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是谈谈我的工作环境吧。去年此时,我被猎头辗转卖到软件园来面试,见了两轮,休假回山东老家。在青山下水库边,我姥姥舒服的房子里,收到了录取通知,那是旧事,不提。

    话说每天清晨,在朝阳里走下班车,先走过草坪中的青石板路,然后穿过松林间曲曲折折的小路,松脂的芳香令人沉醉,这个开头使得我对工作的印象越来越好。

    昨天早晨,下了整夜的雨刚停。我迟到了一会,先去小区居委会领了167.86元的“施工扰民费”,然后打车赶到软件园,车子拐到园子边上,就看到远处百望山中,正有团团云气升起,当即指挥司机停车,就近下车,冲到园子中央一个土坡上,拍下几张照片。

    远望百望山:(唉我需要一个长焦镜头啊)


    方舟大厦脚下的湖:


    俯瞰园中路:


    好了,镜头转到微观小环境中来吧,这是我办公桌上的生气角落:


    小鱼的特写,总想给她起个名字,叫啥呢?


    他们共同作用的后果是,我上班10个月,长了10斤肉,脚都肥得穿不下去年买的鞋子了。

     

     

     

     

  • IQ测试题 - [赏心乐事]

    2007-08-20

    昨晚睡前聊天,她说:妈妈我给你出个IQ测试题哦,就是,一个人在山上看到一只鸵鸟在孵蛋(汗~~别问我鸵鸟为啥会在山上~~),他有什么办法拿走一只鸵鸟蛋又不会被鸵鸟发现呢? 

     

    我想了想,说:
    等鸵鸟睡着,偷一个就走?
    不对,鸵鸟不睡觉。

     

    那,在远处弄点吸引鸵鸟的东西,等鸵鸟走开去看,就抱一个蛋走?
    不对,鸵鸟才不走开呢。你就想想吧,你舍得扔下我自己走开嘛?

     

    跟鸵鸟一起跳HipHop,趁鸵鸟跳得“又!又!又!”的时候,就去把蛋偷走?
    不对,鸵鸟一边跳舞一边盯着那个人呢。

     

    教鸵鸟跳那种屁股对屁股地扭的舞,在它背后把蛋偷走?
    不对,鸵鸟会盯着那个蛋的!

     

    那,给鸵鸟喝可乐,趁它打嗝就把蛋拿走?

    不对,哈哈,鸵鸟不喝可乐!

     

    哈哈,要不,干脆跟鸵鸟结婚吧,那样蛋也是他的,就不用偷了。
    哈哈哈,你笑死我,鸵鸟不跟人结婚的! 

     

    那,我想想哦,完了,我想不出来。你告诉我吧!答案是什么? 

    答案啊,是那个人还没想出办法呢!

     

     

     

     

     

     

     

  • 金风送爽 - [赏心乐事]

    2007-08-09

    如题。

     

     

     

     

     

  • 茶中故旧 - [赏心乐事]

    2007-04-02

        秋天从老家带回的绿茶终于见了底。想找替补,才发现竟然没茶可喝了。自从发现茶店里买的茶与人家自做的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就再也没兴趣在店里买茶。那种把茶叶当作行货的生产方式,彻底破坏了人与自然的有情链条,那些茶叶是枯干的死叶子。有好茶,喝茶,没好茶时,喝水。好在前世修德,总能找到带有制茶人感情的好茶。

        味觉记忆里的第一绿茶,当然是天台山中方广定荣法师亲种亲收自己炒的茶。既浑厚又透彻,既醇和又清甜的、无边的回味,只有侍弄茶时无杂染的专注体贴才能生出。第二便是胶东乡下这小茶场,我表嫂与她的同伴做的玉皇山茶。2001年喝过一种有机茶,当时印象颇深,事后却迅速地忘了,可见其味薄不耐久。再往前推,让我长时间不忘的是读法学院时,信阳的同学给我的一大包他家自做的信阳毛尖,还有后来齐云山的朋友给的黄山毛峰。除了这些之外,比较特殊的,是只尝过两回的蒙顶。前年,去茶城买书,在小武店里休息一会,他做新收的蒙顶甘露给我喝。说它特殊,乃是因为别的茶都是我独自大杯豪饮,处于比较自在的状态,只与茶相对,尝到了单纯的茶的全味,长久牢记的,也是包含各个层次的茶香的全貌。这个蒙顶却是别人泡的,其甘香记忆竟然也能持久,所以特殊。桑翁陆鸿渐把蒙顶封为茶中第一,虽然是很久以前了,以今观之,却也难怪。有趣的是,我排了第一的是浙江茶,竟陵子封第二的,才是浙江茶,这使我不禁向往,也许有缘,弄到蒙山顶上仙居的茶人做的好茶,我也要把浙江茶排了第二了。

