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秋 - [赏心乐事]

    2011-09-10

    试试发图,今年新添的理光GRD,个子小,体重轻,能力不可小觑:

     

     

  • 庆祝纪念日 - [赏心乐事]

    2010-05-14

    抱抱龙建造升四级了,今天。厉害吧我?不容易吧我?

     

     

     

  • 今天新学翻墙术,趁着赶写报告的空档发文留念。在北京40年来最冷的这个冬天,到此一游。 九羲在旁边看着我写,说,在寒冷的一天,来坐坐bus…
  • 回小离 - [赏心乐事]

    2009-11-21

     

    今天带她跟同事一起在糖果K歌,俩人都很开心:我和她哥哥姐姐们唱歌听歌(话说开车唱歌有效果呢,今天自我感觉不错),她用歌厅的电脑上网把摩尔庄园的骑士训练服升级到了红色。回来趁她心情好,我问:“你还记得上海,我们一起在公园划船,还在咖啡馆一起聊天的阿姨?她还带着个小弟弟的?”她说记得,我说:“(——此处涉及我与小离的对话秘密,略去若干字——)?”她沉吟片刻,说:“你看,我这个人吧,我喜欢看书,是吧?尤其是很有意思的那种书。。。还有呢,要能这个这个的”——给我看她的中指长茧的第一指节——“有意思的题,就是要动脑筋去想,不是脑筋急转弯哦,要能在里面写答案的,数字啊,写字啊都要有。”汗~~~我说有这种书嘛?她说肯定有,要不我们的《解析与测评》怎么来的?我想也是,只有咱们想不到的,哪儿有商人想不到的?是吧小离,后面的事,那就靠你了。

     

    后来她嚼着面包问我,阿姨能找到这样的书吗?我说能,阿姨跟我一样,都是女文中,找书不成问题。她说那我呢?我是小文中?我说不,我们年轻的时候是“文青”,现在变成了“文中”。她抢着说,那我就是“文少”了。

     

     

  • 功夫掉牙 - [未免有情]

    2009-09-25


    昨天晚饭的时候我的牙掉了。不是真牙,假的,那种内壳是贵金属,外面烤瓷的假牙,医生保证说能用
    20年的,装上才四年吧,昨晚吃一份蟹黄豆腐时,把它硌掉了。我一边擦它一边无声地狂笑,《玉蒲团》里说豆腐是世上最硬的东西,我以为是作者的噱头,不料竟是信言。

    我们的周围充满反讽和恶搞。你以为照片是真的,可获奖摄影作品《藏羚羊》是ps出来的;你以为卡通是瞎编的,当年我看《3X3只眼》,高田裕三为了画出空中俯瞰的风景,多次专门去乘飞机拍了大量的照片,画了许多的速写,漫画里坐在飞翔的妖怪背上看到的画面是真实的;大家都说通俗小说不可信,他却是在讲真话,我妈总以为新闻报导是真的专家意见是真的,前年那场六月飞雪,专家记者和气象局都出来说没有下雪,但不幸的是我两个同事亲临其境,从雪里回到公司就向我描述过当时情景。最常见的空言,当然是承诺。从“我保证不再伤害你”,到“我一生都爱你”,几乎无人不知这些话有多假。

    双语翻译已经out,让我们来练习单语翻译:我不卖功夫功夫……我在武功学校里学的那叫豆腐豆腐……



  • 谢谢各位!自从香山上的照片刊出以来,我得到了朋友们公开或默默的祝福,教下术语叫做“加持”。在这强大的加持力之下,我的体重开始暴涨,周六游完泳,照例称了下,好家伙111斤!这在我的体重史上是无前例的,并且增长的势头仍然很强。天凉换季,我套上今年春天买的、最喜欢的、漂亮的深蓝色AF帽衫,又惊又痛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已长得这般博硕肥腯,腹部脂肪重叠起伏,撑得衣裳像个超载的口袋,下摆都撅起来了,无奈只得悲愤地换了件宽松的,看不见腰身的上衣和肥大的灯笼裤出门。

