灰蒙蒙的小车洗得亮亮得。今天是第二次了,早晨开过了艰难的堵车路段,成功并线拐弯,之后觉得手真要冻僵了,趁着等红灯研究暖气的开法,自以为明明温度风扇都开了,怎么就是没有热气?经过两个红灯才好不容易搞明白三个开关之间的关系,弄出了热风,只够吹了吹暖暖手,就到目的地了。


     公司楼下附近转了一圈没有可以进去的车位,只好绕到湖边,停在湖边路沿儿。停车这个事很神秘,有时一把就进去,回正到位,有时怎么都弄不对,隔路边太远,揉不过去,只好重新上线重新倒回去。老老实实地摆弄了几次,务必每次都妥善入位,仍然没找到准确的点位和感觉。还需努力。


     今天是首次夜行,出发前先打电话弄清楚车灯怎么开,跑起来时还好,走到半路发现进错左转车道,看右边有空,“勇猛”地抢过一个卡车前面的位置,进入直行线,也不知有没有得罪后车,反正是顺利到了学校。但是,从学校再出发时,就昏了,有560米的路段中,我压根不记得开车灯,直到拐进滚滚车流,看到旁的车尾巴反射着后面的灯光,我的前车却不一样,才意识到需要开灯,一边慌忙扭开灯,一边笑得不得了,这一笑,整个人放松下来——天知道今天一天我惦记着这趟夜行,一刻没有停过地紧张,胃都绞成一团了。这会儿总算好了。

     

     要多谢Wendy,今天我说我怕并线,她说:“只要你在镜子里看得到后面那个车的整个车头,就一定能并过去。”帮了我的大忙。前面抢路是这么抢的,后来并线也全靠这个秘诀。我手脚一向不能协调,而且永远搞不清空间关系,这使我没法学会任何需要器械或工具,在划定的范围内进行的运动,我连交谊舞都不会跳,打扑克抓不住25张牌,抽一张其它的就跟着掉下来……这样的笨拙,居然挤过了冬天傍晚7点钟西三旗南往北的拥挤混杂路段,与10长的大卡车,起重车,各种面包车,大客车,小客车,出租车混在一起,走走停停,左拐右拐,最后还抓住机会紧跟着一个宝马挤进掉头车道,抢过路口,安全地回了家。如此可观的成绩,只能稽首感谢菩萨,回应了我的祷告。


     都说老狗学不会新把戏,现在我深深体会到其中的艰难.第一次从自己的车上下来,腿抖了几个小时。每次从驾驶席下来,都再也不想坐回去。早晨打定主意要坐班车了,背着大包顶着寒风走到班车跟前,却一咬牙逼着自己回头去开车。如果现在不能克服自己,下一次重来是什么时候?


     很多次很多次,面对怎样的恐惧和压力,总要硬着头皮迎上去,忍耐再忍耐,每次都对自己说够了,这是最后一次了!让我倒下吧!结果总是发现不得不继续面对,继续忍耐,继续克服。很多时候,我觉得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解决一个问题就是一个阶段的毕业,然后继续下一个学期,无休无止。逃避是没有用的,电视广告中不是高喊着:“本期学不会,下期免费再学!”哪里有免费的事,与其重复面对同样的恐惧和痛苦,不如第一次就迎上去,无论何时都不算晚。   

     

  • 一日悲秋 - [未免有情]

    2008-10-14

    无端地忧闷难解,虽然天回暖了不少,阳光灿烂,但是一点都没精神。大约上周过于紧张消耗,小宇宙燃烧过度,这会儿疲乏劲儿反上来了。寒露了吧,秋气内应于肺,在志为悲,体质不够强悍,稍见风吹草动,反应如此明显。


     耐不住性子做细致活儿,想回家又不成,得熬到她放学的时间去接她。不转移一下不行。无奈守着当当网,把买过的书挑有印象的评论一遍。才发现,有的书,白看过,简直没留下什么印象。看来买书还是要节制,毕竟书是钱换的呐,钱是血汗精力换的呐。不知道多少次赌咒发誓不要买书了,结果还是无可救药地越积越多。然后你想看什么书的时候永远找不到它。今晚回来想要轻松一会儿,找《随园诗话》看,翻遍几个书架都找不到。却一下子看到上次为查资料遍寻不获的《洛阳伽蓝记》,赌气拿上床翻看。偏又看到《永宁寺》,搞得更加郁闷了。时耶运耶?