        谈到茶的诗很多,与蒙山有关的,早年我意气风发时,写文章曾引用“饭囊酒瓮纷纷是,谁赏蒙山紫笋香”的句子,后来意气渐平,独爱白居易的散澹:

     

     

     

    兀兀寄形群动内,陶陶任性一生间。
    自抛官后春多醉,不读书来老更闲。
    琴里知闻惟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
    穷通行止长相伴,谁道吾今相与还。

        描述得仔细的,我喜欢王�]运(呵我多么喜欢他的那些联语)的《蒙山清茶歌》:

    酌泉试茗平生好,惟有蒙茶远难到。名高地僻少愈珍,梦想灵芽但西笑。
    春动岷�蠡ㄒ┫悖�故山新茗渴未尝。石花露叶今始见,开缄已觉炎风凉。
    闻道仙根汉时活,七株常应鸣雷发。王�J遣僮不敢担,长卿识字名空撮。
    贡登天府二千年,龙衮亲擎飨帝筵。从此人间不曾识,苔阑十里围云烟。
    年年叶共周天转,银泥小合盛三片。至尊晨御偶一煎,王公那得分余羡。
    吴越湘湖名品多,�o供嫔女泼云涡。含霜焙火争春早,散雪流芳付驿驮。
    一闻蜀使当秋进,始觉后时天所吝。闻名乍见已足夸,川纲长价开中引。
    达赖熬茶静远荒,红茶航海动西洋。从来盐铁一时利,谁言此物关兴亡。
    �Z�J馨香元有自,百草纤微岂堪比。对此沈吟不忍煎,如观法物郊坛里。
    山人掉首百不知,松风一榻轻烟迟。园茶采采共葵菽,迎凉且咏豳公诗。
    世间远物徒为累,宁知��石眠云味。一啜余甘复几时,支颐坐看西山翠。
    忽忆君山北渚濒,乱余枯�ㄔ娱孕健N宸迳畲ρ罢嬉�,傥遇披霞旧种人。

     

        美则美矣,也算夸张到极致了。

     

     

     

     

  • 茶厂前的水泥地,是周围少见的平展空地,花生收获的季节,村民在这里晒干花生,然后这样铲起来扬,分开叶子和杂草。



    樱樱很开心,在花生堆上摸爬滚打,追着飞扬的花生雨,人家只怕迷了她眼睛,倒不嫌她踩花生。而且偶尔跟我开开玩笑,也不阻止我拍照,非常大方。



  •      �j�飞骄驮谖依牙鸭椅鞅泵娌辉叮�山石嶙峋,形状特异,加上前面有水库,风景独特。据说有上海的投资人准备投几个亿把它开发成为一个大型的风景区。我们在的那几天,赶上它开张,村民们看了两天热闹,第一天是领导剪彩,第二天唱戏,据说还弄了个庙,住上了僧人。庙和僧入中国来时是作为王者师帝者师的,如今成了风景区的点缀和敛财手段,其中因缘也深了。


        开张日前,我们倒是去逛了逛,看看山。听说过“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株名叫“千日红”的植物据说有很多年的树龄了,是本山镇山之宝。



        这是山脚下的一株苍耳。那天的阳光特别强,它可能照彻古今,让我体验到那个唱着“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彼周行……”的歌者的心怀?




  • 汤泡小米 - [赏心乐事]

    2005-08-23
         连续几天她都不愿去幼儿园,我总是不动声色地坚决把她塞进班车,她也不屈不挠地每天努力劝说我遵照她的意思办。她的谈判技巧很好,方法不少,能够设想多种方案。今早最终说服我的建议是“今天不去,明天和以后都去。”并且坚拒我提出的“假如明天可以做的,今天也可以。你想想是不是?”她眼泪涟涟地说:“我不想你让我想的那些。”我被想象中的以后的利益所诱,加之认为应当信任她的诺言,所以就妥协了――她比我更象是块律师的材料。我几乎可以想象,今后的日子,我们会主要按照她的意愿生活了。
         回家,姥姥做好了早饭。给她用调羹,她坚决要捧着碗喝。
         姥姥说:“用勺多好啊?”“不行。”“为什么?”
         “因为这是汤泡小米。”
          汤泡小米者,小米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