    怀着这种悲愤的情绪,我丧失了一贯的雷锋风格,遇到抢路的车决不让行,仗着车子小,自动挡,一边弯来弯去挤出重围,一边低声痛骂那个每天逆行还在道路中间的停车的“军威”车——有那么两三部挂着军队车牌的车子,司机都是年轻的军人,估计是为了讨好首长,务必把首长家的小孩送到学校门口,每天都逆行开到学校门口,又估计是怕靠边停车等会开不出来,所以总是停在车道中间,下车去送小孩进校门,憋住这一边整条车道,只好逆行绕过他。万一对面有来车,就只好停下来等他们完事走人,道路才能通行。人心常态啊,有特权能做到不滥用的,难吧。即使明知人人在骂,我自岿然不动的那副嘴脸,是跟着部队养成的,还是跟着首长养成的呢?若不是心情不好,坐着不动打量军装帅哥本来可以是种享受,但是腹部的脂肪改变了我的趣味,我感到自己趴在方向盘上,恶狠狠地盯着那个讨厌的家伙,想着“好狗不挡路”等等恶言恶语,暗中愿他遭遇更狠的主儿被收拾一顿。

    所以诸位,我不像照片里看起来那么瘦,可以不用祝我长得更胖了。心广体胖这句话,反过来似乎不成立?看我体胖了之后心没有更广,反而变得狭隘怨愤,现在只剩用“三十不胖,四十不富”来自我安慰了。在邻近四十的时候胖起来,是不是说我有希望脱贫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哈~~

    这是周末她刚给我照的,怎样?是不需要增肥了吧?明天要去买新衣裳咯:

     

     

     

     

     

     

     

  • 无记 - [若有所思]

    2009-09-05

     

    莫非这就是落入无记了?这种空茫的状态持续了几个月,除了好玩的小说,没什么提得起兴趣的事,情绪全浮在表层,勉强拍照片,也全无灵气。做完必须做的事,就是一味地发呆。也无风雨也无晴,昏昏噩噩。

     

    今天游泳时竟然走神忘了动作,呛了一口水才醒悟过来,慌忙爬出水面游到岸边,喘息好久才定下神。如果开车也这么走神可是危险。为了不走神,弄些歌听是一个办法。还有一个办法是提起注意力。话说我现在不看时速表,改看转速表了,有条件的情况下,尽量把转速保持在2000,以达到最佳功率,需要加大起步动力的时候,踩到3000多,一来感觉发动机的轰鸣多少过一会瘾,二来心里感觉这样能烧掉积碳,让油路畅通;再就是留心观察路况和交通情况,判断收油的时机,尽量不用或少用刹车,保持速度变化的流畅和节奏感,上个月成功地把油耗从10.1降到了9.9,心里还小小地得意了一下。不过仍然害怕下班时的超密集堵车和大堆抢路的车子中,巨大的卡车和水泥车。有一天上班做得很累,下班路上在车堆中挤路走,右脚紧张得抽筋了。幸好那时需要停着等,赶紧又揉又蹬腿,然后忍着疼慢慢开。熬到掉头出了车堆,一头一身的冷汗。

     

    乱翻的书不少,印象深的有地摊买的一本旧书《射雕时代》。前半部看着过瘾,后面不免落入俗套,不过故事还是看完了。然后看《道士下山》,作者徐皓峰是“王小波门下走狗”之一,文笔风格果然很像王小波,但是一个个出场的让人眼花缭乱的人物很吸引人,不是王的风格——他的故事里总只有两个人。

     

    给九羲买了《最脏最脏的科学书》,她两次说恶心得看不下去,却又很快继续读,今天说已经不恶心了,正在看关于痔疮和脚癣的内容,挺有意思的。

     

     

  • 开学第一天 - [未免有情]