     有些时候情绪真是无处可逃,有直接原因的还好解决,象这样从身到心生出的忧闷,从外自内的肃杀,便难消除了。这样的日子,才最适宜一日饮一日醉一日病酒,三日后任什么愁闷都会消失。说到病酒,联想到那个“不辞朱颜瘦”的句子,贡献一个减肥良方:从9月起步行送她上学放学,每天坚持快步行走累计两个小时,结果是一个月内体重锐减4斤,腰围也减了不少——因为没有预先量过尺寸,不知准确的数字,但是春天穿着正合适的裤子,腰部现在空出一拳的余地——厉害吧?鉴于脸还是圆乎乎的,双下巴也在,推测该4斤肉多半是从腰里去了。怎么样?每天快步走,不用节食,也不必举重跑步游泳。专减腰围,这方法不错吧?    

  • 娘儿俩好 - [未免有情]

    2008-08-17

     香酥鸭剩下一点架子,老太太说你给煮个汤吧,再放着怕坏了。

    煮了,自己尝尝,还不错。请小孩尝,她不肯。自从开幕式后她每天要求吃西红柿炒鸡蛋大米饭,而且吃的时候很专心,不要别的。

    我耐心地等她吃干净碗里的米粒儿,端碗凑过去:“尝尝?我没舍得喝完,怕亏着你啊。”

    她尝尝,一伸舌头:“诶~~

    我自己喝口:“挺香的啊?你再尝尝,万一刚才尝那一点没尝准呢……”

    她再尝口,伸舌头:“诶~~

    我无奈,自己喝,过了一忽儿,她抱着一瓶可乐踱过来,我脸一沉:“你给我过来!敢说我做的汤‘诶~~’?给我喝了!”

    她睁大眼睛:“原来这是你做的汤啊?你怎么不早说啊?”端过去就喝,中间还笑眯眯看我一眼,继续喝,又过了一会儿,终于笑眯眯地递过碗来:“看,我给你留了一点呢……”

     

     
  •  一场雨从昨夜下到现在,渐渐地失去时间的感觉,看电视,翻译,睡觉,醒来,翻译,看电视。然后掌灯了,小孩要弹琴,还要我陪着,听她一遍又一遍地弹着新学的曲子,一边翻译最后一页,心情越来越好。潮湿的凉风涌进窗子,窗外哗哗的雨声不断,我从小就爱这冷雨幽窗的调调,承德那个地方,夏天雨水多,本来就清凉潮湿的小院儿,下雨的日子,靠着窗台看雨打湿一层层的葡萄叶儿,绿幽幽凉浸浸的感觉,充满花间词的意境,最贴合少女心事。 

     

    回想起来,承德还真是风水宝地,除了夏天惆怅的绿荫和冷雨,另一样刻骨铭心的记忆是冬天接连下上几天的大雪。背阴处的积雪整个冬天都不化,白日短,清晨黄昏在半黑的天色中踏着积雪赶路上学或回家,眼中尽是白茫茫的大路和奇形怪状的树木,偶尔看到远处人家的一点灯光,那个滋味难以描述。后来读到谭壮飞,才觉说着了心事。 

     

    曾经沧海,又来沙漠,四千里外关河。骨相空谈,肠轮自转,回头十八年过。 春梦醒来么? 对春帆细雨,独自吟哦。 唯有瓶花,数支相伴不须多。 

    寒江才脱渔蓑。剩风尘面貌,自看如何? 鉴不因人,形还问影,岂缘醉后颜酡? 拔剑欲高歌。 有几根侠骨,禁得揉搓。 忽说此人是我,睁眼细瞧科。 

    若没有这点记忆,真不信自己曾经年轻过。

     

     

     
  • 周日,雨从早晨下到黄昏,终于停了,风却不止,冷飕飕的风里,目送Emma离去,心情惆怅,低落到底。然后仍然是忙、忙、忙。忙得什么都顾不上,忙得思白以为我已经去了上海。日夜加班,越入夜越镇定,越冷静。暗夜中,仿佛可以看到迫近的曙光,那是希望的光芒嘛。。。

     

     

  • 纪念 - [未免有情]

    2008-04-04

    大师说偈已了,遂告门人曰:“汝等好住,今共汝别。吾去已后,莫作世情悲泣,而受人弔问、钱帛、着孝衣,即非圣法,非我弟子。如吾在日一种,一时端坐,但无动无静,无生无灭,无去无来,无是无非,无住无往,坦然寂净,即是大道。吾去已后,但依法修行,共吾在日一种。吾若在世,汝违教法,吾住无益。”大师云此语已,夜至三更,奄然迁化。

                                                                                   《六祖坛经——付嘱品第十》

     

  •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写作业吗?
    因为以前,在我来这里之前,我们在天国的时候,那里是没有作业的。
    告诉你吧,其实,在我来这儿之前,我就见过你了。
    上帝让我们来到人世,找自己喜欢的人,
    我找到你就喜欢了,
    于是上帝就把我送给你做女儿。