    2009-09-01

    清晨醒来,一身的凉意,赶紧给自己和小孩裹好被子。丝绵空调被似乎嫌薄了,捂上好一会才能暖和过来重新睡着。秋天了,容易升起悲伤情绪,遍体生凉地躺在黑暗中,心底的惶恐浮上来,很多平日想不起的记忆,也零零星星地回来。

     

    1988年的8月底,我跟着好朋友和她的父母一起来到北京,准备转车,她们去哈尔滨,我去广州。第一次独自离家,走向未知的前程,不知道广州什么样儿,大学什么样儿,心中的惶恐是大于喜悦和期盼的。那个清晨,在西直门铁路旅馆客房中醒来,冷飕飕地,恍惚中感觉好朋友给我身上加了一条毛巾被,然后轻轻地开门出去了。我慢慢地暖和过来,重新睡着,直到她们叫醒我去吃早饭。我问她盖被子的事,她说,因为她知道,她弟弟睡觉的时候如果缩成一团,就是冷了。她醒来看我缩成一团,就知道我冷,于是把她自己的毛巾被盖在我身上,去跟她妈妈一起睡了。这事给我印象非常深,影响也很大。我想,我养成这样的习惯,在力所能及的时候,不能看着人需要帮助而不伸出援手,肯定与当年深深存在心底的感激有关。就像我给小孩盖好被子,把她搂在怀里,捂着她凉凉的小脚,别人也曾在我需要的时候,不着痕迹地给我温暖和照料。在人之间,有情众生之间,每天都在发生着这样的扶助,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胡思乱想着,睡着再醒,只听闹钟声大作。是新学期第一天。幸福的暑假终于还是结束了,早出晚归的日子又开始,小学还有五年,一年难似一年。真到小升初的时候还解决不了户口问题,是不是可以离开这个城市了?

     

     

  • 高调复出 - [赏心乐事]

    2009-08-24


    前天在香山顶上香炉峰拍的,用来总结这个暑假。上衣是春季上海淘货成果之一。哈哈:

     

     

  • 谎言 - [若有所思]

    2009-07-01

     

    做完Filing就感到累了,在家歇一天。

     

    是谁提出“人不应该说谎”这个命题的,既然每个人都在说谎?

     

    看了5Lie To Me。他们说语言不可信,表情会暴露真实的情绪。其实语言也能透露很多东西,如果你仔细观察。他说的,总不离他的心事。问题是,何必刺探呢?察见渊鱼者不祥,知料隐匿者有殃。何况,老夫子早就说过,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

     

  •  

     

    1919点,欢乐谷

     

    城市客栈,等晚饭的空档。为着盼望了好多年的客家菜,为了记忆中东江酿豆腐,沙姜鸡,煲稔大芥菜……的滋味,苦等领路人,饿得要命。四支5毫克长白山也不能让我再坚持看邮件。让人惆怅的绿色,暌违竟是十年?虽然是人生耗掷于一幻,但依然都要耗掷。

     

    1922

    用罢有土茯苓煲龟、豉油皇鹅肠、辣酒煮花螺、沙姜鸡、乌龙茶的晚餐,见过了J,认真地告诉他对于他那时的热诚帮助我有多么感激,了却这桩心事,安心了。只等按部就班做完该做的活儿就飞回坏脾气的小丫身边……看看资料,准备明天的战斗!即使枯燥的文件,也不能破坏我的好心情……

     

    2010

    S局,去时她们四个人在开会,严肃地讨论,我们不得不在旁坐等一个多小时,听取了全部会议精神。会议议题包括明早850分还是9点到办公室,中午是否在地王大厦中餐厅吃饭,菜单应该是什么,能不能有辣椒,吃饭后车怎么坐,去大梅沙住哪里,哪个餐厅吃饭,菜单应该是什么,晚上游泳还是下午游泳,谁需要下水游,谁需要带泳裤,一边讨论,有了结论了就打电话给餐馆订菜单,然后进行下一步议题。开完会立刻分头联系订车订房等等。1126分我们有机会说话,官员提到几个问题,说今天实在忙,没法做我们的登记。于是劝说解释啰哩啰嗦,终于勉强办了一部分,丢下另一部分,叫我们回去补材料,深圳同去的同事说,今天是他第17次来这里,办这件事了,每次都被要求补充某种新资料……

     

    201420

    午餐:五指毛桃煲猪骨汤,东江酿豆腐,葱油捞猪肚,干菜煲,咸鱼蒸花肉

     

    2015

    深圳公司,办公,等201630分出发去机场

     

    阴,云团从海上升起,空气潮暖,满眼绿树成荫,荔枝将熟....

     

     

     

     

  • 丢下了三天的工作跑了,虽然在上海连续两夜加班,仍然积压了大量活计。所以昨天来了便是人仰马翻地忙,今天继续忙,转帖一舟的暖文用以补偿和回味: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129512&PostID=17277150&idWriter=2853173&Key=338807446

                                                                          温暖的聚会

         这个五一,我忙两件事情,一是积极参与因老随的回国访问而发起的街道欢挤,二是日夜和颈椎病斗智斗勇。以下欢挤文字是我病中草草的记录,抛砖引玉,期待街坊精彩的后续报道。
    
    香光从北京赶赴上海欢挤,原本打算让小YO趁隙拍几张美照,没想到小YO同学也是身体突发状况,住进了医院,于是,香光同学只能化悲痛为力量,和我血拼去了,我近日在同事的引荐下,发现了一个淘宝的好地方,物美价廉,香光上午拼了八件衣服,下午去换的时候,又加了两件,怀抱鼓鼓囊囊的衣袋,十分圆满地回去了,我为能参与到香光的美丽大变身,引以为豪。那天中午,已经勾引了老随、老白、小离等口水不止,那还不够,准备拍几张美照,来馋馋街坊们。
    
    那天聚会的地点很小资,菜很精致很好吃,哲野一口气吃了三个生煎包,剩下的时间,就和九曦在桌子下钻来钻去,剩下三个,我们拍了照,专门用来馋老卢。大人们都在聊天,兴高采烈,聊了什么,我全忘了,只觉得时日短暂,老随一会就要走了。
    老王同学有心,还为大家准备了一份神秘礼物——一枚刻有“街道全球欢挤中国站 上海”的印章,引起众人惊叹。


    

    聚会之后,老随发来短信说,谢谢你们,上海欢挤很开心,本来可以聊得更多,可惜我要赶路。开始期待更多,无论这里,还是南半球。
    香光说,这次沪上之游温暖人心。
    小离给我发了邮件,问候我的肩膀,看我憔悴,让我多休息。
    老白因我讨教她薰衣草的用法,半夜给我电话,今天还特地给我短信,问我好些了么。
    这些温暖的街坊们,教我如何不爱你们?
    

  • 徽州的最后一夜睡得太少。7个小时的长途汽车,也只打了两个小盹儿——我真是靠心气儿活着的。兴奋度高,能吃能睡;一旦精神上松懈下来,身心都各走各的私,貌合神离,连睡着的力气都没了。也许已经不能算是疲乏,疲乏还是有主儿的,各管各的收拾不起的碎片,只在一舟家集中享受了一阵,出来就又散开了。

    休假也是需要力气的,我的力气你们都去了哪儿?小鸟一样不回来?

    只剩等天儿亮了,跟一舟去买衣裳,去见老随。等。

     

  • 邪门 - [若有所思]

    2009-04-27

     

    昨天得了个教训,就是你千万不能轻视任何人,尤其是表面看来无害的人。不然就会像我,被狠狠地教训一回。话说最近怎么这么异常,一次被打眼可以说是偶然,再一次被打了眼,只能说明某些东西变化了。

     

    转运了吧,像盛夏已过,秋意悄然袭来。修法也要应时而变。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一轮考试开始了。一成不变的状况多么无趣,新的探秘又是多么激动人心呐。

     

  • 黄白之间 - [未免有情]

    2009-04-26

     

     