  • 标题很大,故事很小,往昔在这里,旧书摊:






    看目录:



    今朝,杏花开满一树,今春比去年早来了9天,下班路上黄昏的杏花:



    春天里那个百花香,物价在飞涨,而我的收入就像她的门牙,她掉牙的时候我刚刚换了工作,到如今也一年多了呢。。。。。

  • 岁月催人老 - [未免有情]

    2008-03-10
          岁月催人老,每到这种时刻,多少会有点脆弱,何况又是凉浸浸的阴天。周六睡了整个上午,周日睡了整个下午,加上坚持吃药,感觉很有成效,虽然咳嗽没有完全停下,但是体力明显恢复了,再咳嗽起来都声震屋瓦,底气十足,不会再动不动瘫倒冒冷汗了。话说锻炼还是有好处的,起码不至于因为咳嗽几天就上臂肌肉酸痛——为什么手臂会痛呢?因为咳的时候需要支撑啊,这么一点运动就酸痛,可见小胳膊有多脆弱,叹当年,俺还没少在网球场挥拍模仿桑普拉斯呢。哎岁月催人老。

          今早幼儿园的班车又来晚了,把她丢给邻居奶奶,回家抓紧吃饭,好赶我的班车。老太太在旁边看着我吃,忽然说:

    你这个咳嗽啊,可能怪我。
    我生你那个时候,也是咳嗽得很厉害。那时候你爸爸不在家,我生了你,给他打电话,自己都没法说话,让医生替我告诉他的。
    生你那天晚上下了大雪,早上我醒来,冻得哆嗦,扯起棉被对着光一看,一大块一大块的地方透着光,根本就没有棉花。后来杨医生又给我抱了两床被子来,才暖和了,睡了一觉。
    可能你那个时候就受了凉。

    那个时候人还真傻,早上我觉得要生了,告诉校长,校长说,可是代课老师明天才能来呢。
    我说那我就去上课吧。
    上了一天课,觉得好像又没事了,去饭堂打饭。卖饭的师傅说我去晚了,只剩下红烧肉,米饭夹生。
    我说那就米饭红烧肉吧。吃完我就觉得不行了,赶紧去叫后排住的杨医生,拿了脸盆衣裳去医院,什么都没有。
    到了医院我想,天天生炉子,头发脏啊,生完就不能洗头了,所以赶紧请护士打水,旁边的病人帮我洗,护士帮忙换水,我根本不能弯腰,手撑着床栏杆让她们帮我洗完。等你生出来了,我的头发还在滴水呢。

          那是37年前的事了。


  • 昨天意外地加班,10点半到家,赶紧洗澡哄她睡觉,一天的忙碌下来,看着她光滑的头发和皮肤,忍不住就笑眯眯地。被她看到了,忽然说:“你不要总是笑总是笑的好不好?”我看看镜子,拉下脸,慢慢转过去问:“难道妈妈这样才好吗?”她说:

    “不是啦,你只要像个正常人的样子就行了。”   

  •     秋天,从雾里来,雨里来,风里来。潮湿得空气都发蓝的天气,吹透皮肤的凉风,总唤醒我对庐山的记忆。一首歌或一段景,如果被赋予了当时的强烈情感,会超越它本身,成为收藏那段感情的秘密容器的出口,象神话中的昆仑,可以在任何时空出现,只要你有钥匙,就可以瞬间通过昆仑,到达一个早已死绝成为废墟的、神人们曾历劫生活过的地方。苦乐忧欢,重新显现,如同当时。

          2001
    年夏天,在庐山住了将近一个月,那个时候,正是某师执刚刚批评我“对生活还怀有理想”的几天后。他说得对,那时候可不是还怀有理想,有信念,有热情?那时候种种的向往都还没破灭,不肯面对生命的真实呢。所以感情特别深挚,敏感善良,像个标准的双鱼座女生。所以那时候的感情记忆也深刻,伴着自来自去的云雾、湿气、凉风,以及松香气味。那时的感受,小天池的一草一木,牯岭街的灯光和云雾,两位朋友和两位法师的音容笑貌,御寒的对襟小棉袄……这些后来都成了我的记忆之昆仑,通过它,回到心中那一亩田。三毛说的——每个人心中一亩、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

     

     

     

     

     

     

     

     




     

  • 记忆的窗 - [未免有情]

    2007-09-09

    这扇窗下,断断续续住了一年吧,其间的起落波折,一言难尽,至今我也不知如何安放那一段奇特的记忆。如今屋子基本空置,园子也荒废了,窗外堆了些木板,有只猫在里面生了四只小猫,还在吃奶,据说猫会找最安静安全的角落生小猫。可见这窗下如今有多冷清,负载了再多往事,已过,连云烟也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