    古人早有言曰:欲识金银气,须从黄白游。黄山白岳总算都登过,单是黄白之间,汤显祖所谓“一生痴绝无梦到”的徽州,一直没机会去。且不提传说中的粉墙黛瓦,青石小路,水畔人家……这金银气,对我这样没感觉的人,是特别有吸引力的。这回托老随的福,竟然有幸一游,得以亲近黄白之物。

     

    开春以来,总是感到疲劳,事情又多又杂,精力却明显地差。本来是麻木无望地做啊做着,忽然老随说,我回来了,你不来见见我吗?我先还说,抽不开身,但是一转念:做不完的,多做三天也是做不完,比起这些,对我来说,当然是见朋友更要紧。凡事都怕一转念呐,连西西弗的巨石都可以瞬间消灭的魔法,这一次帮我迅速地做了决定。接下来就是选择去哪里,纠结两日,选定还是参加朱家角的聚会,那之前的三天,假反正已经请了,上海附近哪里是去处?2009年,再没有比黄白之间更应景的地方了嘛。于是,设计行程,订票订酒店,到昨天算是统统都订下了。这徽州一游,看来只待出发了。

     

    周日周一两天的培训,坐在会议室一隅,听着商场风云,看落地窗外一派暮春景致,莫名地升起感伤。蝇营狗苟,存活,赢得与成长,在一个人,一家企业,一个别的什么利益团体,都是相同的忧虑和负担吧。除此之外,只有赏心悦目事,能让人片刻留恋。

     

     

     

     

  • 沏杯茶 - [赏心乐事]

    2009-02-16

     

    恢复早七点半,晚六点半的上下班时间。忙乎一天还真累,沏杯茶缓一缓:

     

     

     

    小壶好多了,颜色也润泽些,茶香也完整了。我就说嘛,不怪我手艺和茶叶,肯定是壶的问题。

     

     

     

  • 万物有价 - [未免有情]

    2009-02-13

    做律师落下了病根儿,现在仍然怕看合同,类似吃多了肥肉那种腻歪,一看到合同就眼晕。要先喝上一壶茶,才能把那些蝌蚪字分开,弄明白它的意思。这个春天升温早,燥气特盛,这些年都不怎么敢试的铁观音,现在也每天喝着了。前些日子脑筋发热张罗去看壶,发现稍微看着舒服的,开价都是四位数,才知道紫砂跟镜头,都不是穷人玩儿的东西。于是死了这个心,回家翻出存折来数钱,顶着第一场春雨,溜达到银行补登记录。看到本月的房贷利息果然打了七折,心中无比温暖。啊加息的日子能安然接受,减息了为什么就这么感激呢?钱这个东西就像爱人,她要离开,你虽然不舍,但是你尊重她的选择;如果她偶尔来到身边,那就是让人最欣喜的时刻。

     

    说到钱,半夜里收到正式通知,果然今年全体都不加薪了,虽然并不意外,终不免黯然神伤。一样地干活,不觉得那些“鸡的P”数据与我有什么关系,可是当它成了不加薪的理由,多少会觉得黑暗中总有各种巨大的未知的阴影,你虽然看不见,它却实在与你相关。

     

    所以上当总是难免的。有个好朋友,手头有好壶,我想到“须知益世金银宝,借你呆看几十年”之说,想到壶是拿来用的看的,不一定要拥有嘛,于是去借壶用。借来的壶是新的,我不知道原来新壶夺香有这么厉害。话说我把它用泉水泡了一夜,用好茶内茶外水煮了一个小时再放凉。之后这些贪心的泥巴还是把我的茶香偷去一半!最初以为是茶叶放久了香味散掉了,换了一种茶叶,效果也一样,恍然大悟之余,进退两难:继续养,养到喂饱了壶,之后就可以尝到完整的香味了。不然,只好放弃,用回自己的老壶。唉,贪心一起,必然要付代价,这个道理本来是明白的嘛。

     

    某天出门,因为旁边碰巧有朋友认识存车的人,没收我的停车费,小孩说,省下5块钱呐,真好!我说小朋友,须知天下没有白占的便宜,世上没有不付代价就能得到的东西。小孩问,你为这5块钱付了什么代价呢?哈哈,俺的回答就保密了。

     

     

  • 镜子背后 - [无尽芳菲]

    2009-02-06

    多少往事,藏在镜子背后:

     

     

     

     

  • 开工日 - [赏心乐事]

    2009-02-02

     

     

    开工了,人在办公桌边,心还是散的,懒的,看文件,字母只是跳,不知所云,困得睁不开眼。于是整理照片,聊以醒神。

     

    照片拍得也不多。这个假期,如愿地只是休息。看看电视剧,看看小说,逛了两个庙会,逛了两次商场,就这么轻松地过去,懒散舒服。临开工前一天,赶紧收拾阁楼,调整格局,给新音响腾出位置,还特地买了一对和室用的靠背坐垫——阁楼低小,不能坐椅凳,靠墙坐又不舒服,在特力屋发现有靠背座垫卖,马上就想到小阁楼可以用。再翻出珍藏的一幅画挂上,给床垫换上色彩艳丽的粗布条纹床单和枕套,还要去配个光线柔和的灯,然后只等音响到来,多余的物件清走,我的小空间就很舒服了。其实现在它也很舒服——昨天刚刚简单归置出来,小孩就要求睡在阁楼,这里位置高,比卧室暖和,一夜睡得很舒服,于是今夜继续住阁楼。

     

    元旦过后总在病中,每天喝普洱茶暖身发汗,重又勾起了当年喝茶的那份兴致。春节长假,每天看几集《走向共和》,一边烧水泡茶喝。最初还请老太太分享,后来发现她喝了茶会睡不好,不敢再给她,于是独酌。这样一来,体积稍微大一点的茶壶统统不适用。把小品壶翻出来看,哪一只都不是很满意。考虑到我的茶壶都是人家送的,自己从来没有买过一把,不免升起败家之心,考虑是不是要去买一把自己喜欢的壶。这么想着就研究了一下手头的几只小壶,给它们拍照:

     

     

     

    这两个是在家里阳台拍的,怕听漏了电视剧对话,凑合拍完了,这会整理的时候,才发现背景很不好,于是把背景都抹成了灰色。

     

    这个是今天在公司用手机拍的,因为是珍藏多年,最喜欢的一把壶,所以放在办公室里,想着在办公室消耗的时间多,经常可以用,后来才发现,办公室那个忙乱的气氛,根本没法喝茶,倒把它冷落了:

     

     

    拍完了仔细把玩一番,赫然见到这个底款,把我笑倒:

     

     

    这壶是老朋友送给我,只知道是他的师姐亲手做的,我很喜欢这红泥的光泽。但是,它跟了我八年,我却从没留意它的底款,可见我有多糊涂。而且,观察其它的事情,我发现我这个人似乎是越来越糊涂了。

     

     

     

  • 焦虑 - [未免有情]

    2008-11-25

      谁有治开车焦虑的秘方? 就是那种,心口发酸,从手心到心口一阵阵地有一股酸劲蹿过,不管忙什么都忘不了,一日不思量也发酸千度那种焦虑?(话说要是疑情牵到这个力度,不怕不开悟了。)

     
    一有点空,就找开得好的朋友倾诉,也只得到片刻的缓解。我不怕开车,但是我怕附近一切会动的东西,尤其是从我的车后面过来的东西,它从我两边来,我怕它到旁边,它在后边,我从镜子里看到了就紧张,就想它怎么还不超过我啊???没有别的会动的东西,我的技术还是可以的,大家都说你开得不错啊,怕个P啊?我说还是怕。人烦了就说,怕还开个P啊? 

    从上周算起,都开了三四天了。焦虑使我非常疲惫,没有需要加班的活儿,就想躺下睡。(教奴痛醉容奴睡,图的不知郎去时),让俺痛睡一直睡,图的不想开车事。555ing……